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就是慕容莊...感覺這裡就像經歷過了頗為慘烈的戰爭...到處的屍體大多都沒有了完整的身體...」嚴恩爬到了一棵高樹上,鳥瞰俯視著已經成為了廢墟,以屍體為地板,以鮮血為牆油的慕容莊。

  「不過為甚麼這裡發生了這樣大規模的命案,居然沒有人過來收拾現場?」

  「嘔!!!」在嚴恩的下方傳來了嘔吐的聲音。

  「喂,婷婷!你怎樣了?」嚴恩在樹上大叫道。

  「我...我有點...不舒服,呼吸...有點困難...而且...頭有點暈...」華婷婷聲細氣弱回答道。



  「我剛才就叫你留到馬車上,你又不聽我說~」嚴恩笑著,從樹上慢慢的爬下來。

  「你想笑就儘管笑吧...」華婷婷喘著氣道。

  「唉,誰說過要笑你。」嚴恩輕輕的扶起了華婷婷,並且在觀察著華婷婷的臉。

  「你看看你,臉都發青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沒有見過"地獄"了。剛才在車上的時候我已經感覺到風中傳來了一些血腥味,所以才叫你留在馬車上。」嚴恩解開了自己的頭巾,綁在華婷婷的頭上遮蓋眼睛,轉身背著華婷婷步向他們的馬車。

  「老大,那麼快就回來?」馬車的馬伕看見嚴恩回來,問道。



  「你替我先照顧好婷婷,我回去調查一下有沒有線索。」嚴恩輕輕的放下華婷婷。

  「哈哈哈,想當年老大可以把我們丟下不理,強迫我們習慣身處於"地獄",你還真是幸福!」那位馬伕等到嚴恩的身影離去,轉頭向著華婷婷,哈哈大笑道。

   雖然華婷婷的臉色依然是發青,但是在聽到馬伕的說話之後,可以看到臉上漸漸露出了紅暈。

  「莫非嚴恩他...」華婷婷害羞的細聲道。

  「不不不,你想太多了。」馬伕看見華婷婷的樣子,揮手道。



  「咦?」華婷婷感到了意外。

  「其實是因為一些過往的事情,不過我就不能說太多了。看看會不會有一天由老大親口告訴你吧。但現在你就先休息一下吧。」馬伕回頭道。

   在這個時候,嚴恩回到了慕容莊的廢墟,獨自調查現場。

  「幸好冷天氣令屍體腐化的速度減慢,屍體上的傷痕還勉強可以看到。」嚴恩蹲下來調查著一具屍體。

  「身上的傷口...刀傷?感覺只是外行人用蠻力,沒有甚麼技巧可言。」

  「這一邊屍體的骨頭都碎掉了,看來致命傷是被別人重擊要害。除此之外,身上並沒有任何用刀傷割傷...是鈍器嗎?」

  「有些屍體身上都有斷劍...果然是一群外行人嗎?」

  「沒有表面傷痕,喉嚨被劃破了。而且手法非常的高明,並沒有令到血液噴射出來...」



  「看來只是普通山賊所為,根本沒有特別。而那個叫宋千奇的,應該就是山賊頭領吧。」嚴恩整理了一下自己所得到的線索。

  「嗯?」嚴恩留意到了不遠處的一具穿著華麗衣服的無頭屍體。

  「我看這一具屍體一定是一個慕容莊莊主吧,切口很整齊,是被人一刀砍掉了頭顱!」嚴恩立即去仔細的去調查一下。另外嚴恩亦發現這一具無頭屍體旁邊有一件手工精巧的東西。

  「護腕?而且還很細小,是給小孩或是女子用的嗎?」嚴恩拾起了這一隻護腕檢查著,看見了還有一隻戒指釘在手指的位置。

  「好痛!」

   正當嚴恩想將那隻戒指拔下來的時候,突然護腕很快的伸出一片刀刃,把嚴恩的手背劃破。

  「原來這一隻戒指有一條很幼小的線綁著,只要稍為用力一拉就會彈出刀刃來,不知是那方人馬做出這麼精巧的機關...」嚴恩喃喃道。



  「乾脆帶回去嚴家村吧,應該會有人見過這個東西。」嚴恩說完,將那個護腕收了起來。

   嚴恩獨自在慕容莊廢墟逛了幾個圈,除了仔細檢查還未腐爛的屍體外,連散落地上的茶杯餐具亦一樣檢查一翻。

  「生還者沒有...財物沒有...井水沒有下毒...餐具亦沒有途上毒藥...大多屍體的傷痕是由刀劍造成,只有少部份是被鈍器擊斃...果然只是普通的山賊搶掠。唯一有意外收穫就是這一隻手工精工的護腕...還是先回去衙門,看看有沒有其他消息吧。」嚴恩轉身離去。

   但是,在不遠處,有一雙眼睛密密的望著嚴恩的背影...

第十六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