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嚴恩因為一些誤會,錯誤地傷害了一個小女孩。正當這個手忙腳亂之際,嚴恩背後突然傳來了一把聲音。

  「啊啊!!惡賊斗膽傷害我可愛的小孫女!!無需解釋,奉命來!!」那是一把沙啞的,像是老人的聲音。

   接續那一把聲音,之後是一個人影在嚴恩的背後出現。並且一躍到空中,向著嚴恩的頭頂狠狠的打出一拳。這時候嚴恩在危機感和下意識的驅動下,迅速轉身向著那一個打來的拳頭,左手一個上勾拳打過去。

   兩拳的碰撞,震動了兩人附近的一花一草一木,整個密林發出樹葉擺動的"沙沙"聲。

   嚴恩感到拳頭發麻,就像用力的打在一塊鐵板上。嚴恩抬頭一看,他的對手明明只是一個看似普通的老爺子。



  「哎唷!哎唷!好痛!!好痛!!好痛啊!!」向著嚴恩揮拳的老爺子反而是先抱著拳頭在地上打滾著,臉上帶著痛得要死的表情。

  「咦?」嚴恩望到眼前出乎意料的情況,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嗚嗚嗚!小妹!爺爺打不過那個惡賊,我們要完了!」那一個老爺子抱著他的孫女痛哭著。

  「爺爺!」那個小女孩同樣在痛哭著。

  「喂,是你們兩個先襲擊我的...」嚴恩無奈道。



  「嚴恩?你沒事嗎!」嚴恩的背後又傳來了一把聲音,不過這一把聲音對嚴恩來說,非常的熟悉。因為這一把聲音的主人就是華婷婷。

  「你為甚麼會來這裡?你身體還好嗎?」嚴恩回頭道,並且將左手收起來。

  「我剛才打算在馬車上靜靜的睡一下,之後突然感覺到附近有一下震動。我擔心你出了甚麼事,所以立即趕過來。」華婷婷著急道。

   雖然嚴恩不想被華婷婷知道自己受了傷,極力裝著若無其事。

   但是眼利的華婷婷注意到了嚴恩的表情和平時有所不同,同時亦注意到嚴恩的左手正在顫抖著。華婷婷一把抓起了嚴恩的左手一看,發現整個拳頭發瘀變成紫色了,並且血液正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



  「發...發生了甚麼事!?」華婷婷吃驚道。

  「只...只是不小心打到鐵板罷了。」嚴恩說不出口是被一個老態龍鍾的老爺子傷成這樣。

  「你啊,自己要小心一點不要亂來。」華婷婷接著問道「後面那位老伯和小妹妹難道就是你在廢墟中救出來的生還者?」

  「小姑娘!請妳當小妹的娘親吧!」老爺子望到華婷婷後,立即說出了這個驚人的發言。

  「吓!?這個...那個...」華婷婷感到不知所措。

  「娘親!」那個小女孩天真道。

  「等等等等等等!究竟是甚麼一回事!」華婷婷道。

  「簡單來說,小妹是一個棄嬰,我是她的養父。對了,我叫慕容老,所以小妹的名字是慕容小妹。」老爺子淡淡道。



  「慕容?難道你是慕容莊的人?」嚴恩聽到那老爺子姓慕容,著急問道。

  「慕容莊?不知道啊,我只記得我應該和小妹住在這裡附近。」慕容老道。

  「那麼小妹妹,你們是住在慕容莊嗎?」華婷婷蹲到慕容小妹面前問道。

  「我和爺爺是住在這個樹林內。」慕容小妹道。

  「結果勞碌了一整天,只是找到一些不關事...或是不太正常的人...果然還先回去好了,不然不知道等等會不會又有聲音從我背後傳來。」嚴恩獨自包紮傷口,嘆氣道。

   這時候,真的又有聲音從嚴恩背後傳來... 





第十八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