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我們中文科的教師,與我處同一辦公室的有四人,每天早到遲退的是科主任陳Sir,

比較年輕的男性就有林Sir,其餘兩個都是愛搬弄是非的老女人。
 
陳Sir年紀老邁,已婚多年,給人一種白頭學者都感覺,他雖為人古板嚴肅,

在學生群裡不是怎麼受歡迎,但教師裡其實人人也對他敬佩。他在校任教多年,

地位超然不在話下,本身為人亦學識淵博,通古識今,出口成文,真才子也。
 


至於林Sir,他是與我同期的教師,年紀相約。他條件不錯,五官端正,身材高大,

家境不錯,有車有樓,就是沒有女朋友,有時我也懷疑他是不是HeHe,如果不是的話,他也會是個當夫婿的好人選。
 
餘下的兩個中女,就是典型的三姑六婆,不提也罷。
 
「喂,Carman,份卷出好未呀?」林Sir問,差點忘了說,Carman是我的名字。
 
「哦 …… 得啦 …… 得啦。」我忙不迭地答。
 


中六級聖誕前就要先考一個試,聖誕假期還堆了滿滿的課堂,真替我的學生辛苦。
 
「出完既話今日一齊食飯丫。」林Sir突然說道。
 
「下?!」我一時反應不過來。
 
「做咩丫?唔得閒?又約左你個學生?」他笑道。
 
原來我們經常一起食Lunch的事已被各人知曉,都說學校裡是沒有秘密。
 


「下,唔係呀,Okay呀。」我草草的答應了。
 
 
林Sir下午開車帶我到附近一家餐廳。
 
「嘩,呢餐會唔會太豪。」我心裡暗忖。
 
「就呢間啦好無?我平時都好鍾意黎呢度。」林Sir欣喜地說。
 
「其實普普通通食餐飯咪得囉林Sir。」我說。
 
「唔得,食野點可以求其,」林Sir說,「尤其同靚女食更加唔可以。」
 
我也只得無可奈何的允諾了。
 


「做咩咁好興致搵我食飯既?」我問。
 
「同事之間聯絡下感情點都要既。」
 
「但係 …… 得我地兩個好似唔係咁好 …… 」
 
「你平時同個o靚仔咪又係咁。」
 
「其實 …… 你點知架?」我終於忍不了要問個明白。
 
「學校好多人都講緊架啦,d學生都有份。」
 
「點會 …… 」我急得說不出話來。
 
 


「係呀,所以老師真係要有返一個老師既樣架,唔可以同d學生走到太埋,」他邊嚼著口裡的牛肉說。

「我知你後生,同佢地話題差唔多,但係都要知分寸架,如果唔係人地d說話都唔好聽啦,係咪先?」
 
「嗯。」
 
「係喎,你未有男朋友架可?」林Sir詞鋒一轉,竟說起這個話題。
 
 
「我 …… ?」我支吾以對。
 
「仲有第二個咩呢度。」他笑問。
 
「做咩咁問丫?」
 


「同事之間關心下對方姐。」
 
「哦 …… 未有呀 …… 」我羞得雙頰都紅起來。
 
「我隨口問下架咋,你唔好介意。」他急說。
 
「嗯 …… 」
 
「係啦,就黎聖誕,我知你要幫你班仔囡補課,我今年好彩無教中六,聖誕唔洗返黎,

不如咁丫,你聖誕果幾日得唔得閒,我地一齊慶祝丫?」他誠懇地說。
 
「下?!」林Sir平日雖也對我好得很,但今天竟如此熱情,邀約我陪他歡渡聖誕佳節,

也太造次了,再說,就算我對他印象不壞,也總不能如此輕易答應,女孩還是要有點矜持。


 
「我 …… 」我說。
 
「你唔出聲當你應承架啦,就咁話啦。」
 
「下 …… 我 …… 」
 
「係喎,你鍾唔鍾意睇戲?」他說起這個話題,我就把剛才邀約的事忘了。
 
「好鍾意呀。」我興奮地說,平常在家無事,除了看書,就是看影碟,往時與男友一起,也是到電影院的多。
 
「你鍾意睇邊個導演呀?」
 
這個問題倒考起我,平常看電影也是隨意選看,不會留意這麼多。
 
「其實都無定架喎 …… 」
 
「實有一兩個你特別鍾意既 …… 」
 
「咁呀 …… 王家衛掛 …… 」其實香港導演我也只知道王家衛,畢竟看過劉以鬯的兩書後,也就順道看看王先生的電影平行閱讀。
 
「唔係掛,咁扮野?」他笑說,「I mean 外國導演,香港戲有乜好睇丫?」
 
我平常也只看香港電影消閒,其次是台灣電影,但台灣算不算外國呢?西方電影的涉獵也真的不深,畢竟我教的是中文。
 
「咁我唔係幾識啦。」我還是不答比較好。
 
「咁你今年睇過邊套覺得最好睇丫?」
 
這問題我倒能答,這年我也總算看過數部西片。
 
「回到最愛的一天囉,睇到我眼濕濕架。」我說。
 
「About Time?唔係呀?太commercial啦下話,今年梗係被《被奪走的十二年》啦。」
 
哈哈,他也弄錯了,明明是被偷走的五年,那有十二年這麼多。
 
「哦,呢套我有睇丫,又係好感動架。」
 
「哈哈,你d女人咩都話感動,你鍾意睇戲既,聖誕黎我屋企睇丫,我有成個DVD櫃咩戲都有架。」
 
他看電影的品味好像與我頗不相同,還是禮貌回絕好了。
 
「唔洗啦 …… 唔好意思打擾你既 ……」
 
「哈哈,唔洗客氣喎,除非你驚上到黎我食左你架姐。」
 
我聽後又羞得滿臉飛紅,也不答他。
 
「咁約定你架啦。」他笑說。「好啦,喂,都差唔多啦,要返學校啦,呢餐我請啦。」他笑笑說。
 
想不到這天與林Sir無心的一餐便飯,竟掀起了他追求我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