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寶兒中了古中正的詭計,喝了下了迷藥的茶,暈倒趴在桌子上。古中正對尹寶兒有非份之想,一步一步地接近暈倒的尹寶兒。尹天擋在古中正前阻礙古中正接近尹寶兒,並且拔出了自己的長刀向古中正展開了怒濤般攻勢。

   尹天左腳踏前,藉著腰部的扭動,產生瞬間的怪力,再加上在虎牙學到的內功呼吸法,把真氣都聚到手上,右手由上至下往古中正的頭上劈下去。這一刀來勢兇猛不能硬擋,要是古中正意圖使用兵器擋下的話,不只兵器會被硬生生劈斷,古中正的下場更是會和那把兵器一樣,被劈成兩半。

   江湖經驗豐富的古中正絕對會想到這一點,所以在尹天的刀砍到他的頭上時,右腳一個小輕步,尹天的內力和他的刀全揮空了,而且還只是僅僅地擦過古中正。要是古中正慢了少許的話,就算不被劈成兩半,身體也會被削去了幾分。

   揮空了的刀畢直砍在地上,地板不但被砍破了,古中正的屋兩邊更是有少許往尹天方向傾斜了。

  「嗯...要是被剛才那一刀砍中的話,我看我會活生生分開兩邊了。」古中正四周張望著傾斜了的屋子。



  「哼,剛才只差少許,下次就再不會失手了!」尹天咬牙切齒道。

  「我看你一定有點誤會我了。」古中正道。

  「誤會?」尹天不解道。

  「就是剛才不是你失了手,差少許砍到我,而是我避開了。」古中正笑道。

  「胡說!要是你真的避得開的話,就試一下避我以下的連技吧!」尹天說完就衝到古中正面前,以頻密輕快的刀法進攻,而不是用剛才一擊必殺的猛烈剛陽招式。



   古中正剛才真的沒有唬人,尹天的刀沒有一下砍到古中正,而且每一下就像僅僅的避過了。但其實只是古中正將閃避的距離縮至最短,以方便自己的反擊。不過古中正就一直在閃避而沒有還擊。

  「怎樣了?為甚麼不用剛才的那一招?還是說<<瀑布斷流刀>>就只有剛才的那一招?」古中正一邊說,一邊輕鬆的避過了尹天的攻擊。

  「為甚麼你...?」尹天對於古中正認出了自己的武功,甚至知道武功的名字感到吃驚。

  「因為將<<瀑布斷流刀>>的傳人毒啞以及毀容的人,就是我。」古中正不改臉上的笑容,一字一字道。

  「你...你...」尹天知道了陷害虎牙的人就在眼前,情緒越來越激動,刀法越來越快,古中正的衣服亦被劃破了數處,正當古中正閃避不及,快要吃下一刀的時候,突然尹天跪了下來,而且手鬆掉,手中的刀跌在地上。



  「為...為甚麼動不了。」尹天努力的想嘗試站起來,但就是發不出半點力量。

  「你刀法是很快,我也險些被砍到了。可惜的是你江湖經驗太淺了,光是幾句說話就可以亂了你的情緒,你越想砍到我,就越是加快自己的真氣流動,完全沒有考慮到自己的真氣來不及回氣。」古中正行到尹天面前。

  「不過我不會殺你,我將你交給我一位老朋友來殺你,他已經在屋外等了很久。」古中正拍了一下手,有一個人從屋外進門了。

   那一個人竟然就是不久前和華婷婷失散了的江天豪。

  「你是...」尹天對於江天豪有種久別重逢的感覺。

  「華望天,兩年不見,難道你忘記了我嗎?」江天豪望著尹天道。

  「華...望天?難道這就是我本來的名字?」尹天沒有回答,心裡想著。

  「我真的想不明白,我們的目標明明就只是燕義,為甚麼你那麼主張要殺掉他?」古中正問道。



  「就是看他不爽啊。」江天豪簡單回答道。

  「還真是簡單的理由啊。」古中正攤手道。

  「你...你們...燕大俠沒有得罪你們!你們想將燕大俠怎樣了!!」尹天怒吼道。

  「要是說...我們都是仁皇殿的人,以及旁邊的江公子是楊寶的兒子?」古中正想了一下道。

  「甚麼!?你真的是楊寶的兒子!?」尹天吃驚道。

  「當然沒有可能啦,楊寶都沒有兒子。不過他爹爹就是仁皇殿的弟子,而且更被燕義所殺。」古中正大笑道。

  「哼!少亂說話!」江天豪道。



   江天豪行到了尹天的面前,並且拔出了尹天一直背在背後的長劍,一直凝望著。

  「怎樣了?這把劍是甚麼神兵利器嗎?」古中正見江天望得入神,問道。

  「當然啦,這一把就是當年燕義的佩劍。這把劍一直插在霧山,七劍門沒有人知道這一把劍的來歷,我已經覺得有點奇怪了,武恆那老頭又一直不說。只好我自己去查。想不到一查之下,就發現這一把原來是燕義的佩劍。」江天豪道。

  「不過兩年前就被這傢伙拔出了,而且更一起跌落到懸崖!」江天豪用燕義的佩劍指著尹天。

  「你們想殺死燕大俠?在你們找到燕大俠的秘訣前,燕大俠一定會發現你們的身份並鏟除掉!」尹天大聲道。

  「哦,抱歉。那個甚麼"燕大俠死前將他的佩劍和秘訣藏在不同地方,兩者兼得就能得到絕世武功"之類的說話是我編出來。目的就是要引燕義出來,可惜的就是燕義似乎無視了這個傳聞。」古中正抱拳道。

  「那麼,你可以安心死吧?你的妹妹就交給我吧。」江天豪說完了,就用燕義的佩劍往尹天的後頸上刺去...




第二十一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