把畢業證書放下,環顧整家寂靜的房子,
這時我才發現汶靜的回憶不單止充斥在校園,
連我的家中每一個角落都佈滿她的身影,她彈過的老鋼琴,
坐過的梳化,跟我吃過冷麵的飯桌,還有跟她相擁過的床,
 
唯一一點變了的就是,我們用來聊天的MSN變成了Skype,
還記得MSN結束的最後一天我特意上線,
她依舊沒有上線,MSN的連絡人依然廖廖可數,
只不過是整版MSN的連絡人跟汶靜一樣再沒有上線,
把跟她聊天的記錄小心翼翼的備份起來。




 
那天以後,世上從此再沒有MSN,只有Skype,而MSN則成了歷史的一部份。
 
跟MSN的訣別,如像跟汶靜再一次離別無異,心中萬般不捨,但只好接受現實。
 
跟汶靜快樂的時光因為歲月的無情,
一分一分的沖淡掉,只餘下畫面,
再沒有任何溫馨溫暖等等的感覺。
 
我唏噓的打量著睡房中沒有開啟的電腦,想起了大學畢業後,




很辛苦才找到了汶靜跟外公居住的地址,只可惜她們一家經已搬走了,
找秦校董,他也外遊離開了香港一段時間。
 
我真的不想跟汶靜這一生就這樣永別,就算是天人永隔我也要找到她,
於是花光了儲蓄,在日本東京明察暗訪,卻毫無半點消息,
花了許多錢請了私家偵探,在東京大學找到了一些頭緒,找到她住過的醫院,
只可惜她經已轉到別的醫院了,再一次的斷了線索。
 
就這樣浪費了一年的時間,最終灰心的我只好放棄,
聽媽媽的勸導回到香港,還轉機到台北探望了媽媽數天。




 
後來,我專心的進修金融,不過眼見一眾金融從業員的作為,
使我進修完畢後沒有涉足金融行業,轉而進修烹飪,
因為我還有期望,要是能夠再見汶靜,我可以煮一頓美味健康的菜餚,
這個約定,這個承諾至今我依然努力的實踐著,
更在進修期間,再次遇見了師姐,不過我們進修的課程有所不同。
 
我嘆了一口氣,現在雖然在銀行任職,不過依然是小職員一名,
要是汶靜再次出現,她會怪責我沒有出息嗎?
 
我躺在床上,打量著熟悉的天花板,腦海中只是不停的把由跟汶靜認識的第一天開始,
到她不辭而別,接著在畢業典禮突然出現,再無聲的消失。
 
我二話不說的起床,換過了衣服,現在是晚上七時,
心中只是想四周閒逛,不想逗留在家中。




 
一邊走著,一邊漫無目的到過了許多的地方,
忽然靈機一動,很想走到海灘,聽著海浪的拍打聲,
望著繁星滿佈的夜空,我還特意買了六瓶啤酒,
乘上計程車到了淺水灣,今天的淺水灣人流比一般的多,
不過無礙我突如其來的雅興,把啤酒喝光了之後,
 
半醉的我從公事包拿出了一本筆記本,一支筆,
撕掉了其中數頁紙,不停地寫上重複的一句,
 
「汶靜,你到底在那裏,我很想你,我很累了。你回來吧。」
 
把一些我想說的話,寫滿一整張紙後放進空空的玻璃瓶拋到大海,
或許永遠沉入海裡,或許有一天能夠從香港的大海,飄到日本有幸被她拾獲,
這件欠缺公德的傻事,要在我醉掉的時候才會做出。




 
畢竟,我知道這數個啤酒瓶還未能游出公海,經已有機會被海事處檢走,
說不定,他們撿上來後,還會笑我這個瘋子。
 
一,二,三,四,五,現在還餘下一個瓶子。
 
這個瓶子我沒有把寫過的紙放進去,放進的只是一滴眼淚,
我說過,眼淚構成的不單是水份,而是代表對她的意念,
同時,腦海中氾起了一首歌曲,
 
想回到和你一起記憶多美好
有你在我懷抱做夢也會笑
沒想到忽然之間失去了心跳 
舊地重遊的路誰作依靠
是你的笑容讓我感動




沒有你再哭喊也沒用
無人的夜裡千言萬語
說不出在心中誰能懂
忘不了熟悉聲音在夢中圍繞
生活上的熱鬧只剩下寂寥
消失了昨天情境完全沒預兆
能留下的回憶會有多少 
是你的笑容讓我感動
沒有你再哭喊也沒用
無人的夜裡千言萬語
說不出在心中誰能懂
長大了才會知道生命的軌道
一切由天主導沒人能預料
哭過了更會明瞭快樂多重要
從此每想起你我也會笑




是你陪我走過暮暮朝朝
 
凝視一望無際的海岸線,口中哼唱著這首歌曲,
心中在想,你在海岸線的彼岸,要是天若有情的話,
能夠跟你再一次相遇,我們就在認識的地方,再一次見面,好嗎?
 
 
她說,不要傷心,其實命運的紅線一直牽著我們,只是散落在不同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