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開!讓開!讓開呀!!」在長安,突然有一個穿著盔甲的年輕人騎著俊馬從充滿人群的熱鬧大街內奔馳,不單在人群中引起了騷亂,更把其他的路邊小檔的貨物撞散到地上。

  「前面那個小子給我停下來!!」年輕人奔馳闖過後,這次來了一個身型高大,身體滿身刀疤,看似經歷過無數風雨而生存下來的鬍鬚大叔騎著馬從後追趕著,把原先已經混亂的街道更添混亂。

  「我不就說了不是我做的嗎!」帶頭的年輕人回頭道。

  「哼!我就見到你一個人在我家內!不是你是誰!!」後面的大叔道。

   就在追逐的期間,突然有三個人從前方的橫街行了出來,帶頭的年輕人險些就把那三個人變成馬蹄下的亡靈。雖然帶頭的年輕人,但是那三個人卻有一個人被突如其來的情況嚇得跌在地上。



  「華大哥,你沒有事嗎!」

   原來這三個人就是在等武林大會完結的嚴芳等人。

  「喂!你有帶眼睛出門嗎!」坐在地上的華望天大叫道。

  「我沒空和你說這麼多...!」那個年輕人急著想離開。

  「連道歉也沒有就想離開?」華婷婷擋在年輕人的前方。



  「我現在真的沒有空道歉,他日定當到會道歉到你們滿意!快讓開!!」那個年輕人急道。

  「哈哈哈!!上天也要我捉到你啊!」後面的那一位大叔終於追上了,而且一下子將那年輕人打下馬,跌在地上。

  「發...發生了甚麼事?小偷嗎?」華婷婷被這位大叔的動作嚇到了。

   原來不只有這位大叔在追逐這一個年輕人,還有一個露出了充滿彈性的雙峰,身材誘人的年輕女子在後方,不過她騎馬奔馳的方式不如兩位粗暴,所以沒有製造甚麼混亂。

  「既然你一直說不關你事,那麼你為甚麼要逃跑呢?」後來的年輕女子緩緩道。



  「哼,你們"九連珠"的處事方式大家也是知道吧?就算我乖乖的跟你們回去,恐怕我也不能再見到天空!」那個年輕人爬了起身道。

  「嘩!那個姑娘很漂亮啊!」坐在地上的華望天眼前一亮。

  「笨蛋哥哥,還想坐在地上到甚麼時候。他們要打架了,我們起身快走吧。」華婷婷打了華望天的頭頂一下。

  「等一等,因為你們,我才可以捉到這小鬼,我要好好獎賞你們。」那位大叔叫停了嚴芳等人。

  「不要相信他!他是九連珠內的九仙公...他可是九連珠內最心狠手辣的,他不可能會獎賞你們!」那個年輕人說完了,從自己的馬旁抽出了一枝和他身高相若的長槍,並擺好了架式,準備待會的奮戰。

  「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嚴芳早就見慣了這一個場面,所以就很冷靜地詢問發生了甚麼事情。

  「你面前的這個小子,他用他的長槍殺了我們的大哥啊!」九仙公怒目望著那個年輕人道。

  「就說了不關我事!我只是騎著馬經過你們九連莊,突然被一個輕功非常厲害的黑衣蒙面人搶去了我的長槍。而他潛到了你們莊內,我也會跟著潛入你們莊內!。」那年輕人解釋道。



  「那麼你有證據證明真的是那個黑衣蒙面人搶去了你的長槍並嫁禍給你嗎?」後面的年輕女子道。

  「這個...沒有...但我一定會查出來的!」那年輕人道。

  「你死了之後化左厲鬼再查害你的人吧!!」九仙公越聽越憤怒,終於忍不住取長了自己的蛇矛衝出去。

  「唉,九弟越來越沒有耐性。」後面的年輕女子搖頭道。

   九仙公使用蛇矛的手法十分的熟練,每一下都像一條真正的活蛇。年輕人每次用他的長槍反擊時,九仙公亦可以打蛇隨棍上,除了化解掉對方的攻擊外,還可以借對方的勢攻擊對方,令對方不能使出動作比較大的招式。

   但是那一個年輕人也不弱的,雖然他的槍法平平無奇,無招亦無式,亦沒有九仙公般多變。但是他的槍法每招精簡奪命,就像一使出就要見血,仿佛如戰場的士兵。

   他們就這個大街當中打起來,槍來矛往。要是有誰人沒有比他們兩人高的武功的話,最好不要來勸架,不然只是壽星公上吊罷了。



  「走吧走吧,他們真的打架了,在還未受傷前快走吧!」華婷婷在背後推華望天。

   但是嚴芳他們面前突然多了一個人,想不到那個年輕女子不知甚麼時候跳到了他們面前。

  「哎呀~有嚇倒你們嗎?我是九連珠內的八世女,你們的名字是...」八世女說完,雙手搭在華望天雙膊上,並在華望天臉上吻了一下。

  「我...我...我叫華華華華華望天。」華望天第一次和女性有這樣的接觸,所以整個人都亂掉了。

  「小望天...你就不留下來看看我家九弟的厲害嗎?」八世女道。

   華婷婷也是第一次面對這一個情況,她現在也不知道要如何打發掉這個女人。

  「我們真的要走了,請八姑娘讓一讓路。」嚴芳推開了八世女搭在華望天雙膊上的雙手,冷眼望著八世女道。

   突然八世女臉上妖艷的臉容消失了。



  「你...你的眼睛很像一個人...你...是不是和那邊的小子一樣,姓嚴...?」八世女面帶驚惶道。

  「你...你是誰...!?」突然九仙公大叫。

   眾人回頭一看,見到九仙公和年輕人中間多了一個男人,並且左手捉住九仙公的蛇矛,右手夾住年輕人的長槍。兩個人同時被嚇到了,想用盡全身的氣力取回自己的武器。但是他們越用力,那個男人就捉得越緊。

  「今天就到此為此,要是想再打的話,不如等幾天之後的武林大會開始了,兩位上台再打吧?」那個男人笑道。

  「哼...你這小子...今天我就看在這位俠士份上,我今天就放你一馬!你不要再讓我見到你,不然下次你會死很慘的!!」九仙公的江湖經驗豐富,直覺告訴了他面前突然出現的男人不能招惹,所以就立即找了個藉口離開。

   那個男人鬆了捉住蛇矛的左手,九仙公立即連忙騎上了自己的馬匹離開了。而八世女看見了自己的九弟有如此反應,亦同樣騎上了自己的馬匹離開了。

  「你的槍法不錯,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嚴流槍訣>>,為了打仗而創的武學吧?」那個男子亦放開了夾住長槍的右手道。



  「閣下果然眼利,在下嚴恩。剛才快要不敵九仙公,幸好得閣下相求。」那個年輕人道。

  「嗯,九連珠的人並不好惹,下次你自己小心點吧。」那男子道。

  「那麼在下要事在身,先走了!」嚴恩謝過了後,騎上了自己的俊馬離開了。

   那個男子行到了嚴芳等人面前。

  「芳芳,很久沒見了?你為甚麼會在這裡?」那個男子笑道

  「嘻嘻,一切說起來話長了,我們先到附近坐下再說吧。」嚴芳亦笑道。


第九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