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早的雞啼劃破寧靜的天空,七劍門的弟子亦開始陸陸續續起身晨操迎接又一天的來臨。而睡得正甜的華婷婷懶洋洋地在床上伸了個懶腰,之後亦慢慢起身來。

   兩年的時間,華婷婷變得比以前更加成熟。身體亦因為長期的鍛鍊,致使身體沒有多餘的肥肉,對比在宜昌生活時的華婷婷,現在的身材更顯得玲瓏。

   很快地,七劍門的弟子已經全部梳洗好,整理好了自己的儀容。眾人來到了平常一起吃早點的偏廳。

   眾人進入了偏廳,只見江天豪一人在為大家準備早點。

  「哎唷!今天廚子回鄉了嗎?竟然要大師兄為我們準備早點!」其中一名弟子大叫道。



  「之前你們不是說過想試一下大師兄的廚藝嗎?難得今天還未天明就睡醒,所以就來為大家下廚。」江天豪笑道。

  「不過說起來,大師兄你昨晚不是被師傅叫去了嗎?你應該比我們更遲睡覺,你真的不用休息一下嗎?」這時候華婷婷開聲道。

   江天豪望著華婷婷笑了一笑,沒有回答。

  「哈哈哈,大師兄需要叫你這位未來的"掌門夫人"來幫你一下手嗎!」突然又有一位弟子指著華婷婷大叫道。

  「甚...甚麼"掌門夫人"!要是你再亂說的話,當心我切掉你那根舌頭來當今朝早點的配菜!」華婷婷臉紅道。



  「哈哈哈,你就少作弄婷婷吧!要是她未來真的當上了"掌門夫人",你肯定沒有好日子過!」另一個七劍門弟子道。

  「連你也作弄我!」華婷婷的臉更紅了。

  「要是我真的接任了掌門的位置,你們就要為今天的說話付出代價!」江天豪笑道。

  「你們誰人可以代我去叫師傅出來吃早點,平時師傅起床都很早,不知為甚麼今天到現在還看不到師傅。」江天豪道。

   在早晨的一片玩鬧之後,江天豪從廚房內捧出了裝滿了肉包子的籠子出來。肉包子的氣味立即充滿了整個偏廳,眾人的注意力立即被這一些肉包子吸引著。



  「來來來!來試一下大師兄的廚藝!」江天豪向著師兄弟們揮手著。

  「嗯!很香!想不到大師兄除了武功,連廚藝也如此了得!」七劍門弟子急不及待,往籠子內的包子伸手去了。

  「我覺得應該先等師傅到來比較好。」華婷婷擋在面前。

  「大師兄!大師兄!」被拜託去找武恆的弟子回來了並在門外大叫著。

  「怎樣了?師傅病倒了嗎?」江天豪出門道。

  「不是啊!師傅不見了。我到過不同地方,也不見師傅的蹤影。」

  「或許師傅只是出外辦事吧?你快先吃早點吧,等等吃完了我和你一起去找師傅吧。」江天豪想了一下道。

   終於正式吃早餐了。



  「大師兄,我想問一下這一個肉包子有沒有名堂?」華婷婷問道。

  「這個就只是普通的肉包子啊。」江天豪回答道。

  「味道很奇怪,又不像豬肉,更不像牛肉...不過無可否認是好吃的。」華婷婷道。

  「咦?大師兄你不吃嗎?」七劍門弟子道。

  「我的肚子有點不適,你們把我那一分都吃掉吧。」江天豪微笑道。

   大家都吃過了早餐後各自去辦自己的事。而江天豪和華婷婷兩人叫了一些幫手去一齊去找尋武恆的蹤影。

  「平時師傅外出都會先和我們說一聲。但這次的外出不單沒有人知道師傅何時出去,連是去那裡也沒有說明。」華婷婷感到疑惑。



  「可能師傅有急事,來不及通知我們吧?」江天豪道。

   兩人的輕功比其他人厲害,很快就把整個七劍門都找過了,就只差武恆的房屋沒有去檢查。

   他們入到武恆的房間內,看不到任何有線索。正當想離開的時候,江天豪發現在武恆房內的桌上放了一封武恆給大家的信件。

   江天豪和華婷婷看了一下這一封給大家的信件,他們從信件中知道了一些大家都沒有估計到那麼快就發生的事情。

   "我武恆本人有感身體日漸虛弱,並再沒有充夠體力可以應付日常事務。因而決定隱居歸田。而新任掌門則由七劍門第一大弟子 - 江天豪正式接任成為新一任的七劍門掌門。有望各師兄弟能夠放下成見,盡全力協助江天豪處理七劍門的一切事項。"



第二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