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古中正!咳咳!你不要跑!」

   一顆黑色丸子的爆開,使古中正的屋子在一瞬間充滿了濃濃的黑色煙霧。尹寶兒等人想把古中正生擒起來,但是黑色煙霧就像一隻手掩住大家的眼睛,不要說古中正的蹤影了,尹天站在尹寶兒旁邊亦看不見,而且黑煙又衝到尹寶兒的喉嚨,尹寶兒曲了身不停在咳嗽。

  「呼!」

   突然屋子內刮起了一陣烈風,將尹寶天整個人吹跌在地上,屋內的黑煙一下子吸散掉。只見神秘人站在門口,姿勢就像向前打出了一掌,尹寶兒才明白剛才把她吹跌在地上,並且把黑煙吹散的烈風,正正是這個神秘人的掌風。

  「想不到古中正那傢伙還留有這一手!」尹天道。



  「不對,剛才那顆丸子是由屋外射入的。」小玉搖頭道。

  「但是我明明已經把村內的人全部都打倒了,而且是確定了才過來,沒有理由會漏掉一個...」小玉思考著,喃喃道。

  「剛才那一顆丸子射進來的精準度和力道並不是村內的那些人。」神秘人倚靠著門口的門框開口道。

  「這麼說是有一個高手趕來了把古中正救走?」尹寶兒問道。

  「嗯...高手的話應該說不上,但是那個人的身法不得不讚賞。」神秘人摸著下巴道。



  「燕大俠!在下一直久仰燕大俠的名字,想不到今天真的可以親眼見識燕大俠的本領,在下真的十分感動!」尹天突然衝到了神秘人的面前,跪在地上抱拳道。

  「尹天,你說甚麼!?你說他是燕大俠!?」尹寶天聽到尹天叫那個神秘人做"燕大俠",似乎認為自己聽錯了。

  「對啊!這位大俠就是"天下第一神劍"燕義,燕大俠!」尹天興奮道。

  「你...你就是尹天?」燕義半蹲在尹天面前問道。

  「正...正是!」尹天興奮道。



   突然燕義伸出了左手按在尹天的頭頂,尹天覺得就像被一千一萬隻螞蟻在咬著他的頭頂,意圖咬穿他的頭頂鑽到他的腦袋內。尹天想彈起身,但是燕義按著他的頭頂,他怎樣用力也跳不了起身。

  「望著我的眼睛,左眼望右眼,右眼望左眼。」突然燕義開口細聲道。

   尹天不自覺地跟著燕義的說話,雙眼望著燕義的雙眼,突然尹天覺得有點睡意。

  「小玉,燕大俠在做甚麼?」尹寶兒細聲問道。

  「不知道啊,爹爹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動作。」小玉道。

  「爹爹!?小玉你是...」未等尹寶兒說完,突然尹天大叫了一聲,整個人向後跌,坐在地上。

  「剛...剛才發生了甚麼事!?」尹天迷茫問道。

  「你現在試一下回想你兩年前的事情,看看能否記起你失去的記憶。」燕義站起身道。



  「嗯...嗯...」尹天坐在地上,低頭沉思著。

   等了一陣子,燕義突然開口道。

  「小兄弟,你本來的名字是甚麼?」

  「華望天。」

  「來自何處?」

  「宜昌。」

  「師承?」



  「霧山七劍門武恆掌門。」

  「因何事失憶?」

  「被黑衣人打下山。」

  「黑衣人是誰?」

  「江天豪。」

  「呼!很好,你終於記起了以前的事了。」燕義大笑道。

  「這是甚麼一回事?」尹寶兒並不明白發生了甚麼事情。

  「我只是推動一下小兄弟體內的血氣。」燕義笑道。



  「血氣?」尹寶兒疑惑道。

  「人有三氣,真氣、血氣、元氣。小兄弟失憶的是因為身體受過重創,雖然保住了全身的經脈,但是血氣並不是靠藥物就可以,只要休養數年的話,小兄弟的血氣通了,記憶就會慢慢地恢復過來。而我只是將幾年的時間縮短而已。」燕義道。

  「感覺有點複雜...」尹寶兒喃喃道。

  「爹爹,那為甚麼剛才尹天...華望天哥哥望著你的眼睛,他整個人就會靜下來?」小玉問道。

  「這個是嚴瓊玉叔叔教你爹爹的,不過這一招叫甚麼名字,嚴瓊玉叔叔就沒有告訴爹爹了。」燕義摸著小玉的頭道。

   華望天仍然坐在地上沒有說話,似乎在想著甚麼東西。

  「對了,小玉叫燕大俠做"爹爹"...」尹寶兒問道。



  「嗯!其實我的名字叫"燕玉"!」小玉回答道。

  「想不到你是燕大俠的女兒,難怪你年紀少少武功就那麼高。若不是你一早就給了我一顆解酒丸,恐怕我就真的中了古中正的蒙汗藥。」尹寶兒笑道。

  「嘻嘻,寶兒姐姐也很聰明,裝著打呵欠,藉此把解酒丸放入口中。」燕玉道。

  「咦?小玉是燕大俠的女兒,但是燕大俠不是沒有配偶的嗎?」尹寶兒問道。

  「其實小玉是一個孤兒,很多年前我在追捕仁皇殿的餘孽。經過了一條被洗劫了的村莊,村民全死了,唯獨有一個婦人的屍體緊抱著一個嬰兒,而那個嬰兒就是小玉了」燕義緩緩道。

  「抱歉...」尹寶兒覺得自己問到了不應該問的事情,立即向燕玉道歉。

  「沒關事啊,不用在意!」燕玉搖了一下頭微笑道。

  「那麼我們有要事在身,必須要趕路了。經過了一場激戰,留下你們兩人沒有問題嗎?」燕義問道。

  「多謝燕大俠擔心,剩下的我們兩人就可以了。」尹寶兒微微躬了一下身道。

  「再回了!」燕義說完了,一瞬間消失在眾人的眼睛。

   其實不是燕義消失了,只是燕義的身法之快,並不是尹寶兒可以追得上。

  「我們會再見嗎?」尹寶兒問道。

  「有緣的話一定會!」燕玉答道。

  「那麼下次一定要來長安,尹家一定會好好招待你們的。」尹寶兒笑道。

  「嗯!一言為定!」燕玉說完了,和燕義一樣消失了。

   原本的一場混戰,現在人去樓空,留下了"尹天"和尹寶兒兩人。尹寶兒慢慢看到"尹天"的旁邊。

  「尹...天...?」尹寶兒道。

  "尹天"仍然在沉思著,沒有回答。

  「不,現在我要改口叫你華望天了,而且你也再不是尹家的人,也即是我們要分開...」尹寶兒的語氣明顯充滿著失望,就像知道快要失去一樣很重要的東西。

  「尹大小姐。」華望天打破了沈默開口道。

  「還叫我大小姐?你已經不是尹家的人了。」尹寶兒緩緩道。

  「不,我要回去尹家,用回尹天的名字。」華望天一字一字道。

  「吓?」尹寶兒吃了一驚。

  「是江天豪,他一直與古中正為伍,而且我回到霧山的話,一定會重覆兩年前的事情。」華望天道。

  「有道理。」尹寶兒道。

  「幸好江天豪不知道我已經回復了記憶,要是我躲在尹府的話,他應該不太敢亂來。而霧山上,有武掌門在,應該不會對婷婷不利。所以我暫時想躲在尹府內,不知尹大小姐可否...?」對於華望天這一個請求,尹寶兒聽了之後想了一下。

  「尹天,我們要回去了。」尹寶兒說完了,獨自轉個身離開。



[燕義之死編]第二十四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