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莊,昔日宏偉的莊園,現今成為頹垣敗瓦。原本佈滿了名貴的大理石地板,變成由屍體堆砌而成的地毯。

   慕容秋雨一個人正在和力戰六七人,刀劍交鋒,銀光四閃沒有一刻停下來。慕容秋雨披頭散髮,身上的衣服破爛得沒有一處完整,滿身的傷口在每一個動作之後都會噴出血來。

  「來者何人,為甚麼要毀我慕容莊!」慕容秋雨怒吼道。

  「我們只是由黃泉回來的人罷了。」六七人的其中一人冷冷道。

  「你們的武功套路,我認得是七劍門!我並不記得我們慕容莊有和你們七劍門結怨!」慕容秋雨道。



  「誰說過我們是七劍門?」

  「那你們究竟是甚麼人,為甚麼會懂得七劍門的武功!你們把七劍門怎樣了!」慕容秋雨道。

  「他們沒有把七劍門怎樣,只是我把七劍門的武功教了給他們。」突然有一把不屬於那六七人的聲音,冷冷的從慕容秋雨的背後傳過來。

   慕容秋雨驚覺回頭,那六七人退開,突然有一把劍傳遠處的飛過來。正中刺穿了腹部,餘勁更把慕容秋雨整個人活生生地釘在地上。

   剛才的六七人見機不可失,立即將他們手中的刀劍全都刺在慕容秋雨的身上。



   慕容秋雨躺在地上慘叫著,身體、手掌、腳跟等地方被十多把刀劍刺穿,釘在地上動彈不得,鮮血由各處傷口流出,將原先由屍體堆砌而成的地毯再一次染紅了。

   剛才那一把聲音的主人慢慢行到了躺在地上的慕容秋雨面前,慕容秋雨盡最後的一點力氣瞪大眼睛,務必要知道究竟是誰攻擊慕容莊。

  「天豪...莫非...就是你...」慕容秋雨微弱的聲音道。

  「慕容兄,我們很久沒見了。對上我們見面的時候,應該是師傅帶我過來的。」江天豪微笑道。

  「為甚麼...要...武大哥...他...呢...」慕容秋雨一說話,口中便會湧出鮮血來,眼中充滿了怨恨。



  「他...分成很多份了。等等你親自問他吧。原因的話...你應該也沒有那個命可以聽到吧?」

   江天豪說完後,咔嚓一聲,銀光一閃。風把腥臭帶到空中,雨把血液送到河流,從此再沒有一個叫慕容莊的地方。

  「慕容莊已經連根拔起了,那麼下一個地方是那裡?」江天豪回頭問道。

  「就是位於大巴山的唐門。」其中一人道。

  「唐門...我聽過關於唐門的事。這一次攻擊慕容莊,令我們失去了很多人手和物資,就算唐門的人不會武功,光憑現在的人還是太勉強了,我們先回去七劍門整頓一下吧。」江天豪想了一下道。

  「另外有人願意為獻出身體嗎?」江天豪突然問道。

  「小人願意。」

  「很好,你的名字是甚麼?」



  「小人姓林,單字一個仲。家無高堂,亦無妻兒。」

  「那麼林仲,我要廢掉你的武功,並且把你擊至瀕死,留你在這個地方。這樣你也願意嗎?」江天豪道。

  「小人願意,大人這樣做一定是因為有妙計。」林仲道。

  「哈哈,不錯。我的計劃就是要你裝成幸存者,對外宣稱是仁皇殿向慕容莊復仇!」江天豪大笑道。

   在另一邊廂。

  「快一點,我們快趕到慕容莊!」嚴芳大聲道。

  「慢一點,我快追要不上你們...」秋欣跟在後面大聲道。



  「唉...」林小六夾在兩人中間,都不知道是要快一點還是慢一點。

   三人正在風雨中馬不停蹄趕著前往慕容莊,他們騎著的馬已經口吐白沫,不過他們並沒有一刻可以空出來休息。

   終於來到了慕容莊了,馬匹也已經累得倒在地上。

   但是他們並不認得這一個成為了廢墟,滿地屍骸的慕容莊。

  「我...我還是遲了一步...」秋欣說著,眼睛流出淚來。

  「究竟是甚麼一回事!秋欣,你給我解釋清楚!」林小六用力掐著秋欣道。

  「就...就是...」秋欣還未說完,在廢墟中傳來一把男聲。

  「...是...仁皇...殿...」那一把男聲虛弱道。



  「大叔,你撐著啊!」嚴芳趕緊上前。

  「先別出聲!」嚴芳從懷中取出了一粒丹藥放在那個人的口中。

  「林...燕大俠,麻煩你將真氣輸入到大叔體內,帶動藥力的流動!」嚴芳大聲道。

   林小六輕輕的按著那男子背部,那一個男子吐出了一口鮮血,之後臉上慢慢回復了一點血色。

  「小姑娘...大俠...謝謝你們...我感覺好一點了。請問兩位恩人高姓大名?」雖然那一個男人還是很虛弱,但總比剛才的情況還要好。

  「我叫嚴芳,是一個普通的郎中。旁邊這一位就是"天下第一神劍"燕大俠。」嚴芳慢慢道。

  「燕大俠?燕...大俠...」那一個男子說著說著哭了出來。



  「在下林仲,原本是慕容莊內的一個小小的過客。原本帶著妻兒來拜訪慕容莊主。誰知道仁皇殿那群狗賊再起,大舉進攻慕容莊。但是...但是...在下保護不了妻兒,更幫不了慕容莊主!燕大俠一定要為大家除大害!我求求你!求求你!」

   林仲用他虛弱的身體,跪在林小六的面前用力叩著頭,叩得額頭破掉在流血。

  「大叔不要這樣!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去把他們鏟除!」林小六奮概道。

  「林大叔,我想問一下...你說幫不了慕容莊主...莫非...」嚴芳抖著聲道。

   林仲沒有回答,只是用手指指了一下一座由屍體堆積而成的小山。嚴芳立即飛奔過去,在那堆屍體尋找慕容秋雨的人,希望除了林仲之外,慕容秋雨還有機會生還。

   找了一陣子,嚴芳翻到了一具屍體的手腕。看到那屍體的手指穿戴著刻有"秋"字的指環。嚴芳認得那一隻指環,那一隻正是慕容秋雨的指環。嚴芳用力把那屍體拉上來。

   那屍體腰間掛著另一個刻有"秋"字的玉佩,沒錯了,那就是慕容秋雨的屍體。

  「啊啊啊!!!!!!!!!!!」突然嚴芳尖叫著。

  「嚴芳!發生了甚麼事!」林小六掠到嚴芳旁邊。

   只見嚴芳慌張的在翻那一座屍體山。

  「頭呢!頭呢!頭呢!!為甚麼不見了慕容大哥的頭!!究竟慕容大哥的頭是去了那裡!!」嚴芳整個人像失心瘋的,纖纖的玉手亦挖出血來。

   林小六沒有說話,望了一下嚴芳旁邊的那一具無頭的屍體。雖然之前林小六吃了慕容秋雨的虧,但是看到如此下場,和失心瘋了的嚴芳。心中的憤怒不斷地湧了出來,咬牙切齒,嘴角流出血來。

  「燕大俠,發生了甚麼事?我聽到嚴芳的尖叫。」秋欣從遠處跑過來。

   林小六很快的到了秋欣面前,秋欣還未反應過來。就被林小六掐著頸,整個人提到半空。

  「燕...大俠...放手...很辛苦...」秋欣掙扎著。

  「我記得你說過是江天豪圍攻慕容莊!你既然認識他,又知道他的計劃,你一定是和他一伙的嗎!那麼我現在就先殺你一個,為天下人除第一害!!」林小六越說越大力掐著。

  「燕...燕大俠!那位嚴姑娘...!」林仲拉著林小六道。

   林小六回頭看,只見嚴芳一個人在傻笑著,周圍不斷地跑。

  「嘖!麻煩!」林小六將秋欣重重的摔在地上,瞬間去抱住瘋了的嚴芳,不讓她亂跑。

  「咳!咳!」秋欣喘著氣道。

  「嘻嘻,大哥哥,叔叔來玩啊,這裡有很多人躺在地上玩躲貓貓。」雖然嚴芳在林小六懷中傻笑著,但是仍看到她的眼角在流出淚水來。

  「這位小姑娘應該是失心瘋了...真是可憐...」

  「燕大俠!快些殺了那個男人!!」秋欣突然從遠處大叫,叫林小六快一點殺掉旁邊的林仲...

第十二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