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到了中六考試的日子,我與林Sir也正式在一起了,但我還是維持每天早上打電話叫他起床的習慣,

很多時也會先一起吃早餐再回學校去,坦白說,至現時為止,我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能在每早迅速來到我家留下等我。
 
這些事我都沒有跟林Sir明言,免惹他生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林Sir沒有打算把我們的戀情隱藏,相反,他在校內毫不忌憚,有時我也不知道看在別人眼中,我是個怎樣的女人,

我開始有點明白甚麼叫「係度食唔好係度屙」,先不論如果將來我與林Sir分開後會帶來的後果,



現時校內同事看我的眼光已叫我難受,學生們也不知道背地裡在說些甚麼。
 
考試很快結束了,聖誕假期將至,這個校內聖誕Party將是他們最後一次能一夥人聚在一起遊戲的機會,所以我也特定為他們計劃了一些遊戲。
 
「好啦,食完野大家要玩小遊戲啦。」我說。
 
「玩咩丫Miss?」一人問。
 
「Um …… 你地識唔識玩坐地起身丫?」
 


「咩黎架?」另一人問。
 
「咁呀 ….. 搵兩個人出黎試範下。」我說,隨即找了數個學生出來,「拿你地背住,手繞手,跟住試下起身。」
 
出來試範的學生動作笨拙,久久未能站起,惹得滿堂大笑。
 
「拿,就係咁啦,識玩啦?」我笑道。
 
然後學生們分成了兩個大圓圈比拼。
 


「唔得喎,Miss,我地組多一個人丫。」一人道。
 
「係囉,唔公平囉。」另一人說。
 
學生們眾說紛紛,小人的一方自然說沒甚麼大不了,多了一人的卻是爭吵不放。
 
「加埋Miss咪得囉。」突然一人提議。
 
「係喎,Miss入埋黎啦。」
 
「下?!我?!」
 
真沒想過結果會是要我親身上陣,但為了不失他們的興緻,我也不好拒絕,隨便的找了一個位置插入。
 
「咦,Miss,你玩遊戲都要痴住我?」旁邊一把聲音說。


 
我轉過頭去看,又與他的鼻尖相碰,這次比上一次更接近,更真實。
 
我的心又不自覺噗通噗通的跳著,不禁呆住了。
 
「唔好呆住左啦,快d起身啦。」他急急地說,原來另一組的同學已偷步嘗試站起來。
 
正當我們差不多成功站起時,不知怎的,一失重心,又齊齊倒下來,我不小心的壓在了他的身上。
 
「嘩,Miss,你好重呀!」他假裝被我壓得呼吸困難。
 
「有冇咁誇張呀?」我笑道。
 
「你唔信自己睇下啦。」
 


他這樣說,我又被他捉弄到,竟真的轉過頭去看,當然看到的只有他奸計得逞的笑容。
 
我伏在他的胸上,感覺比林Sir的要親近,頓時羞我滿臉飛紅。
 
在我遲疑之際,對家已全體站起來贏出遊戲了。
 
就這樣,我們渡過了一個快樂的早上,其餘的遊戲當然不是你們想的淫賤OCamp
 
遊戲,所以也就擱下不提。
 
而當晚,學生們約在大牌檔裡吃晚飯,邀請了我,我只好奉陪,與他們盡興一晚。
 
 
「Miss 無得唔飲,咁難得一次,我地一人敬佢一杯先講啦。」一學生說。
 


「比學校知道我就死啦。」
 
「放心啦我地唔會講出去架。」
 
就這樣推推拉拉之下,我當晚被灌了不少酒。說實在,踏入社會工作以後,當教師的應酬不多,也沒需要喝酒,

閒時與昔日的朋友也少有機會碰頭,自然也是滴酒不沾,害得我酒量十分差勁。
 
「Miss酒量咁差既,咁快紅晒。」一學生說。
 
一所Band 3學校的學生,讀起書來提不起勁,但說到玩樂,卻是無人能及,猜拳,骰盅,啤牌,他們無一不曉,

與這群長不大的孩子一起,真讓我有點回到學生時代的感覺。
 
「Miss,聽講你同林Sir拍緊拖喎,係咪真架?」他們趁我半醉時問道。


 
「下 …… 」我只是笑笑。
 
「唔洗呃我地喎,係人都知架啦 …… 」
 
「咁你地都知啦,仲問?唔好講d衰野啦,講d開心架啦。」
 
「今晚我地記住送Miss返林Sir屋企。」我聽到他們在背後竊竊私語。
 
「喂!我聽到架。」我笑道。
 
眾人聽得都樂了,唯獨他一人好像剛知道這消失,有點愕然和失望。
 
看見他失落的樣子,我也沒心情繼續與學生們調笑,過不多久,我也就催促他們回家休息。
 
「夜啦,要快d返屋企啦。」我說。
 
「Miss呀,我地呢度個個廿歲都黎啦,仲係灰姑娘咩你估?」
 
「咁你地繼續啦,但係Miss係灰姑娘,唔同你地捱咁夜啦。」
 
「咁好啦,Miss走先啦 …… 有冇人都要一齊做灰姑娘丫?」一學生笑問。
 
「我 …… 我都走啦。」他說。
 
「唔係掛,子瑜,你大個仔架啦。」學生們的人都笑他。
 
他一向比較離群,也就不答話,與我二人一起走了。
 
「做咩唔玩耐d丫你?」我迷迷糊糊的問。
 
「唔係你我都唔黎啦,」他說,一邊伸手扶著我,「咁大個人都唔識就住飲,一陣唔送你返去比人食左丫。」
 
「Miss有分數啦。」
 
「有分數就唔會同林Sir一齊。」他低聲呢喃,臉上是滿滿的醋意。
 
「你 …… 呷醋呀?」我笑問,我也不知為甚麼竟敢這樣問他,或許是酒醉的緣故,他聽後兩頰都紅起來,顯得十分靦腆。
 
「有車啦,」他伸手截下一部的士,「我送埋你返去啦。」他續說。
 
「唔洗啦,咁夜。」我搖頭。
 
「我同你住好近咋,行啦,上去啦。」
 
但到底他家住何處,我也沒認真細問,也懶得翻校內的資料。
 
「你唔舒服就挨落黎訓陣啦。」他溫柔地說。
 
我喝了不少,頭真有點痛,也就真的緩緩的把頭靠在他的肩上。
 
睡著睡著,我好像感覺到他的心在大力的跳動著,我也就問他:
 
「個心做咩跳得咁快丫?」
 
「我 …… 」
 
「嘻嘻。」我無意識地傻笑。
 
「Miss …… 我 ...... 」他微微抬起我的頭,「忍唔住啦 ……」說畢即輕輕在我嘴唇上吻了一下,

碰到後他又隨即縮開,「Sorry丫,我無心架 …… 但係 …… 」
 
我也沒理會他的道歉,身體只像觸了電般,腦內也想不到那麼多,只是繼續把頭靠在他身上,共渡餘下的車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