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話是這樣說...但是我要去那一個地方找上官姐姐。中原地大物博,不說城鎮有數百,只是近海城市亦不只於數十。就算去到隨便一個,但都不能確保會碰到上官姐姐...」嚴芳一個人走在宜昌的大街上,一個人喃喃自語道。

    嚴芳一邊沈思著,一邊行,沒有理會自己行到甚麼地方,不知不覺地,嚴芳行到了宜昌城東大街的華府門口。

    突然華府衝了一個人出來,把嚴芳撞得跌到地上。

    嚴芳抬頭一看,那個人原來是華望天。

   「很痛啊...是誰吃飽飯沒事做站在我家門口!」華望天爬了起身準備大罵道,但是看到了跌倒的人原來是嚴芳,態度立即轉變了起來「啊...啊...原來是嚴芳芳姑娘!你沒有受傷嘛?」



   「你為甚麼突然這麼著急跑出來!」嚴芳坐在地上啫嘴道「而且我叫嚴芳,不是叫嚴芳芳。」

   「望天,難得請到趙師傅到來教你武功,你又走到甚麼地方偷懶!」在華府內聽到一把男聲大叫道。

   「噢...原來你...」嚴芳指著華望天道。

    不過,未等嚴芳說完,華望天就搶著,臉紅道「哼!我才不是偷懶!只是...只是...只是我出來伸個懶腰罷了!」

    華府突然有一把女聲傳出來,而且還越來越近「哥哥,你站在這樣和誰說話啊!你不是說今天開始要努力學武以燕大俠為目標嗎?難得爹娘請來了宜昌最出名的趙師傅來教我們...」



   「咦?這不是今天在茶寮認識的嚴芳姑娘?你真的聽我這一個笨蛋哥哥說,來華府作客嗎?」華婷婷道。

   「我只是...」嚴芳話未說完,就被華婷婷打斷了。

   「嚴芳姑娘來了都好,可以看一下原來我哥哥這麼沒用...」華婷婷面帶恥笑的笑容,眼睛斜望著華望天。

   「哼!嚴芳姑娘是來看我的雄姿!只要我動真,趙師傅的武功我不到一天就可以學會了!」華望天說完之後就一下子衝回到華府內。

   「那麼我...」嚴芳話未說完,再一次就被華婷婷打斷了。



   「那麼你今天就來作個客吧!不然我哥哥又偷走了,我又不能好好的上課了。」華婷婷拉著嚴芳行入了華府。

   「等等啊!你們這麼隨便就留我一晚,不怕我是汪洋大盜嗎?」嚴芳著急道。

   「嘻!汪洋大盜都是鬍鬚大漢,怎會有如此美麗的大盜啊!不要這麼婆媽吧。」華婷婷道。

   "這對兄妹真的完全沒有江湖經驗...這麼隨便就留陌生人作客...算了。既然他們不介意,那就住一晚吧。"嚴芳心裡想著道。

   「嚴芳姑娘,我叫你芳芳真的沒有問題嗎?」華婷婷突然道。

   「啊...啊?嗯,沒有問題,叫我芳芳就好了。」嚴芳回過神道「我記得你是叫...華...婷婷。華婷婷,沒有說錯吧?」

   「對啊,芳芳你有習武的嗎?」華婷婷問道。

   「沒有啊,爹爹從少只教我醫術,這麼多年我都只是研習醫術。」嚴芳想了一下道,似乎是隱瞞了甚麼。



   「難怪在茶寮的時候,你聽了燕大俠的事蹟後沒有任何反應。」華婷婷道

   「喂!婷婷你快來啊!我們都在練武場等著你啊!!」華望天大叫道。

   「哼!不知道剛才是誰偷走了!」華婷婷似乎想到了甚麼事情,笑著望著嚴芳道「不如芳芳你一起來到練武場看我哥哥如何被趙師傅痛扁吧!」
   
   「咦?我不會阻著你們嗎?我怕趙師傅不喜歡有外人在旁。」嚴芳道。

   「沒關事!我們是給銀兩請他到來的,他不會有任何意見!」華婷婷道。

    來到了練武場,華婷婷立即對華望天吐舌道「芳芳來看你如何出醜!」

   「少胡說!嚴芳姑...芳芳不是你說的那種人!芳芳我說得對吧?」華望天道。



   「嘻嘻,加油吧。」嚴芳沒有說甚麼,就只是笑著地說了一句加油。

   「哼!臭小子,在本大爺面子還有這樣的閒情聊天。你有話要說就現在說完吧,等等測試了你的武功後,你有一個月要躺在床上不能四處走動了!」趙師傅動怒道。

    華望天和趙師傅兩人各自手持著竹劍,相隔一段距離,兩人都在聚精會神,有如大戰一觸即發。

   「趙師傅請賜求!」華望天說完之後一下子衝到趙師傅面前搶攻,趙師傅除了擋下華望天的進攻後,亦等華望天有破綻的時候採取攻擊。練武場傳來了一陣陣"啪、啪、啪、啪、啪"的竹劍碰撞的聲音,兩人打得難分難解。

   「想不到哥哥還有一點本領,可以和趙師傅打過平手!」華婷婷看得緊張起來,不知不覺用力握著自己面前的竹劍。

    不過嚴芳看到這一場激烈的比試,沒有表現得有任何緊張的樣子。

    嚴芳心裡想著"雖然是打得很激烈...不過兩人速度不及雲大哥、威力不如大哥哥,而且更沒有爹爹般精準打中破綻。"

   「好了...好了!你合格了!可以停下來了!」趙師傅有點喘氣,大叫道。



    這一場激烈的比試,雖然華望天和趙師傅兩人不分上下,但是趙師傅慢慢地被華望天壓過去,漸漸處於下風,為了自己不會威名掃地,失去了宜昌最厲害的聲譽,在被打倒之前就先叫停了。

   「嗄...嗄...芳芳看到了嗎?我...是不是...很厲害?」華望天同樣喘著氣,回頭問嚴芳。

    不過嚴芳是一個溫柔得體,很會顧及別人感受的姑娘。又怎會說剛才的比試,其實自己看得快要睡著了。

   「很厲害!我在我住的地方都未看過有如此厲害的比試!」嚴芳拍手道。

   「哼!婷婷你看到了嗎!芳芳說我厲害。」華望天挺起了胸膛向華婷婷道。

   「之後到這位姑娘了,麻煩你來到我面前。」趙師傅知道了華望天的實力後,認為華婷婷有同樣的實力,所以客氣了起來。

   「看我吧!」華婷婷向華望天道。



    同樣,兩人手持著竹劍,隔著一段距離準備比試。

   「趙師傅,請指教。」

    這一次,練武場並沒有傳出剛才的啪啪聲。並不是還沒有開始,而是華婷婷每一下都確實打在趙師傅身體上。

    嚴芳亦是沒有任何反應,心裡想著道"看來華婷婷和華望天兩兄妹是學習不同的劍法,華望天的剛烈如火,華婷婷的流暢如水...速度是很快,連那個趙師傅也跟不上,不過力道就差一點...相比爹爹他們,華婷婷還是沒有甚麼特別驚人之處。"

   「哎唷...哎唷...姑娘你都合格了,可以停下來了!」趙師傅大叫道。

   「我...我也是不會...輸給哥哥的!芳芳你覺得怎樣?」華婷婷喘著氣道。

   「原來婷婷的劍法那麼快!我看得快要大叫起來!」嚴芳假裝興奮道。

   「最後這一位姑娘,請你過一過來我面前吧。」趙師傅的態度越來越客氣了。

   「我?我不關事,我不會武功的。」嚴芳搖了一下頭笑道。

    這時候趙師傅暗地裡鬆了一口氣「想不到華家的公子和姑娘有如此厲害的本領,雖然在下很想收你們為弟子,但要是在下來當你們的老師,恐怕會浪費了兩位的天份,還請另謀高就吧!」趙師傅說完了,就想立即轉身緊步離開華府。

    不過,這時間嚴芳追了出去,在地上拾起了一件東西,大叫道「趙師傅!你跌了東西在地上。」

   「趙師傅,這是專治跌打損傷的特效藥膏,回去之後記得要用,而且不要碰到水。」嚴芳細聲道,並很快地把一瓶小小的藥瓶塞到趙師傅的手裡。

   「多謝小姑娘,請問要多少錢?」趙師傅細聲道。

   「不需要錢的。」嚴芳笑道。

   「姑娘如此善解人意,敢問姑娘的芳名?」趙師傅道。

   「我叫嚴芳。」嚴芳道。

   「嚴...嚴芳!?你就是"小藥仙"嚴芳!?」趙師傅驚訝道。

   「殊!你快走吧,不然他們會發現我把這藥膏塞到你手裡。記得不要說我在這裡!」嚴芳道。

    嚴芳回到了華府的練武場,發現華望天和華婷婷兩兄妹在爭論誰較厲害。

   「哼!哥哥你剛才一下也打不中趙師傅,而我就每一下都打中了!」華婷婷道。

   「要不是我剛才已經消耗了趙師傅的體力,趙師傅會輸給你嗎!」華望天道。

   「芳芳!剛才我和哥哥誰較厲害!」華婷婷問道。

   「哈哈哈,我都不懂武功,最弱小的應該是我。你們的劍法都很厲害啊!」嚴芳苦笑道。

   「當然吧!我們兩兄妹用的可是"天下第一神劍"燕大俠的劍法!」華望天驕傲道。

    嚴芳聽到了之後,心裡暗地吃了一驚,為甚麼他們會得到大哥哥的劍法,不過臉上亦保持著甚麼也不知道的樣子。

   「胡說!那麼厲害的燕大俠的劍法又怎會這麼輕易得到!」嚴芳燦爛笑道。

   「是真的!是我和哥哥花了幾百兩買的!」華婷婷道。

   「真的?可不可以給我看一下?」嚴芳驚訝道。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啦!」華望天道。

    華望天和華婷婷帶了嚴芳到兩人的私人書房內,華望天由書櫃的一個小暗格內取出了兩本很殘舊的書出來。

   「我練的就是這一本<<擎天劍訣>>,妹妹就是這一本<<流雲劍訣>>。」華望天道。

    嚴芳看過兩本劍訣後,心裡產了一個疑問。

   "這兩本...雖然算是上乘的武功。不過破綻有很多,大哥哥的話應該沒有可能沒注意到這些破綻才對..."

   「我都看不明,感覺是很厲害的武功。」嚴芳抓頭笑道。

   「很厲害吧?剛才連趙師傅都可以打嬴!」華望天道。

   「不過為甚麼燕大俠的武功會這麼容易買到?你們是向甚麼人買的?」嚴芳問道。

   「就是今天在茶寮講故的說書人身上買的啊。」華婷婷答道。

   "那個說書人...看來明天要再去茶寮走一趟了..."嚴芳心裡想。


第二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