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噹噹噹"

   正當江天豪用燕義的佩劍刺向尹天的後頸時,尹天以為這一次萬念俱灰的時候。江天豪突然"啊!"了一聲,之後燕義的佩劍跌在地上發出"噹噹噹"的聲音,尹天被這一連串的聲音嚇到了,抬頭一望。只見江天豪原本持劍的右手,在脈搏的位置被一把小小的,手工精巧繡著花的銀鏢刺穿了手腕。

   江天豪痛得跪在地上,按著傷口大叫了起來。而尹天則對於這個生死關頭後,急劇變化的情況一時反應不過來。

  「究竟是發生了甚麼事!」古中正大驚道。

  「哼,你終於說出真正的說話來。」突然有一把女聲冷冷道。



   這一把聲是從古中正背後傳來的,古中正聽到之後立即轉頭一看。只見尹寶兒站在後面,手中有五六把剛才射穿了江天豪手腕的繡花銀鏢。

  「尹...尹大小姐,你...你是甚麼時候睡醒了?」古中正裝作鎮定,但是看到尹寶兒冷冷的眼睛,和手中的繡花銀鏢,嚇得有點口吃。

  「我早就猜你會下迷藥,剛才的那一個呵欠難道你以為是因為藥效嗎?其實我只是裝出來,好等我可以把解酒丸預先放在口中。雖然解酒丸不是這樣用來當解藥,但想不到真的如此有效。」尹寶兒道。

  「尹天,你要跪在地上跪到甚麼時候?我不記得我們尹家有要向外人跪下的規則。」尹寶兒望著尹天冷冷道。

  「對...對不起!!」尹天身體內的真氣雖然還未完全回復流暢,但是已經可以勉強站起身來,只是腿部還是有點在抖動。



  「古中正,你不是很想和我,以及我妹妹"玩遊戲"嗎?怎樣現在那麼害怕。」尹寶兒一邊冷冷道,一邊慢慢地接近古中正。尹寶兒每行前一步,古中正就退後一步。

   直至古中正被迫到貼牆,而尹寶兒則站在古中正的前面很近的距離。

  「嘻嘻嘻,尹大小姐一定是聽錯了,小的怎敢...」說到"怎敢"這兩隻字,古中正突然從他的長靴處抽出了一把只長一尺的鐵鞭往尹寶兒的腰間打過去。

  「大小姐!小心!」尹天看到這個情況大叫了出來,可是自己不能活動自如,趕不及去替尹寶兒捱過古中正的攻擊。

  "啪!!"一下的巨響,古中正的鐵鞭畢直的插在地上。



   尹天望清楚,看見了古中正的手背突然多了一大片刀傷。再望一下尹寶兒,看見了尹寶兒用手中的繡花銀鏢抵住了古中正的下巴。

  「難道你真的以為尹家的人和你一樣,平日都這樣空閒過日子嗎?」尹寶兒道。

   原來剛才古中正用他的鐵鞭突襲尹寶兒的腰部,在快要得手的時候,尹寶兒以一個純熟而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先用繡花銀鏢劃破了古中正手持著鐵鞭的手手背,使古中正握不緊鐵鞭。在解除了古中正的攻勢後,順勢由下而上將繡花銀鏢劃去古中正的下巴。

  「唉,只怪在下平日疏於習武。」古中正嘆了一口氣道。

  「這一次是尹家嬴了,不想死的話就將我們尹家的貨物全部交還出來。」尹寶兒冷冷道。

  「不,這一場棋還未下完。」此時,古中正突然一把上前抱著尹寶兒。

  「哈哈哈,我武功可能不夠你,不過你忘了你自己是女兒身嗎?」古中正大笑道,並試圖強吻尹寶兒。

  「放...放開我!」尹寶兒的武功雖然比古中正厲害,但古中正說得沒有錯,一個女子被一個陌生男子抱住。就算武功如何高強,也會顯得不知所措。



  「給我放開大小姐!」尹天體內的真氣基本已經回復暢順,撿起了跌在他前面,自己的長刀衝向古中正。

  「這次終於到你出場了!」古中正突然大叫道。

   突然天花撞破了一個洞,洞內跳了一個男子出來,那個男子不太高,但十分強壯。和尹天相比,尹天就變得像飢荒災民一樣瘦,但是尹天的體格已經比一般人強壯,要大的夠大,要堅硬的堅硬。

  「古老弟,我還以為你打算叫我在屋企看著你被殺!」那個男子大叫道。

  「七子公大哥可是我最後的武器,豈能輕易暴露於他人眼前。」古中正仍然緊抱著尹寶兒笑道。

  「我乃為九連珠的七子公,小兄弟有聽過大爺的名字嗎?」那個男子望著尹天道。

  「九連珠,只能夠用"極惡"來形容...」尹天喃喃道。



  「哈哈哈,用"極惡"來形容實在太誇獎了!那個古老弟的來頭更響,他可是以前那個鐵山河的家僕來!」七子公大笑道。

   想不到!想不到原來古中正竟然就是以前跟在鐵山河左右的那一個鐵家家僕!在當日鐵山河死於楊寶之手時,完全沒有人留意到平常跟著鐵山河的家僕不見了!

  「鐵...鐵山河?難怪你會如此痛恨燕大俠,散佈燕大俠已死的傳言把行蹤飄忽的燕大俠引誘出來!」尹天咬牙道。

   在尹天未留意的時候,突然七子公一拳打了過來。幸好尹天及時反應了過來,那一拳剛好擦過了尹天的胸膛。雖然沒有打中,但是拳頭在尹天身上擦過的位置,不單單衣服破爛了,更是擦出了一大條瘀痕。要是剛才反應不及被打中了的話,恐怕尹天的故事就要完結了。

   尹天看見自己就算剛好擦過了也能造成那麼大的瘀痕,就知道這一個對手並不是能夠輕易對付,在思索應付的方法的時候,突然古中正大叫了起來。

  「七子公大哥!那小子不懂得調息真氣,吐納呼吸等方法。只要稍為刺激他一下,他就會真氣亂流了!」

  「哦,不錯的情報,真有你的!」七子公大笑道。

   糟糕了,自己的弱點被這一個強敵發現了。就算使用<<瀑布斷流刀>>內一擊必殺的招式,相信七子公還是會想盡辦法打擾自己體內的真氣流動。這時候尹天有點痛恨自己在這個時候發揮不了用處,痛恨自己為甚麼不去學其他內功。



   在尹天在痛恨自己的時候,一個分神,自己的刀被七子公打飛了,插在遠處的牆上,而尹天自己也被嚇得坐在地上。

  「你不單武功不濟,而且連對付比自己強的敵人的經驗也沒有。做好了覺悟了嗎?痛,只有一瞬間。下一輩就不要再踏入江湖了。」七子公已經做好了準備,可以給尹天作致命的一擊了。

   尹天再一次到了鬼門關的前面,之前只是因為真氣亂流而動不了。現在他不單武功輸人,連氣勢也輸人了,他現在就懼怕了面前的七子公,整個人坐在地上動彈不得。

   七子公揮出了拳頭了。這一拳打在尹天身上隨便一個位置,尹天都要去找閰王排隊投胎。

   在七子公的拳頭快要打在尹天身上時,七子公的拳頭停下了。

   七子公停下了拳頭,不是因為七子公收手了。而是在尹天前面突然從天而降了一個男人,那個人亦是沒有七子公那麼強壯,也只是比尹天高一點點,強壯一點點。

   但是他竟然可以用一隻手輕鬆的正面接下了七子公那一個就算擦過了也會造成重傷的拳頭而不為所動...



   這個人是...


第二十二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