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man,其實你覺得我份人點?」這晚林Sir約了我到山頂約會。
 
「Okay丫,幾好人。」我說。
 
「點好法?」
 
「Um …… 你無啦啦問埋d咁既野既?」
 
「你答左先啦 …… 」
 


「Um …… 個人好囉,各方面都好好咁,唔知啦。」
 
「Carman丫,其實我今晚約你黎呢到,係有野想同你講架。」
 
「嗯?」
 
林Sir打開了車尾箱,內裡藏了一大束玫瑰。
 
「如果我話想你做我女朋友,我諗你唔會拒絕?」
 


我一時也不知如何給反應,也就只怔怔的呆住了,事實上我並不喜歡玫瑰花,但林Sir一番心意,我也不好明言,我還是感激他的誠意。
 
「我 …… 」
 
「殊 …… 」林Sir示意我不要說話。
 
他一手把我擁入懷中,使得我整個人都軟化了。
 
「好似 …… 好似 …… 太快啦。」我輕輕反抗。
 


「唔快啦,你都就黎三十歲啦,你都需要個家架,係咪?」
 
雖然我快將三十歲是事實,但林Sir一語道破,還是叫我心裡不太好受,好像年華去了,芳華不再了,身價貶值了,就非接受他不可似的。
 
「我地 …… 係咪應該了解深d先 …… 咁樣能覺上太倉卒啦 …… 」我仍伏在他的懷中。
 
林Sir 伸手輕輕把我的頭抬起。
 
「當係比個機會我,我地試下一齊好無?」
 
「但係 …… 」
 
「試下姐,你之後如果無Feel我都唔會強逼你,好冇?」林Sir用極其磁性的聲音在我耳邊說著,

雖然心內總覺得有點不妥,但我也實在不知怎麼拒絕他。


 
語畢,林Sir即向我的濕潤的小嘴吻去,我不知怎的身體很配合著他,與他的舌頭緊緊的交纏著,一直維持了約十分鐘才停下。
 
想上一次與男性如此親密的接觸,已經是數年前還在讀書的時候。
 
「夜啦 …… 我要返去啦 …… 聽日仲要返工 …… 」我只想盡快的脫離他的魔掌。
 
「我車你丫 …… 」
 
「唔洗啦 …… 我自己返得啦 …… 」
 
「怕咩丫,順路,我地一齊左,你冇得唔聽我話架啦。」他笑道。
 
然後他打開了車門,邀我上座,害得我也不好意思拒絕。
 


林Sir的駕駛技術如他的人一般,就是穩重,但好像始終缺少了甚麼。
 
到得我家,林Sir 又把頭伸過來給我一個Goodbye Kiss,但這次與剛才不同,

他的指尖開始不規矩,在我上半身游走,逐點逐點的往我胸部邁進。
 
「唔好啦 …… 太快啦 …… 」我推開他。
 
「怕咩姐,大家都係成年人啦 …… 」林Sir裝作若無其事。
 
我聽後著實憤怒,也不理睬他,他也太不尊重女性了。
 
他見我面露恤色,心知不妙,即求我原宥。
 
「Okay,如果你唔想既,我以後唔會,好冇?」


 
我點點頭,打開車門,逕自回家去了。
 
就這樣,我與林Sir展開了「試一下」的戀情,但愛情真的如工作招聘一樣,有試用期的嗎?

而將來我對林Sir有任何不滿,我又是否可以隨意的就把他解僱掉?
 
愛情好像沒有這種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