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沙塵吹進我的鼻孔,把我緩緩喚醒。只見四周長滿高高的雜草,高於人頭。我在哪裏?我望一望自己的身體,身上穿上了寬袍闊袖,衣服上還用金絲繡上了複雜的花紋。摸一摸頭,頭上扎了髮髻。難道我回了古代?我是否在發夢?我木然地舉起手,伸往臉頰。

「黃碩!」當我正要用力捏我的臉額時,一把低沉的聲音再我身後響起。我回頭一看,只見一個衣衫襤褸,同樣是寬袍闊袖的男人走到我面前。他十分高大,身高估計達七呎。他含著淚向我叩頭,不斷哭著道:「黃碩!黃碩!」然後又說了一大堆我不明白的語言。叩頭。。。黃碩。。。皇上?!難道我成了皇帝?

哇靠!我真的成了皇帝!我可以掌握一切,呼風喚雨,妻妾成群!沉醉在喜悅的我甚至忽略了自己是否在發夢,因為實在太開心了!

忽然,那個男人竟把我抱起,嚇得我大叫一聲:「哇!」咦!為甚麼是一把小孩的聲音?被抱起的我視野更廣闊,只見不遠處是一片汪洋。不知就裏的我望着他繼續哭著,口中念念有詞,慢慢走向海邊。

「喂!喂!做乜呀你!」我大叫。



他突然停下,我向前一望。

「嘩屌!懸崖嚟嘅!」

他深呼一口氣。

「做乜鳩呀你?!」

一躍而下。



「呀!呀!呀!我唔想死呀!」

「屌你老母。。。」

。。。

溫暖的肉團。

第一件攝入我眼簾的物事,是一對肉團,一對把我的陽具夾在中間的肉團。我興奮的叫著,嘴巴彷彿還有一些海水的味道。環顧四周,布做的圍牆,濃烈的奶味,牆外的馬蹄聲。我應該是在一個蒙古包內。



回憶像寒風一樣捲起。我回想自己在大草原上,帶著軍隊東征西討四十年,四方子民臣服腳下。我想起了。我叫鐵木真。

肉團離開,換來一個少女臉龐,溫柔地啜吸我的巨龍。

不!我叫成吉思汗!我發出雄亮的笑聲,我又(?)做了皇帝!

呀!下體忽然一陣劇痛。我向下一望,赫見陽具沒了半截,血流如注。知覺隨著血液快速流逝。最後一眼,我看見了一對仇恨的眼神,和一張含著我那半截陽具的嘴巴。。。

。。。

惡臭再次把我熏醒。四周的膠板和屁股下的馬桶,令我確定我仍在公廁中。原來剛才只是一場夢。我一邊炆屎,一邊想著剛才的惡夢。此地不宜久留!我飛快地穿好褲子,打開廁格的門。

!!

在我眼前的,不是一排排骯髒的洗手盆,而是一排排不知名的機器。四周被水泥牆壁包圍著,空間似乎很大。機器運轉的聲音形成回音,令空間更加恐怖。



WTF am I seeing?!

突然,我感到腰部一陣冰冷。我驚慌地向下望,看見了一個人頭,嚇得我「哇」了一聲。「嗌咩嗌!未見過矮仔呀?」人頭竟然發出聲音!我細心一看,原來這個「人頭」是一個矮仔!未等我回過神來,他便握着我手,微笑著說:「恭喜你!你已經完成考驗!歡迎加入我哋Time is Love !」

「乜嘢Time is Love 呀?依道邊到嚟㗎?我要返工呀!」我的驚愕轉化成憤怒。「Time is love,」矮仔示意我跟著他走。「係一個嚟自未來嘅機構。我地提供一站式時空旅行服務。」

我繞過機器群,發現這一排機器後,是一個空曠的空間,四周被分不清的機器包圍,中間放著一張手術床,手術床的旁邊插滿了螢光管。「我哋以顧客為上,重視品質,包保你賓至如歸!而且價錢仲好實惠添!」他輕輕一跳,坐在手術床上。

「喂!我唔係你啲客!我都冇落過order!快啲俾我走囉喎!」我已經怒火中燒。

「你冇,你個孫有呀嗎!」他狡猾地笑着。「佢見你成日話買唔到樓,話要由魏晉南北朝開始儲錢先可以上到樓,又見未來嘅你就嚟九十大壽,咪俾個 brithday surprise你,醒你穿越到古代囉!」

「我個孫?你咪玩啦!」



「唔係玩你,你頭先係咪浸死咗,之後又被人咬斷條j?」

「你點知我發咗乜嘢夢架?!」我驚訝得向後一退。

「唔係發夢,係真實!你穿越咗時空,上咗古人身上,剛才所發生嘅事,係真實架!」我將信將疑,不知道要說甚麼。他繼續說道:「頭先係我哋為咗測試你可唔可以承受到我哋嘅服務,你知道時光旅行依家嘢幾危險架啦。不過你頭先死咗兩次,心靈上都冇乜大創傷,應該應付到一陣間嘅時光旅行架啦!」

「喂!邊個話我心靈冇重傷呀!嗱!我而家乜都唔理,我淨係想快啲走啫!你依啲嘢,我唔想理!」我轉身離開。

「你走到咩?」矮仔淡然地說,止住了我的腳步。

的確,這裏被機器包圍得密不透風,唯一的出口就是通向那個公廁。矮仔望著冒著冷汗的我,說:「我哋應承咗顧客做嘅嘢,係唔會唔做嘅。你都係乖乖跟我嚟啦!」

「你...!」他那接近恐嚇的態度使我怒不可竭。

「嗱!」他拍著我的腰說。「向好啲諗,你個孫指明我哋要將你assign落一個達官貴人度,到時你享盡榮華富貴,仲好過留係依個時空!」上了賊船的我只好輕嘆一聲,跟著他的指示,躺上手術床上。



「記住,你安安份份享福得啦,唔好自己試圖靠近可能會出現的嘅歷史人物,因為咁或者會影響歷史,嚴重起嚟可能會改變埋你依家嘅時空!」他一邊操作著機器,一邊提醒著我。「你嘅旅程為期一個月。我哋會密切監控你嘅情況,一有問題,我哋會強制將你送返嚟。」

過了一會兒,他給我蓋上了一件類似氧氣罩的物體。

「係正式穿越之前,你有乜嘢想同你個孫講?」他問我。

「同佢講,我普你阿嬤。」

「ok。咁開始啦喎!」

「等等!」我抓著他的手。

「幫我問下佢。利物浦攞咗聯賽冠軍未?」



他默默點頭,然後按了一個按鈕。

「祝你旅途愉快!」

一股甜甜的氣體流入我口中。在機器的運行聲中,我慢慢地睡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