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為了生存

一九七五年南越西貢陷落,南越政府倒台。
大量南越人民為了逃避北越的共產政權統治,帶同家人及畢生積蓄乘船出海。乘坐大輪船的人多數能渡過汪洋大海到達別國得到收容,而乘坐小船的難民,因為船隻在海上迷失方向或燃料耗盡,因而飄流海上。
他們在茫茫滄海之中,身不知處,孤立無助。呆望海天一線的遠方,冀望出現其他船隻的踨影,只要看見遠方水平線上一點黑影,也會以僅有的力氣向黑點呼喊揮手。
也許距離甚遠對方聽不到他們的呼喊,也許黑點只是海鳥,他們不會放棄任何生存機會。
鄭潮在魚船的駕駛室,雙手掌舵,雙眼掃視海面。
縮水與細蝦兩人蹲在船尾甲板上,將魚獲放進雪格內。
細蝦突然將手中一條魚用力擲入甲板下的雪格內:「不知為何還要裝模作樣捕魚!」
縮水似笑非笑道:「大哥吩咐,自有他的道理。」
細蝦道:「要避免受其他魚民懷疑,也不用每次出海一定要有魚獲,已往真正去捕魚,不是每次都一定有收獲。下一次不捕魚好嗎?」


縮水沒有回應,繼續執拾甲板上一條又一條掙扎跳動的魚,抛進甲板下的雪格。
不久縮水以一貫陰聲細氣的語調回應:「這個建議不錯,你向大哥提出。」
細蝦站直身子怒道:「你永遠是這樣!躲在背後叫別人上,不要再叫縮水稱為縮骨!」
縮水亦站直身子兩人對視,但是他身材矮小要抬頭仰視對方。
這時鄭潮從駕駛室來到船尾,大聲喝叫:「甚麼事?兄弟內訌!」
細蝦轉身低頭:「沒有什麽事。」
鄭潮道:「有客到,做好準備。」
兩人聽到鄭潮這句話,立即精神抖振,走進船艙拿取裝備。同時鄭潮返回駕駛室,將船駛向一艘飄浮海上的難民船。
一艘五公尺長的木船,船上擠滿數十人,有男有女,老人及小孩。
兩船靠近,難民船上的人歡喜若狂,船上的小孩不顧危險,在船上一跳一跳。眾人抬頭一張張的笑臉望向魚船上的船員,向他們揮手。


縮水將船纜抛向難民船,一個難民接過繩纜,綁在船身。
細蝦從魚船上跳落難民船,雙腳如打地樁一般「嘭」一聲站穩在甲板上,從背後拔出一把開山刀,向難民砍殺。同一時間,站在魚船上的鄭潮用手槍射殺難民。
一時之間殺戮發出的慘叫聲,刀鋒砍開骨與肉的聲音,連續的槍聲響遍蒼茫大海。
一些難民逃避殺戮跳入海中,站在魚船上的縮水,用長如竹竿製成的尖釣魚槍刺戮在水中拼命游離屠殺現場的難民。
當細蝦舉刀砍向一名女難民,女難民用手撕開自己的上衣,拉下乳罩,露出一雙雪白的乳房。她高舉雙手作出投降狀,不停倒退跌坐甲板之上,胸前一雙雪白乳房搖蕩。
細蝦被對方的突兀舉動呆了一呆,高舉大刀猶豫了一會,再次砍下。
「細蝦停手!」 鄭潮大聲喝停細蝦道:「不要殺她。縮水,你落去帶這個女人上來。」
縮水從船邊放下繩梯,向那個女難民招手示意她上魚船。
鄭潮嚴厲道:「她上來!你落去幫助細蝦。」
縮水爬繩梯落到難民船,那名女難民爬上魚船。這時難民船上的難民縱橫交叠倒在血泊之中,細蝦與縮水檢查有否還未死去的難民,在他們頸項補上一刀,再搜查身上的財物,翻倒他們的隨身行李,尋找值錢的物品。


魚船之上。鄭潮張開雙臂撲向女難民,摟緊她的身體,面貼乳房不停以口吮,整個鼻子埋在雪白軟純帶彈力的乳房。
女難民半帶呻吟的語調高叫:「我名叫鍾慧美,不要殺我!我名叫鍾慧美,不要殺我!」
鄭潮抬頭,放開她問道:「你懂得說我們的話?」
鍾慧美道:「我是華僑。」
鄭潮心中的慾火熾熱,將鍾慧美推倒,扯掉身上所有衣物,用力將她壓在甲板上。
鍾慧美道:「我不會反抗,不要那麼性急。」
鄭潮發出怪笑,笑聲傳至難民船。縮水與細蝦兩人已將搜獲的財寶收入布袋之內,有美元鈔票、金條、首飾。
細蝦抬頭望向魚船。
縮水道:「不要看!快用刀砍穿船身,弄沉這艘船。」
細蝦舉刀砍船板,砍了兩次,刀卡在船板之內,用力拔出時失了重心站不穩,險些跌入海中。
細蝦道:「返回魚船取鐵鎚。」
兩人攀上繩梯返回魚船。鄭潮與鍾慧美,兩人全身赤祼造愛。鍾慧美趴在甲板上,而鄭潮跪在其後雙手緊握對方腰肢奮力抽插,因而撞擊臀部發出連續的「啪」聲,夾雜鍾慧美的呻吟聲。
鄭潮看見兩人返回魚船沒有停下繼續造愛:「事情辦妥?」
細蝦道:「我去船艙取鐵鎚,打沉艘船。」
鄭潮道:「你用我的手槍轟穿船底。」


細蝦道:「你上次話不要浪費了彈打穿船底……」
鄭潮喝罵:「你按照我吩咐做!」
縮水拾起甲板上的手槍,一面拉細蝦回繩梯處,一面向鄭潮連聲應道:「是。」
兩人返回難民船,合力移開一具屍體,向沒有甲板遮蓋的船殼同一位置連開三槍,轟出一大洞,海水快速湧入,兩人急忙解開繩纜,爬上繩梯逃回魚船。
鄭潮道:「今次打獵完結去葫蘆島,縮水去駕船。」
剛才細蝦在難民船上近身斬殺,身上及衣物沾滿血液。他脫掉染血的衣服抛進大海,提起一桶淡水沖洗全身,抺乾身體時候望向坐在舒適籐椅內的鄭潮。
鄭潮性交完坐在籐椅,背靠椅背半坐半躺休息,他張開雙腿,向坐在甲板上的鍾慧美招手,再指向自己經已軟下的陽具道:「你爬過來,用嘴巴為我清潔。」
鍾慧美像馴服的小狗爬向鄭潮,埋首在他雙腿之間,發出「嗞、嗞」的吸吮聲。
鄭潮面上出現少有的微笑,問鍾慧美:「甚麼味道?」
鍾慧美吐出口中的陽具,滿面堆笑回答:「實在是甜!」
鄭潮哈哈大笑,鍾慧美繼續為他口交,而站在一旁觀看的細蝦,掀起心中慾火,走近鍾慧美伸手撫摸其白滑的肉背。鍾慧美沒有理會繼續為鄭潮口交,細蝦的手溜向乳房,開始搓弄。
鍾慧美感到有點興奮,口含陽具發出「唔」一聲的呻吟。
鄭潮正閉着雙眼享受,睜開雙眼看見細蝦,大聲喝道:「走開!你去駕駛室幫縮水。」
細蝦道:「看見這樣忍不住嗎!」
鄭潮怒道:「忍不住就走去船邊,向大海自瀆!」


細蝦穿上亁淨褲,將沾滿血漬的衫褲掉入海中,低下頭心心不忿走向駕駛室。
細蝦一進入駕駛室就向縮水吐苦水:「大哥不許我觸摸那個女人,自己獨佔!」
縮水笑道:「那個女人有名字。」
細蝦想了一想:「是!鍾慧美。她為何不停叫出自己的名字?」
「這個女人不蠢,自動獻身扯衣衫露體,就是不想死。不停自報姓名,沒名沒姓全不認識下手殺時會毫不猶豫,認識的人是難以下手。」
細蝦一臉憂心道:「我們一向是不留活口。」
「你放心,大哥玩多一會就會殺掉她抛入海。」縮水笑問:「他們兩人戰況如何?」
細蝦生氣道:「那個女人正在替大哥口交!」
縮水笑道:「大哥很有膽色。」
「真想那個女人發難咬斷他的陽具。」
「那個女人很聰明,我們有三人即使殺了其中一個自己也會被殺。」
細蝦心中仍是不憤:「上一次都不是這樣,上次我們一起上,可以玩過痛快。」
「你說那個小妹!她只懂哭,而且身體還未熟沒有身材,我不覺好玩。不像船尾那個女人皮細肉白,身材圓潤豐滿,那把銷魂的呻吟聲……」
細蝦打斷他的說話:「好了不用再說,你是有心吊我胃口,下面都硬起來。」
縮水笑道:「你回去船尾等候大哥玩夠了,將會有機會。」


細蝦心中疑惑問道:「你一點也不想玩那個女人?」
「這些好處有當然好,沒有亦不要緊,有了錢回到岸想怎樣嫖也可以。」
時間將近黃昏海面上風平浪靜,船己駛近葫蘆島。細蝦不想再被大哥鄭潮喝罵,沒有返回船尾留在駕駛室。
葫蘆島位於香港水域外的一個小島,大陸政府曾經派遣一支工作隊來開採島上的石墨礦,工作隊帶同家人前來島上定居。因此在島上興建碼頭及平房,當中最大的平房是一所小學。其後發覺開採得來的石墨價值不足以抵消運輸成本,所有人撤離小島再次成為無人島。
魚船駛近碼頭泊岸,細蝦綁好繩纜回到船上,鄭潮正在用淡水及肥皂洗身,抺乾身穿回衫褲。
鍾慧美背靠木柱,仍是全身赤裸曲膝坐在甲板上雙手反綁在木柱之後。她身上沾滿鄭潮的口水及兩人的汗液,而下體流着鄭潮的精液,渾身感到不自在。
「我亦想洗身,可以放開我嗎?」
鄭潮沒有回答,提起一桶冷水潑向鍾慧美,再提起另一桶冷水在她的頭頂淋下去。
鄭潮從藤椅下取出布袋,將布袋中的贓物倒在甲板上。鄭潮、縮水、細蝦,三人圍坐在贓物前,分配贓物。
鄭潮道:「照慣例金銀珠寶暫時不分收藏島上,若找到買家一次過出售,免得你們拿着四處招搖引起其他人懷疑,麻煩事找上門。今後美鈔不會即場分,集中由我回到岸上對換成港元再分給你們,免得你們拿着美鈔四處撞,早晚也會出意外。細蝦,你上次收到錢立即大宴親朋,突然發財會惹人懷疑。我去收埋寶藏,我不在時你們不要碰那個女人。」
鄭潮說罷將所有贓物裝回布袋,問縮水取回手槍,站起身將手槍插在腰間,提着布袋轉身離開。
這時細蝦細聲說了一句:「什麼好處也沒有。」
鄭潮立即轉身向細蝦喝問:「你說什麼?」
細蝦不敢回應低下頭。
黃昏,天色已晚。鄭潮手持電筒離開碼頭,沿小路走進廢墟般的村落。


孟秋清涼的海風掠過甲板,坐在甲板上被冷水淋濕身體的鍾慧美感到寒冷身體發抖。
細蝦看見就找來一幅布給她蓋在身上。
鍾慧美低頭道:「謝謝!我想小便。」
細蝦轉身望向坐在藤椅上的縮水,縮水沒有回應兩雙眼珠左右轉動,那是他思考事情習慣動靜。
細蝦問:「二哥!怎樣辦?」
縮水道:「帶她上廁所,雙手繼續綑綁用繩拉着她。還有,帶她上岸不要用船上的廁所,不要讓她離開我的視線範圍之內。」
細蝦解開反綁着她雙手的繩,再將雙手綁在身前,牽着繩頭帶她上岸,走上碼頭距離不遠的地方停下來。鍾慧美立即蹲下,沙沙的放尿聲。細蝦別過面不看,當聲音消失她沒有站起身來,細蝦轉身向下望,一雙水汪汪的圓圓大眼,帶着笑意望向自己,一時之間呆了片刻說不出話。
「哥哥!我名叫鍾慧美,你叫我慧美。」
「我知道,返回魚船。」
夜色已降臨,船尾的棚頂吊下一盞黃燈影照甲板上三人,鍾慧美曲膝坐在地上披着細蝦給她的布,雙手仍綁在身前,繩牽的另一端綁緊在木柱。縮水坐在藤椅上面向大海,指間夾着香煙,口中徐徐呼出煙,煙霧隨風飄消散海上。
細蝦問:「二哥,大哥每次很遲才回來,金銀珠寶一定收藏在很遠的地方。大哥為何不讓我們知到藏寶地點,是否信不過兄弟?」
縮水沒有理會他繼續吸煙。
細蝦繼續問:「對兄弟呼呼喝喝,當初都不是這樣,兄弟是這樣嗎?」
「好了!不要再說。」縮水站起身來轉身道:「不要在外人面前講自己兄弟。」
他看了鍾慧美一眼,轉身坐回藤椅繼續抽煙。細蝦再沒說話現場再次回復沉靜。
過了一段時間,沉靜再次被打破。
「哥哥!你怎稱呼?」
「你叫我細蝦。」
「細蝦哥你今年幾歲?」
「二十六歲。」
「我今年三十歲。」
「看不出來,還想你比我年輕。」
鍾慧美微微低頭嫣然一笑,細蝦看得心中一醉。
這時碼頭的盡頭入村小路有一點光在搖晃,鄭潮手持電筒回來。
鄭潮回到魚船道:「天色已經入黑,入村過一夜明天回航。細蝦帶鑊及食材,還有去雪格揀選幾條魚。縮水準備水桶,明早離開前補給淡水。」
細蝦問:「慧美怎樣?」
鄭潮喝罵:「蠢才!當然帶入村,留她一個人在船上讓她跑掉!」
鄭潮用繩牽着鍾慧美走,而縮水及細蝦推着手推車跟隨其後,進入村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