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就是官府一直追捕的飛鼠大賊,麻煩給我們說好的報酬,少一文錢我都會拆掉你這間衙門。」嚴恩道。

   就算在一個平凡,稱不上富裕的鄉村小地方,也都會有一間衙門。在眾多的衙門內,有不少是想升官發財的卻被分配在一些小鄉村,默默無名的過了官場的一生。

   但是亦有一些人不甘於此,會想辦法搶先其他同袍完成官府所公佈的追捕令,以駁取在官場上流的機會。

   嚴恩看準了這一些官場上的遊戲方式,因此會去替相熟的衙門,"稍為幫助一下有需要的人"。

   當然是並不是免費吧。



  「哈哈哈,嚴將軍真的會說笑,有那一次我不是給多你的?」

   說完了,嚴恩收到了一袋裝著銀兩的錦繡袋子。

  「在第一次替你工作的時候,你就少給我一文錢了。」嚴恩冷冷道。

  「那時候我可是把整個衙門的銀兩都挖出來給你啊!」

  「哈哈哈,只是說笑吧。聽說你最近終於要升官,而且還是有機會離開這一間鄉村小衙門?」嚴恩的態度轉變了。



  「這都是拜你所賜,要是沒有你在幫我,我的一生應該只能留在這裡。先不說這個了,你不是從來不會接這一些會飛的賊嗎?」

  「因為我認識了一個同樣會飛的朋友,就是那邊的姑娘。」嚴恩指一指了不遠處,聚集滿了人的地方,一個在憑空揮劍的姑娘。

   那位姑娘的劍法並沒有任何招式技巧可言,就只是揮劍比較快和有力之外,旁人望過去,就只是在胡亂的揮劍。

   不過要是由一個擅於用刀劍的人旁觀的話,這一位姑娘的每一下其實並不是亂來。每一下揮劍簡單直接,沒有多餘的花巧及步法;揮劍的速度快得讓人措手不及;力道更像可以砍斷天下任何萬物。

  「那個揮劍的手法...但我記得嚴家軍不是沒有女人嗎?而且還是會飛的...該不會是那些連群結社,自稱"武林人士"的人吧?」



  「她是我撿回來的,算是我的弟子吧。」嚴恩抓頭道。「那麼最近還有其他懸紅嗎?不然單憑這些報酬恐怕當生活也不太夠。」

  「我知道,最近朝廷下了一份懸紅...是關於最近發生的慕容莊大規模兇殺案。這次我唯一能告訴你的線索,就只知道和一個叫"宋千奇"的男人有關,以及下一個會發生兇殺案的地點,很有可能是位於大巴山,叫唐門的地方。」

  「慕容莊,反正是在這裡附近,或許我去一趟可以找到更多的線索...」嚴恩說完,就很快地跑出門外。

  「婷婷,我們走了!」嚴恩向著那位在揮劍的姑娘道。

第十五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