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一下日子,爹爹應該要回來了。你準備好了應付今天的考試了嗎?」

   在一個燕玉他們的落腳點附近的草地上,燕玉和華望天、尹寶兒兩人並排躺在草地上。燕玉和尹寶兒兩人的臉上帶著安心、放鬆的表情,雙手輕輕的放在肚子上。

   唯獨華望天的表情是充滿著煩惱,雙手翹著放在胸前。

  「怎樣了?你很緊張嗎?要不要本小姐幫你一下。」尹寶兒懶洋洋道。

  「現在就不要愚弄我吧...我現在緊張得整個人都十分繃緊。再說,你不是不會武功嗎?」華望天煩躁道。



  「哼,真失禮!之前還不是我幫你記下小玉的教你的武功套路。」尹寶兒嘟嘴道。

  「沒辦法啊,爹爹傳授我武功的時候也都是口述傳授,並沒有用任何方法記下來,當初我也下了不少苦頭。所以,當然我也只能用口述教你啊。」燕玉伸了一個懶腰道。

  「那麼上次在古中正的屋子給我的那一本秘笈,難道不是燕大俠的武功嗎!」華望天整個人坐了起來。

  「那一本的確是爹爹的武功,不過聽說是別人送給的,所以才會有秘笈。」

  「另外你就放鬆下來休息吧,適當的休息是可以幫助你修練的。」燕玉閉著眼睛道。



  「當然還有考試啦!」尹寶兒嘻嘻笑道。

  「寶兒...我還真羨慕你可以這樣放鬆...不過不知燕大俠幾時才回來呢?」華望天道。

  「你想知道嗎?看一看你們上方的樹,問一問那個人吧。」燕玉伸手指了一下他們上方的一棵樹。

   華望天和尹寶兒立即望著燕玉所指的方向。

  「嗨!」樹上坐著了一個人,看見了華望天和尹寶兒望著他,隨性地打了一個招呼。



  「爹爹!」燕玉依然躺在草地上。

  「燕...燕大俠!」華望天站了起身來。

  「燕大俠,你是甚麼時候回來?」尹寶兒慢慢地起身,向著燕義坐了下來。

  「大概...是前天就回來了。」燕義想了一下道。

   燕義一個翻身,從樹上坐著的位置,瞬間跳到了燕玉的旁邊。華望天等人不但看不清楚燕義的身法;而且燕玉的位置,和燕義所在的位置有一段距離,但是燕義落地的時候並沒有發出半點的聲音。

  「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應該是叫華望天吧?」燕義慢慢躺下來。

  「來,我們要考試了,準備好嗎?。」燕義道。

  「隨...隨時都可以開始了。」華望天閉上了眼睛,盤膝坐在燕義旁邊。



  「先來簡單一點。西邊山清河派<<碎骨刀>>:砍其左膀,斷右掌;割腰,劃頸,斬頭顱。」燕義緩緩道。

  「左轉身迴避,順應回刀反砍持刀手,可破其招矣。」華望天想也不用想,就回答。

  「好,好。」燕義點頭道。

  「北島北武門<<環腿>>:先踢左小腿,後碎右腳膝;攻其腹上九吋,頭頂中心一擊。」燕義繼續道。

  「這就簡單了,先以右腳迎上反擊,破壞對方下盤平衡,掌心運勁擊其心,足以敗敵。」華望天得意道。

  「那麼熱身就完了,現在正式開始。」燕義笑道。

  「鑄劍派<<破軍重劍>>,上乘重劍法,威力堪稱為"純剛陽之劍"。」燕義想了一下道。



  「嗯...劍越是剛陽,揮劍越是緩慢。先反扣手腕,擊下盤關節瓦解平衡...其後再除械奪過武器,那麼應該就已經破解了<<破軍重劍>>。」華望天有少許動搖。

  「下一個,雲彩霞<<一劍封喉>>。」燕義道。

  「這...這個...」華望天想了許久也想不出答案。

  「嘻嘻嘻。」旁邊的尹寶兒掩著嘴巴偷笑著。

  「記住了,<<一劍封喉>>之快無人能避,要是真的遇上,就只能逃走啊。」燕義緩緩地起身來。

  「其實燕大俠,為甚麼要造這一些想像的比試?感覺一點用處也沒有,還不如練習一些更精進的武功招式吧...」華望天抱怨道。

  「你認為你和別人比試的時候,別人還會和你一招一式嗎?」

   燕義說完了,突然一拳畢直的打向華望天。不過華望天很快地一手勃開了燕義的一拳。燕義被勃開的手輕輕晃動了一下。



  "回手!這一招小玉有教過我!"華望天似乎認得燕義的下一招,所以就準備好了迎接燕義的下一招。但是一切在華望天的意料之外,燕義不但沒有如華望天所願,反而是像剛才一樣,畢直的打在華望天的臉上。雖然燕義並沒有出力打向華望天,不過華望天整個人被燕義的那一拳打至整個人向後跌。

  「你剛才應該是想著我會用回手吧?」燕義問道。

  「想像的訓練就是要練習在一瞬間想到對手所有的手段。真正較技時,甚麼招式也只是浮雲。」燕玉在旁邊道。

  「不過沒有時間再躺在這裡說話了,我已經打聽到了你哥在那裡。」燕義起身道。

  「從那裡打聽到?」燕玉跟著起身問道。

  「當然是那個最八卦的阿姨吧。」燕義笑道。

  「哈哈,是說上官姨姨嗎?」燕玉想了一下道。



  「那麼你合格了,你們兩人也跟著我們走吧。」燕義向著華望天和尹寶兒兩人道。

  「咦?要去那裡?」

  「唐門,我們要去唐門。」

第十四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