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走,眼淚不斷在流,走至醫院外,天色已暗,
 
我漫無目的地走著,晚風不時輕拂我臉,才拭乾一行淚,
 
新的又至,兩眼已哭得腫包。我也懶理自己成甚麼樣子,
 
反正一夜之間,生命中兩個最重要的男人也將離我而去,
 
母親也不知能伴著自己多久,想到將來孤苦無依,獨自一人,
 


不由得悲從中來,淚如雨下,哭個不停。
 
我似是離了神的不斷走著,雖然仍是在醫院近側徘徊,
 
但感覺似是走了很久,每一步也是不容易,
 
一直走,一直走,直到累了,見前方有張椅子,想也不想,就坐下來歇息了。
 
抬頭望著晚空上零落的星光,月亮躲了起來,腦內不禁憶起與子瑜有過的晚上。
 


微風仍在輕輕撫拂著我,但受傷了的心又怎會輕易癒合?
 
晚風反而把我吹得頭昏腦脹,惡感直湧心頭,隱隱似要嘔吐,卻又止住。
 
都怪這一天變故實在太多,我恁地堅強,也不過一個女子,
 
當真承受不來如此多的苦痛。此刻,我連一個依偎的肩膀也都沒有,
 
都怪自己咎由自取,與人無尤。只是雖然心裡知道怨不得別人,
 


卻又不想甘心接受自己惹來的禍,人有時真的很矛盾。
 
我仰起頭望著無雲的夜空,漸洲融於天地之間,我開始想,
 
普天之下有沒有人與我的命途同樣坎坷?
 
如果有,他們又是否自作冤孽,都是活該?
 
我一時想不到答案,只覺涼意比之前更盛,寒風更透心。
 
我坐得不耐煩了,站了起來,又在醫院四周隨處踱步,
 
仍是漫無目的地走著,我有點想不透做人的意義,
 
每天營營役役的活著,為了三餐糊口,養活母親,


 
每年是不停重複又重複的教學內容,學生聽一遍也覺悶的東西,
 
我卻要說個數十年。人家總說教育是份偉大的職業,犧牲自己的青春,
 
換取學生的未來,但有時細想一下,自己每天說的話,學生都聽進去多少?
 
就算學生將來出人頭地,又與我何干?成功是他們自己的努力,
 
我不過是個伴著他們成長的人。是教師?我可教不了他們甚麼,
 
我自己的品行也不端,未能以身作則,與學生廝混,當真污衊了教師二字。
 
如此想著又不知過了多久,走得累了就坐下,坐得久了,
 


又覺被晚風吹得頭暈作嘔,如此來又去,反反覆覆,也不知經過多少遍,
 
時間蕩失在黑夜裡,在靜默無邊的晚空,我瞧不出時間過了多久,
 
無論何時抬起頭,天空亦只有一片黑。我隱隱覺得時間很討厭,
 
生命都變得沒有意義,反正倒頭來都透不進半點光,照不亮別人,
 
也照不見自己。我難得找到的教職也將在林Sir告發後失去,
 
奔波勞碌了這麼多年,也不過是一場空,還反而惹出這麼多禍端。
 
罪惡的根源都始於我一顆私心,沒有了我,世界或許會更美好,
 
我看著馬路旁不斷走過的汽車,燈光很耀眼,我不自主的往光線走,


 
讓此生終結於輪胎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