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大家都知道為甚麼各門各派的掌門都會每年一次舉辦武林大會。多年前,各門派只顧其利,而不重視溝通。結果,大家都以為鐵山河有意帶領各門派,誰料有不少無辜被鐵山河和他的徒弟楊寶所迫害。幸得"天下第一神劍"燕大俠出手相助才可以化解這一場武林酷劫...」在長安城的人群都聚集在武林大會的擂台前,聽著一個身型略為高大的男子說話。

  「我有一個朋友,他也險些死在楊寶的手裡,芳芳你有朋友被楊寶所害嗎?」華望天問道。

  「我現在要去找的朋友亦是險些死在楊寶的手裡,不過就是燕大俠親自出手救了她的。」嚴芳答道。

  「燕大俠果真是我的偶像...咦?說起來由剛才開始就很像不見了婷婷?」華望天四圍觀看找尋華婷婷。

   嚴芳三人原到了霧山,華望天和華婷婷想拜入七劍門學藝。但是得知到現今七劍門的掌門武恆身處長安出席每年一次的武林大會,而嚴芳亦抱著喜歡熱鬧的上官巧會到長安武林大會的希望,三人從霧山趕到來長安。



  「因為我們連日不停趕路,剛才一到步之後,婷婷就一個人去投宿客棧睡覺了。不過想不到我們比預期快了到達長安,快到連大會還未開始。」嚴芳道。

  「這個妹妹真的...不提她了,嚴芳你知道現場的人那一個是七劍門的掌門?」華望天問道。

  「其實由剛才開始在說話的就是七劍門的武掌門了。」嚴芳笑道。

  「吓!?原來就是他!」華望天驚訝道。

  「武林大會舉辦的目的其實就是想各門派和其他無門無派的俠士來一場少少的交流,加深對對方的理解,而不是要比個高低。另外相信各位近日都知道,江湖上有傳燕大俠已死。雖然未知道是真還是假,但是江湖上亦開始有點亂像發生,但是維持江湖上的和平並不是燕大俠一個人的責任,而是我們每一個掌門都必須做的事情!」武恆繼續大聲道。



  「當然我們不會要大家白費氣力,這一次長安的慈善錢莊的尹海潮特意為大會捐出一百兩,而作為鼓勵...」

  「一百兩!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在宜昌就可以買到幾間屋。雖然我爹爹是一個商人,但都不可能這麼隨便就將一百兩送人...長安的人果然不能和宜昌相比...可惜現在我出場的話,也只是充當活靶子,只好等武功再好一點再來吧。」華望天驚訝道。

   不過嚴芳就沒有理會華望天的說話,反而是四周張望,希望可以找到上官巧的身影。

   但可惜的是上官巧似乎沒有來到長安出席武林大會。

   突然有一個人輕輕拍了一下嚴芳的臀部。嚴芳"呀!"了一聲,轉身向拍她臀部的人給個一巴掌。不過嚴芳看見拍她臀部的人是一個小姑娘之後,立即硬生生停了下來。



  「不是叫了你不要這樣捉弄人嗎?要是換了其他人的話,剛才的那一巴就真的打在你臉上!」嚴芳皺著眉道。

  「嘻嘻嘻!我就是知道嚴芳姐姐不會打我的!」

  「芳芳,這個小姑娘是誰?你們認識的?」華望天剛才被嚴芳"呀!"的一聲嚇到了。

  「她呀?她是唐門的人,她的名字叫唐小玉。」嚴芳為華望天介紹前面的這一位姑娘。

  「哦!原來這位是唐門的弟子,失敬失敬。」華望天道。

  「哈哈,弟子!哈哈哈,其實她是唐門裡面"機關"的堂主來的。」嚴芳大笑道。

  「堂...堂主!?但她只是一個大概只有十一,二歲的小姑娘來!」華望天驚訝道。

  「真失禮啊!我只有十歲啊!嚴芳姐姐,你的朋友真的很大驚小怪!」唐小玉嘟嘴道。



  「那...那麼唐門其他三個堂主莫非都是...」華望天未說完,就被唐小玉打斷了。

  「就是我的三個親姐,而且我們都是今年才十歲。要是你被我的二姐知道你猜大了年齡,恐怕你全身上下都會插滿了她的暗器!」唐小玉恐嚇道。

  「不要少看她們四姊妹,她們都是現今唐門的掌門親自培訓出來的。另外我這一把袖刃亦是小玉親自設計的。」嚴芳笑道。

  "天啊...前陣子從山寨救了我的紅衣女孩又是一個小女童...想不到唐門的四位堂主的年紀又只有十歲...現在的小孩真的臥虎藏龍,我真的要加把勁了..."華望天心裡想道。

  「對了,嚴芳姐姐。差不多要替你的袖刃維修了吧,不然斷掉了就會卡在裡面,伸不出來。」唐小玉向嚴芳道。

  「說起來,最近感覺伸縮有點卡,麻煩你也幫我看一下。」嚴芳除下了她的袖刃。

  「我們投宿了一間客棧,不如唐堂主去那裡坐下慢慢修理吧?」華望天恭敬道。



  「不要了,不然二姐會找不到我,我們去前面麵店就好了。反正我和二姐約好了在那裡附近等候。」

  「玄玉也來了?」嚴芳問道。

  「對啊,其實大姐和三姐也來了,不過她們剛才就已經坐馬車離開了。」唐小玉道。

   不到吃一碗麵的時間,嚴芳的袖刃已經維修好了。

  「小玉你的技術越來越好,完全不覺得是把整個袖刃拆散再組件。」嚴芳笑道。

  「要是零件足夠的話,還可以再強化一下!」唐小玉道。

  「等等那天有空的話,在下定當到唐門拜訪掌門和四位堂主!走吧,芳芳,我們還有要事要忙。」華望天說完就拉著嚴芳離開了。

  「嚴芳姐姐!!娘親叫你有空就回去唐門一聚啊!!」剩下的唐小玉大叫道。



   華望天拉著嚴芳跑回剛才武恆在演說的地方,不過剛才密密的人群都已經散光了。

  「華大哥!我們有甚麼要事要放下小玉不理,特地跑回這個地方?」嚴芳不解道。

  「我要拜武掌門為師啊,你說你是他的恩人,我想拜託你替我和妹妹說一翻好話。」這一次到華望天四周張望找尋著武恆的身影。

  「原來如此,不過就算你現在知道武掌門在甚麼地方,但非七劍門徒弟的人也不能接近。」嚴芳緩緩道。

  「啊...真的嗎?」華望天一臉錯愕。

  「我們回客棧吧,等武林大會完了之後,我們再找武掌門吧。」嚴芳笑道。





第八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