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甚麼?燕大哥死了?」

   在一個茫茫的大海上,有一艘紅色的木艇。那一艘木艇外觀並不華麗,就只是油上了普通的紅色顏料。但在一片蔚藍的天空與大海下,這一艘紅色的木艇顯得份外顯眼。這一艘木艇設備俱全,就像一間在海上飄洋的屋子,明顯是生活在大海上的人特別製造。

   而這一艘船的甲板上,正坐著三個人。一個斷了右臂的男人,一個動作輕巧的女人,和一個外表美麗而不俗,有如仙女的少女。而這三個人的身份就是當年被楊寶斷臂的雲彩霞,決意四海為家的上官巧,和一直追尋燕義的嚴芳,他們三人在甲板上似乎是在討論著甚麼大事。

  「其實我也不太相信...雲大哥和上官姐姐多年來雲遊八方,所以特意前來希望可以得到大哥哥的消息。」嚴芳緩緩道。

  「芳芳你找了燕大哥那麼多年也找不到他的蹤影嗎?」上官巧問道。



  「嗯...」嚴芳點頭了一下頭「而且我在找尋你們的時候,也是沒有打聽到大哥哥其他不同的消息,全部都是說已經傷重身亡。」

  「我前陣子上岸補給船上的物資的時候,聽說燕義出現在宜昌大街。」雲彩霞道。

  「吓!?」嚴芳聽到了燕義不但沒有傷重身亡,反而出現在宜昌大街上,感到驚訝。

  「那個一直都死不了的傢伙會被別人殺死了?真是笑話。」雲彩霞笑道。

  「既然你是知道,為甚麼你不一開始就說出來?」上官巧雙眼望著雲彩霞道。



  「不喜歡。」雲彩霞笑著,轉個頭避過了上官巧的目光。

  「這麼多年沒見,上官姐姐沒有太大的改變,倒是雲大哥變得沒有以前冷漠難以接近。」嚴芳望著兩人心裡想著。

   三人在船上又過了幾天,上官巧必須要泊到海邊的城鎮補給一下船上的物資,而今次補給物資的地方就在大巴山的附近。

   說到大巴山,不得不提大巴山上的唐門。

   唐門,雖然這個門派不是成立了很久,但是卻能在短短數年之間,令江湖上無人不識。唐門有如此的知名度,並不是唐門有甚麼秘傳的絕世神功,亦不是有神兵利器,甚至有些唐門的人武功弱得可憐。最好的例子就是現今唐門的掌門唐天音。



   既然唐門如此不濟,但又為甚麼唐門會令人退避三舍,而唐門是靠甚麼揚名天下?

   武功不濟的唐門掌門身懷四個秘技。「毒功」,精通各種草藥的性質,能夠將不同的草藥作出意想不到的配合,製成強烈的毒藥;「暗器」,那怕是武功絕頂的高手,也不容易避過有如雨點落下的暗器;「機關」,擅於開發各種陷阱,甚至可以製造媲美少林十八銅人陣的"唐門機關陣"埋伏在唐門附近;「彎刀」,唐門簡單而神秘,能從不同角度攻擊要害的刀法,但是沒有人知道為甚麼武功不濟的唐門掌門會創出如此的刀法。

   而唐門掌門有四胞胎的養女,唐彩玉、唐玄玉、唐文玉、唐小玉。不要小看她們還是小孩,她們從唐門掌門身上,各自得到一個真傳,現在四人各自是堂主了。唐彩玉精於「彎刀」、唐玄玉精於「暗器」、唐文玉精於「毒功」、唐小玉精於「機關」。

   總括而言,唐門就是一個可以讓小孩將武林高手輕易打死的門派。不過唐門收徒弟十分嚴格就是了...

  「想不到你對唐門的認識還真多啊。」上官巧笑道。

  「我們在大巴山附近行商的,當然必須要知道大巴山附近的八卦!」商人笑道。

  「你們知道嘛,聽說唐門的毒功是"神農藥王"嚴瓊玉所傳授的,而彎刀亦是"天下第一神劍"燕大俠所教的。」商人繼續道。

  「其實唐門的毒功和暗器是我和天音姐姐一起研發的,而彎刀則是爹爹年輕時所用的武功。大哥哥一點也沒有幫手。」嚴芳心裡想著,"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物資已經補給完了,正當要開船的時候,雲彩霞突然開口道。

  「巧兒,你不順便去拜訪一下唐門嗎?」

  「說起來,我也幾年沒去找她們了...芳芳要跟我一起上唐門嗎?」上官巧想了一下道。

  「我也有點掛念天音姐姐和四個小伙子了,我跟你上去吧。」嚴芳笑道。

  「那麼我們兩個月後在這裡回合吧。」雲彩霞道。

  「雲大哥不跟我們一起嗎?」嚴芳問道。

  「總不能把船丟在這裡。」雲彩霞道。



  「喂!你啊!不要再把船撞壞,上次要不是你執意"乘風破浪",我就不用拜託師兄收留我們了!有空的話,你去抓幾個官府在通緝的人領賞錢,不然光是因為你的修理費,就幾乎花光我們的銀兩!」上官巧撐腰道。

  「哼!」雲彩霞似乎沒有聽到上官巧的說話,一個人回到船上,把上官巧的船開走了。


序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