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就是這樣了,各位師兄弟。師傅不辭而別,就只是在隱居前留下了一封信。附近在下即日接任七劍門的新掌門,不知各位師兄弟意下如何。」江天豪道。

   在七劍門的大廳上,眾弟子正在討論武恆所留下的一封信,信中指定要江天豪接任武恆的位置,當上掌門之位。

   不過,大廳上大致分了幾派,一派是支持江天豪按武恆的指示接任掌門的位置;另一派則是反對單憑一封信,而且還不知是否武恆親筆所寫的信,隨隨便便決定掌門的繼任人;最後一派則是不支持江天豪,亦不反對江天豪,既然掌門留下指示,當然要遵照辦理。

  「師兄,雖然大家心裡都知道明白。下一任掌門之位非你莫屬,但是我認為這件事應該要師傅在大家面前正式宣告,而不是單憑一封信就完事!」

  「此言差矣,在師傅會不辭而別,一定有他的意思。要是打擾了他老人家,你們還好意思嗎?」



  「強詞奪理!師傅不知所蹤,誰知是不是有人一直想著掌門之位,因此加害師傅,並且偽造一封假的傳位信!」

  「雖然你的說話也有道理,但是沒有證據,說話不要太過份。再者,七劍門不能沒有掌門,縱使要找到師傅,但在這之前也是必須有人擔任代掌門吧?」

  「這個...」

  「還這個甚麼?要是大師兄不當代掌門,難道找你當代掌門?你有大師兄的本事嗎?」

  「大家靜一下吧!」江天豪突然大聲道。



  「說實話,師傅突然失蹤,我也感到很愕然。而且我自知我還未有當上掌門的料子,在找到師傅之前,必須有人擔任代掌門的一職。要是有那一位師兄弟願意擔起這一個龐大的負任,大師兄我一定會雙手讓出掌門之位。」江天豪慢慢道。

  「大師兄,現在七劍門內資歷最深,跟師傅學藝的日子最長,武功最高的人就只有你一個,要是你也沒有料子當上掌門,我們大家還有誰可以當上掌門?」

  「不行不行!我還是不行。」江天豪搖頭道。

  「大師兄,在找到師傅之前必須要有人帶領我們。」

  「但是其他人...」江天豪望了一下反對他的那一派人。



  「其他師兄弟說得有理,但是我們要等找到師傅確實之後才承認新任掌門。」

  「那麼大師兄恭敬不如從命,在找到師傅之前,我一樣會好好打理七劍門。大家放心跟在我的背後。」江天豪對住大家握拳道。

   話是如此,江天豪當上了代掌門的幾個月之後,七劍門弟子的關係不但因為江天豪的繼任問題而變壞,而且七劍門更是已經撕裂的狀態。原本七劍門弟子為數不多,只有六七十人。在短短幾個月內已經有四十多名弟子已經先後離開了七劍門,留下的只是支持江天豪的人和華婷婷。

   但是,最近七劍門的弟子數目不尋常的倍升。由已經是夕陽的數十人,變成現在的幾百人。有不知甚麼地方聽來的八卦,那一些人其實全都是江天豪所收的,而且那一些人聽說更是以前仁皇殿的餘黨。

   原本華婷婷沒有太大留意,但是最近每一天,無論她在洗澡時、睡覺時都受到那一些新入門的弟子有意無意的騷擾。不過華婷婷堅信這一班弟子會被江天豪教好,而沒有跟著一班不滿的弟子離開七劍門。

   不經不覺,由江天豪當上代掌門之後,已經一年了。七劍門已經沒有了以前高貴的氣息,方華兒墓地附近的環境更是沒有了以前的優美,水不再流,花不再開,有誰想到以前這裡是一個人間仙境。

  「大師兄,我有點事情想向你說。」華婷婷終於認不住,想向江天豪反映這一些事情。

  「婷婷,為甚麼還這樣陌生?」江天豪笑道。



  「江...江大哥,你知道最近...其他地方的人都叫我們七劍門為"新仁皇殿"嗎?」華婷婷道。

  「我知道,那一些人只是妒忌七劍門,不用理會。」江天豪道。

  「但是...」未等華婷婷說完,江天豪就打斷了。

  「我明白了,今天晚上到我房間,我和你商量一下。」江天豪堅定的望著華婷婷。

   時間到了晚上,華婷婷到了江天豪的房間,原本以為江天豪真的打算和她商量如何重新整頓七劍門。

   可是她錯了,江天豪對華婷婷產生了非分之想。江天豪當上了掌門之後,距離和華婷婷越來越遠。

  「大...大師兄,不...不要過來!」華婷婷全身的衣服被扯破了,雙手掩住那露出了的雙峰,卷縮的坐在房間的角落。



   可是華婷婷露出的肌膚,令江天豪的獸慾更加強盛。

   結果...

第三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