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華望天和華婷婷兩人在各自努力的時候,還有一對奇怪的組合。他們並不是同路人,亦不是師兄妹,他們可以說是完全沒有關係。

   男的武功高強,女的弱不禁風。他們的一起純粹偶然,奇怪的地方就是這一個武功高強的男子,對那個女子持一個敬畏的態度,一直只跟在她的背後而不是並肩而行,像一個下人一樣。

  「鼻...鼻水流出來了,好...好冷...嚴...嚴姑娘...解...解藥...!」那個男子突然倒在地上,身體卷縮為一團,看似在發冷著。

  「來!快把它吃掉吧!」"嚴姑娘"將一顆小小的藥丸塞到他的口中。那一個男子舌了那一顆藥丸之後,用盡了氣力撐起自己的身體,盤膝而坐,默默的運氣,好讓藥力可以更快運行到全身。

  「嗄...嗄...嗄...」那個男子喘氣著。



  「小六,好了嗎?」"嚴姑娘"彎下腰按著膝蓋問道。

   這一對奇怪的組合就是在尋找燕義行蹤的嚴芳和林小六了。

   在很久之前,嚴芳在慕容莊與上官巧和唐門的四個Y頭一起制服了這一位,自稱盡得燕義真傳,並且超越了燕義的燕義養子,林小六。

   原本林小六並沒有打算跟著嚴芳一起走,不過唐門的唐文玉用計,騙過林小六以為自己中毒極深,多年苦練的武功盡失。而將解藥的配方交給了嚴芳,只要一直跟在嚴芳身邊,嚴芳每半個月就給他一顆"解藥"。

  「究竟我身上的毒要幾時才可以完全消除...每一次發作也會全身發冷,很辛苦...」林小六的呼吸開始順了下來,而且臉上亦恢復了血色。



  "那些解藥的成份基本都是枲麻,其實你不再吃那些解藥,忍過發冷的煎熬,只要幾個月左右就可以。"嚴芳心裡想。

  「這個嘛...之前在慕容莊的時候,你所中的毒太深,加上不只要一種。算一下日子,大概還要半年才可以消除掉你身體內所有的毒。」嚴芳苦惱道。

   因為嚴芳為"神農藥王"嚴瓊玉的女兒,醫術盡得真傳。這時候只要稍為假裝對林小六身上的毒很苦惱的話,林小六絕對不會懷疑發冷是他吃的"解藥"所致。

  「燕...燕大俠!不要跑!等一等!」突然後面有一把急促的女聲傳過來。

   嚴芳和林小六回頭看,看到穿著緊身衣,露出一雙手臂,背著雙劍的妙齡少女跑過來。



  「秋欣?你為甚麼會在這裡?」林小六問道。

  「燕大俠...見到你...真好!」秋欣喘著氣道。

   林小六望了一下嚴芳,眼神似乎在問嚴芳"是否要向秋欣澄清自己並不是燕義?"

   不過嚴芳看見了秋欣這麼急切要找燕義,應該是有甚麼麻煩。因此嚴芳舉起了一隻手掌,輕輕搖頭,示意林小六先不要澄清。

  「咳咳!秋欣,你那麼急著找我是因為甚麼事?」林小六問道。

  「江天豪...慕容莊...快去!」秋欣還在喘氣著。

  「慕容莊發生甚麼事?而且江天豪又是誰?」林小六不解道。

  「記得武恆叔叔嗎?江天豪就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嚴芳在旁邊插嘴道。



  「你是誰啊?」秋欣說話開始順了下來。

  「我爹爹和大哥哥是很要好的朋友。」嚴芳簡單道。

  「啊!不要說多餘的說話了。燕大俠,你快點趕去慕容莊!江天豪帶了一班人去圍攻慕容莊!」秋欣著急道。

  「甚麼!?為甚麼江天豪要這樣做!」嚴芳吃驚道。

  「沒時間了,我們邊趕路邊說吧!」秋欣道。

  

第十一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