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嚴恩以為終於可以回去的時候,只是隨便抱怨了一句"不然又有聲音從背後傳過來"。結果如嚴恩所料,話剛說完,就有一班人聲從嚴恩的背後慢慢接近過來。

  「嘻嘻,烏鴉嘴。」華婷婷在旁邊偷笑著,輕聲道。

  「閉嘴!我就不相信我今天那麼倒霉!那麼,我說那些人是來殺我們的!看看結果是如何!」嚴恩向華婷婷大聲道。

  「哼哼,幸好我們沒有聽從老大的指示,半途折返到這裡果然是正確的。」

  「嘻!我就猜到慕容莊一定還有活人躲藏著,男的要是富家子弟,就抓回去當人質,不然就殺掉,免得要浪費米飯。女的,哼哼哼,她不會再見到天空了,只知道每天晚上都有不同男人到她的房間。」



  「哈哈哈,烏鴉嘴!烏鴉嘴!」華婷婷按著肚子,笑得整個人趴在地上。而嚴恩已經不想再亂說話,令事情繼續惡化下去。

  「自己的事自己處理了~在一場殺戮之前,我還是先和這位老人家和妹妹迴避一下,免得以後沒有機會看到天空!」華婷婷邊笑,邊扶起慕容老和慕容小妹到比較多樹的密林躲起來。

  「走吧!走吧!就留下我一個傷者去應付他們吧!」嚴恩大聲道。

  「不要動怒吧~我安置好他們兩人之後,就會在樹上好好的看著你大顯神威,要是有甚麼意外我會出手的。」華婷婷笑著道。

  「哼!"我會在樹上看著你"真是說的容易。」嚴恩抽出了背著的長槍插在地上。雖然現在嚴恩就只有右手能用,但是看到嚴恩和華婷婷兩人不慌不忙,足以證明嚴恩的本領並不是蓋的。



   此時嚴恩站在原地,閉上眼睛養神。

  「喂,你們看。前方有一個呆子站在這裡。」

  「奇怪了?剛才明明聽到有小孩的聲音和少女的聲音?」

  「老大,看他的服裝並不像富裕人家。不如讓我去把他殺掉吧。」

  "一......二......三......八個人。不過從他們身上的肌肉來看,就只是一些小嘍囉罷了。"嚴恩密密的觀察著。



  「老大!有沒有覺得這傢伙很像似曾相識的樣子?」

  「聽你這樣說...的確很像在那裡見過這一個小子...是以前在那裡見過嗎?唉!管他的,一於先綁起他帶回去,要是只是一個窮鬼就把他宰掉吧!」

  「那麼這裡都是你們幹的嗎?」嚴恩低頭道。

  「雖然我現在左手不能用,但是不要小看我啊。就算單手,對付你們根本綽綽有餘...」嚴恩拔起了插在地上的長槍,只有右手能用的他把手上的長槍運用自如,就像那一枝長槍是他手臂的延伸。

  「等等。」在嚴恩打算進攻的時候,有人阻止了嚴恩。

  「哈,良心發現了?你不是說坐在樹上看我大顯神威嗎?」嚴恩不用回頭,就認得這是華婷婷的聲音,笑著道。

  「你退下,這一戰由我來上陣。」華婷婷冷冷道,並行到嚴恩前頭。

  「怎樣了?一臉嚴肅的樣子,他們明明就只是雜碎...」嚴恩話未說完。



  「哈哈哈,原來是我們的"掌門夫人"!」

  「即是說那小子就是當天騎著馬亂衝亂撞,拐走師母的人了?難怪很像見過了。」

  「我們把師母抓回去,我們就立大功了。」

   嚴恩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再望向平時很愛笑的華婷婷,現在變得如冰一樣冷,已經意識到是甚麼一回事。

  「婷婷,他們莫非...?」嚴恩輕聲問道。

  「他們是七劍門的人,江天豪的弟子,而且是我教他們七劍門的武功。」華婷婷一字一字回答道。

  「那麼這一戰更應該由我來出手。」嚴恩知道那些人的來歷後,立即擋在華婷婷前面。



  「我不是叫你退下嗎。」華婷婷冷冷的一句,像劍一樣刺穿了嚴恩的身體。

  「他們用我教的東西作惡,那麼我就要親自取回我教的東西。」華婷婷的語氣稍為柔和了。

  「你要小心了。」嚴恩明白華婷婷想親手切斷這一段孽緣,因此就順著華婷婷的意思,在後面的一棵樹坐下來。

  「喂,你們看!師母親自出手啊!」

  「哈哈哈,我們下手要小心一點,師母的武功有誰不知是七劍門內"最強"的!」

  「等等下手要輕一點啊!」

   華婷婷低著頭,拔出了橫掛在腰間的闊劍,雙手就像無力般垂下來,畢直的站著,並沒有擺出任何的架式。

  「你們一起上吧。」華婷婷眼睛掃過面前八個七劍門的弟子。



  「老大,一於我先上吧!」

   其中的一個七劍門的弟子,邪笑著行到華婷婷的面前,並伸出雙手想觸碰華婷婷的身體。

   一瞬間,地上的落葉統統變成了紅葉,有一雙斷手飛到嚴恩的旁邊。

  「你們完了,我第一次見到婷婷那麼憤怒。」坐在地上的嚴恩用腳輕輕踢開了那一雙斷手。

   華婷婷的闊劍染紅了,剛才在笑著的一眾七劍門的弟子,臉上不但收起了笑容,而且更嚇得發青了。

  「我的手啊啊啊啊啊啊!好...好痛啊!!」被砍了雙手的弟子在地上打滾著,流出的鮮血把更多的落葉柒紅。

  「喂喂,那真的是那個華婷婷嗎!」



  「不對!一定只是巧合!!」

  「老...老大...我們要怎樣做!」

  「上...上吧!劍陣!!」

  「劍蓮花陣!」

  「啊?那個就是所謂的"劍陣"?不過陣容和我當年的調兵遣將相比,這個叫"劍陣"的玩意完全不夠看頭。還是說"劍陣"是沒有限定人數?」嚴恩抬著頭道。

   那一個劍陣有如它的名字,七個人各持雙劍,組成一個蓮花形狀的陣式。

   華婷婷臉上並沒有任何表情,和剛一樣雙手垂下來。

  「上吧!」那一朵"劍蓮花"以一個高速的速度迴旋並向華婷婷推進著。但是剛才那個被砍斷手的人就在他"劍蓮花"的前方。那人來不及迴避,身體被"劍蓮花"劃得皮開肉爛,沒有一處完整。

   華婷婷仔細的望著那朵"劍蓮花"。在"劍蓮花"快要來到的時候,舉起了闊劍迎擊。

   噹!噹!噹!噹!噹!噹!

   一連串的噹噹聲,一共有十四把斷刃飛到不同的地方。那朵"劍蓮花"變成普通的蓮花了。

  "劍蓮花"上的劍全數被華婷婷打斷。

  「這就是你們的武功?完全不像樣。」華婷婷冷冷道。

  「老...老大...不行了!」

  「不...不怕...我們回去找掌門!我們七個人一起走,她追不了的!」

  「你們想走的話就走吧,我不會追你們。但前題是你們有能力離開。」華婷婷將闊劍上的血甩到地上,並把劍收回劍鞘內。

  「甚麼意...」說到"意"字的時候,鮮血從喉嚨的位置像噴泉般噴出來。

  「老...」其他人應聲倒下,大家都是喉嚨被劃破。

  「還以為劍陣有甚麼特別,想不到只是華而不實。遇上我這些因為專為殺敵而創出來的,根本不堪一擊。」嚴恩站起身來。

  「喂!婷婷,想不到你下手那麼狠!」嚴恩笑著,拍了一下華婷婷的手臂。

   華婷婷回頭過來,臉上仍然帶著冷冷的表情。嚴恩看到,不禁感到心寒,後退了兩步。

  「嘻嘻,嚇到你了!不是說要回去嗎?我先去找那位老人家和妹妹,你要等我啊!」華婷婷笑著道,之後留了嚴恩在原地,一個人跑了。

  「婷婷,莫非你...」嚴恩一個人喃喃道。

第十九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