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爹是燕義?」在眾人聽到林小六的身份後,無一不感到震驚,唯獨雲彩霞冷靜道。

   「對。」林小六堅定道。

   「你現在的命在我們掌握之中,還敢胡說八道!?」上官巧大聲道。

   「我是說真的!再說,你們不是也認出我的武功和燕義的武功是一樣嗎?」林小六回答道。

   「把你知道的說出來,不然這一把劍會把你的喉嚨刺穿。」雲彩霞一把劍抵著林小六的頸部,冷冷道。



   「好!好!我說,請你先移開你的劍。」林小六連忙道。

   「哼!」雲彩霞收回了他的劍。

   「燕義是我義父,而不是我的親父。我的親父母早已經病死了。在某一天,燕義收養了還是小孩的我。」林小六慢慢道。

   「所以燕大哥除了收養了你之外,還傳授你他的武功。」唐天音點頭道。

   「不是,燕義並沒有教我任何武功。我一直跟隨他多年,多次苦苦哀求教導我武功,但是他還是拒絕掉。他卻寧願將所有畢生的心得全教給他後來撿回來的女嬰...!」林小六說著說著,說得情緒激動了起來。握緊拳頭、咬牙切齒。



   「於是我就偷偷跟著他們修練,從一旁偷學燕義的武功。燕義萬萬都想不到我是一個天生學武的材料,我無師自通,縱使沒有得到燕義的教授,我亦盡得真傳。反而他痛疼的女嬰的武功一直都學不好...哼!」說到這裡,林小六冷笑了一下。

   「不過我並沒有向燕義展示我的才能,反而我裝作甚麼也不懂,跟在他的身邊,一直偷學他的武功、研究和燕義交手的人的套路。直到最近幾年,我的武功終於超越燕義了,連真氣亦更是比燕義更加深厚、更加鋒芒...因此我終於不再需要跟著這個比我弱的人,要是燕義願意的話,我倒是可以教燕義如何更上一層樓。」林小六自喜道。

   「唉...你這樣根本沒有贏過燕義。」慕容秋雨嘆氣道。

   「難道燕義能當上"天下第一神劍"不是因為武功高嗎?我夠膽說,燕義和他痛疼的女兒一起聯手,也未必能夠和我對上幾十回合。」林小六越說越興奮。

   「但你還不是被我們生擒了?」唐天音插嘴道。



   「哼!要不是你們對我下毒,憑你們就想抓住我?」林小六道。

   「你知道燕義真正令人拜服的不是他的武功,而是他的德行嗎?」嚴芳向林小六道。

   「我知,燕義他雖然一直在流浪,但是他只要見到其他人遇上了困難,都會竭盡所能去幫忙。但是要是武功不濟的話,根本沒有人會需要你幫忙。」林小六反駁道。

   「唉...」嚴芳似乎有甚麼說話想說,但現在也無心無力繼續和林小六對話。

   「雖然在你說得興奮的時候打斷你,我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我還是要告訴你,剛才給你吃的那顆毒藥已經把你七成的武功毀了。」唐文玉突然開口道。

   「哼!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說話嗎?」林小六的語氣有點不屑。

   「不相信的話,你可以試一下,看看是不是覺得運氣的時候感覺真氣不暢順。而且還有脈搏加速、出汗,還有呼吸困難和手腳發麻。」唐文玉同樣不屑道。

    林小六聽完唐文玉的說話後,他已經暗中運氣,確認唐文玉的說話。不到一會,眾人看到林小六的臉色在發青了。看來唐文玉說的話並不是在嚇人。



    但是唐文玉的說話究竟是否謊言?

   「究竟唐文玉那一顆是不是毒藥來的?」上官巧再次問唐天音。

   「那一顆真的只是一顆普通的麻藥,而脈搏加速那一些,只是他自己緊張所致。」唐天音細聲道。

   「現在你知道了我說的是否真話了嗎?」唐文玉問道。

    不過林小六沒有回答,眼睛一直望著唐文玉。林小六此刻可以從他的眼神看出,他現在六神無主,眼白白看著自己失去多年來辛苦修練出來的武功。

   「我知道你在想甚麼,我可以告訴你如何恢復自己的武功。」唐文玉接著道。

   「我旁邊這一位美麗的姑娘其實就是"神農藥王"嚴瓊玉前輩的女兒。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經盡得嚴老前輩的真傳,江湖上都叫她做"小藥仙"。」唐文玉雙手搭著嚴芳的肩膀道。



   「她現在就為了追尋燕義而流浪著,可是她又不會武功。我就將解藥的配方告訴她,而你就要一直跟著流浪並且要好好保護她。她每半個月就會配出一顆解藥給你。雖然時間有點久,但是連續服用數月,你體內的毒就會消除,武功就會回來。你願意嗎?」唐文玉問林小六。

    林小六想了一下,雖然有點麻煩,但是總比看著自己的心血清失好。因為林小六很快地就接下了這一個工作。

    雖然相聚的時間很短,上官巧和雲彩霞回到自己的船上繼續旅行;唐天音和唐彩玉四姊妹一起回到唐門;慕容秋雨當上了莊主,並不能擅自離開。

    短暫的相聚,現在又各散東西回到最早的時候。唯一不同的,就是嚴芳現在有一個武功高強的"跟班"跟著她一起旅行。



[唐門四傑篇]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