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每次於中午路過課室,總會見他一人獨自在內吃飯,終於一次我不忍看著他孤獨的身影,邀請了他與我共進午膳,他也爽快答應。
 
「喂,聽講你同班上面一個女仔一齊左喎,拍拖還拍拖丫,你就黎考DSE,唔好咁懶散呀。」我邊吃飯邊對他說。
 
「你講小莉?」他問。
 
「唔係仲有邊個。」
 
「嘩,呢間學校真係無秘密架喎。」他說。
 


確實,我們學校學生不多,教師之間是沒有甚麼秘密的,學生的感情事往往成為老師們茶餘飯後的話題,

所以我也不屑與那群「老屎忽」同流合污,午飯也多是在自己的位子上吃,怎麼說都好,這學校裡,流言蜚語最殺人。
 
「咁你即係認左你地有行埋啦,」我笑道,「呢間學校真係無秘密架,所以你唔好亂咁黎添丫。」
 
「有冇搞錯,咁都得既!」
 
「點只學校呀,你第時去到邊都係咁架啦,唔想人知既野就唔好做,不過更多時候係無做都比人屈,



唔洗諗住澄清喎不過,只有越描越黑,世界就係咁,咪話Miss 唔塞錢入你袋。」
 
「嘩,你好感同身受喎。」
 
「殊 …… 比人聽到就死。」
 
我們置身學校的飯堂,高中的學生都出外去了,只餘低年級生,但還是有不少老師會到飯堂裡來。
 
「哈哈,我捉到你把柄啦。」他笑說。
 


「唔好講我個筆住,你返左黎兩個月都無,咁快就同人一齊?點開始架,講黎聽下。」我終究還是一個女人,都愛管別人的感情事。
 
「Come On , 我同小莉無可能啦。」他說。
 
「唔係掛,班上面人人都係咁講架喎。」
 
「佢地有佢地講啦,你知我架。」
 
「我點知你咁多。」真被他氣死,我怎曉得他在想甚麼。
 
「小莉係大陸妹黎架,點相處丫。」
 
「你又歧視人啦。」
 
「無囉,不過語言唔同,點溝通姐,佢地d大陸人落到黎香港都係圍威喂,自己人玩埋一堆,又唔學下廣東話。」


 
「咁你咪融入下人地囉。」我苦口婆心的勸他。
 
「哼,我死都唔制架啦!」
 
「咁你講到咁決絕,人地又點解傳你地兩個。」
 
「我點q知佢地呀,我靚仔掛。」他開始忘了我是她班主任的身份,胡言亂語。
 
「喂 …… 斯文d。」我假裝生氣。
 
「係係,收返。」每次我假裝生氣,他總會乖巧的收歛。
 
「點都好啦,你唔好比d感情瓜葛影響到你讀書就唔理你啦,你知你地已經起跑線輸左比人地,再懶散就真係無得救啦。」
 


「你同我老定啦,你叫佢唔好煩住我添呀,我最唔鐘意蠢過我既女仔。」
 
「你好醒咩?」我笑道,這孩子真是大口氣。
 
「少少咁啦,我最唔鍾意d女人白白痴痴咁,講野低低BB,點相處姐。」
 
「你都唔係好人地好多咋喎,有冇聽歌架,莫道你在選擇人,人亦能選擇你呀。」
 
「喂,識貨喎,Danny喎,我都鍾意架。」
 
「原來你真係古人黎。」我笑說。
 
「係架,所以如果我女朋友同我一樣都係咁就好啦,又唔係話真係要好老餅,只要大家都係嚮往舊時代就好啦。」
 
「咁睇黎你要搵個大姐姐先得啦。」我笑說,這樣的要求,九十後的小妹妹怎能滿足他。


 
「我又唔介意姊弟戀架喎,靚女咪得。」男人還真是只看外表的動物。
 
「有姐姐要你先算啦。」我笑說。
 
就這樣聊著聊著,我們第一次二人同桌吃飯,而那個後來愛上了她的大姐姐,竟會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