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唐彩玉、雲彩霞、慕容秋雨三人的夾攻下,燕義顯得有點不敵。加上燕義身上中了毒,不單動作慢了下來,而且眼睛亦看得不太清楚。在無計可思的情況下,燕義從腰帶中取出了一顆用於保命的煙霧彈並擲到地上,周遭頓時產生了一片濃濃的白霧,燕義就打算在這個時候偷偷地離開現場。

  「真的見鬼了,沒有想到竟然會碰到燕義的義妹。」燕義原地一躍,正當以為可以鬆一口氣的時候,突然覺得有一些東西抓著自己的腳跟。燕義一下子,由空中被拉回到地上,整個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燕義往自己的腳一看,發現了有一條腳鐐鎖在自己的腳上。但是完全沒有頭緒,究竟是在甚麼時候鎖上。這條腳鐐更是感覺不到重量,輕巧而堅硬,燕義用盡氣地拉扯,也扯不斷這條腳鐐。

   白霧濃煙散盡了,唐彩玉等三人很快地發現了被鎖上了腳鐐的燕義。

  「沒有辦法了!」燕義拾起了自己的佩劍,站起身來準備迎戰唐彩玉等人。



   但是唐彩玉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雲彩霞和慕容秋雨更是已經收了劍,三人都在不遠處望著燕義。

  「怎樣了?放馬過來!就算老子眼睛看不清楚,對付你們也未免太過容易了!」燕義怒吼道。

   不過雲彩霞和慕容秋雨並沒有理會燕義的挑釁。唐彩玉則是望了一望上空,並且微微的點了一下頭。突然從茂密的樹林中,無聲快速地射出了一枝箭,直射在燕義另一隻沒有鎖上腳鐐的腳的膝蓋上。燕義痛得丟掉了自己的佩劍,跪在地上抱著中箭的膝蓋。

  「那麼多人對付我一個人!而且還要放暗箭和下毒,你們算甚麼英雄!!」燕義大叫道。

  「當英雄每一次都是要單挑,那麼我不當了。」有一個穿著夜行衣的女子,手持住一把小小的弩弓。順著弩弓連著的鋼索,由空中降下來。



  「我認得你的聲音,你不是那四姊妹的娘親?但是...」燕義似乎有多少疑惑。

  「但是...?」那個女子轉過身背向燕義,很快又轉回正面望著燕義。

  「現在呢?」

  「究竟你是誰...?」燕義問道。

  「她是我們的娘親,我們都是唐門。」又有一個人從空中,順著鋼索降了下來,不過這次是一個小女孩。



  「唐玄玉!?」燕義脫口道。

  「那麼你即是...」未等燕義說完,穿著夜行衣的女子打斷道。

  「我是唐門的唐天音。」

  「唉,早知如此,我就不要阻止秋欣。來吧,你們要殺我就來吧。」燕義嘆了一口氣,說完之後就閉上了眼睛張開雙手。

  「我們不是要殺你。」突然又有一把女聲傳過來,燕義一看,就是那一個如仙女的慕容莊的婢女。而上官巧則是和這位婢女並肩而行。

  「你為甚麼要帶她過來!」雲彩霞對著上官巧大聲道。

  「是她自己要來的,我已經用盡力量阻止,可惜我的輕功還是不夠她純熟,光是要跟上她已經很勉強了。再者,你們不也是已經解決了?」上官巧攤了一下手,無奈道。

  「哼!」雲彩霞哼了一聲。



  「你不就是那一個婢女?莫非你也是唐門?」燕義道。

   不過那個婢女沒有回答,她慢慢行到跪在地上的燕義面前。慢慢的跪在燕義面前,慢慢的伸手向燕義的臉龐。

   突然,燕義覺得喉嚨的位置,有點涼涼的。燕義向下一看,看見那一個婢女有一把小小的劍刃從她的衣袖伸出,並抵著他的下巴。而且只要再刺多一點點,就會把他的喉嚨刺穿。

  「你是誰?」婢女冷冷道。

  「我是燕...」燕義只說了"燕"字,那個婢女用力慢慢向上挑,燕義喉嚨的表皮都被慢慢的劃破了。

  「你不要再在我面前說謊。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都和燕義有緊密的關係,雖然你和燕義的樣子很像,但是你是騙不了我們。」婢女冷冷道。

  「這...這...」燕義在猶豫著。



  「反正你也不是燕義,既然你還是不願意說...你放心去吧,我會在慕容莊的後山為你建一座墳墓。芳芳,你下手吧。」慕容秋雨道。

  「嗯。」那個婢女真的下手了,就在要刺穿燕義的喉嚨時,燕義終於願意說出自己的真正身份。

  「停...停手!!我...我說好了!!」

  「哦?」婢女停下了手來。

  「沒錯...我並不是燕義,我是假冒的,我真正的名字叫林小六。」

  「林小六...」婢女喃喃道。

  「那麼我說了,可以讓我離開嗎?」林小六問道。

  「可以...」婢女細聲道。



  「多謝女俠!多謝女俠!!」林小六叩頭道。

  「可以讓你離開這個世上!!!」那個婢女突然大聲道,舉起了有袖劍的手臂,快速向林小六的喉嚨刺過去。

   林小六掙扎著,可惜原來剛才中的箭亦有毒,不單現在提不起半點力氣,再加上自己的腳被鎖上了腳鐐。沒有辦法,全身都動不了,只能絕望的閉上眼睛,迎接死亡的一刻。

  「玩夠了,芳芳。你這樣會把他嚇死的。」突然上官巧笑道,這時候,林小六周遭都響起了笑聲。

  「哈哈哈,想不到多年不見,芳芳會變得如此調皮!」慕容秋雨大笑道。

  「其...其實我剛才都快忍不住了,為了忍住笑,連原先我的對白也沒有說。」唐天音更是笑得蹲在地上。

   原來那個仙女般的婢女就是嚴芳。



  「究...究竟是甚麼一回事。」林小六對這一個突然轉變的氣氛,感到不知所措。

  「呼,少嘲笑我吧!我本來就不擅長恐嚇!不過就沒有想到他竟然真的相信了!」嚴芳同樣大笑道。

  「你們耍我!!...嗚!」林小六激動的大叫,卻被別人按住了口,並被強迫吞下一些東西。

  「抱歉了,我來遲了。這顆藥還真是考到我了。」唐文玉按著林小六的口。

  「咳咳!你放了甚麼在我口!」林小六大叫道。

  「沒有甚麼,只是一顆毒藥而已。」唐文玉微笑道。

   林小六聽到之後,面色發白了。

  「喂,那一顆真的是毒藥來嗎?」上官巧細聲的問唐天音。

  「當然不可能吧,這傢伙在幾日前就已經中了文玉的毒,剛才又吃了有毒的千層糕和中了有毒的箭。要是不給他吃解藥的話,他真的會離開這個世上。」唐天音細聲道。

  「你...你們究竟想我怎樣。」林小六真的以為那是毒藥,看他的樣子,快要被嚇哭了。

  「我們還有問題要問你,要是得到我想要的答案,我就會替你解毒。」嚴芳不用再裝模作樣,溫柔道。

  「看你所用的武功,毫無疑問就是燕義的武功,為甚麼?而且你又是誰?」雲彩霞冷冷道。

  「我的武功是燕義親自傳授,而且燕義是我的爹爹。」林小六緩緩道。

  「吓!?這是甚麼一回事!?」嚴芳驚訝道。


第十一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