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義等人在趕往唐門的路上,華望天一直在背著尹寶兒,而尹寶兒一直有一種很討厭的感覺。

  「越接近唐門...血腥味就越濃烈...感覺...很像...很像是由很多...」尹寶兒未說完,嘴巴就被華望天由前面伸手到後面按著。

  「夠了,寶兒,不要再說了。」華望天溫柔輕聲道。

   正當此時,燕義突然停了下來,燕玉及華望天見狀亦同樣停下來,燕義似乎察覺了甚麼,臉色亦不見得好看。

  「你們都在這裡等我。小子,你把背後的丫頭交給小玉,之後整理好自己的裝備跟我走;而小玉你就在這裡照顧好丫頭,我們去一去就回來。」燕義回頭望著兩人道。



   話說完,華望天解開了身上綁住藤椅的繩子,小心的安置好尹寶兒和尹寶兒的藤椅後,將胸前的長刀掛回到腰間上,跟著燕義一個翻身,雖然動作不及燕義純熟流暢,但也順地的落到地上。

  "小玉說得沒有錯,這小子放下了丫頭之後動作都變得敏捷了。那麼要是真的碰到小六的話..."燕義心裡想道。

   就算落到了地上,華望天依然是照著燕義的吩咐,跟在燕義的背後,踏著燕義經過的所有落腳點。

   於是乎,在兩人終於來到了傳來血腥味的源頭,唐門的前園。眼前的景像令燕義和華望天兩人看得目瞪口呆。

   屍體,遍地的屍體。雖然並不像慕容莊被毀成廢墟,但同樣亦是滿地唐門的人的屍骸。



  「孫大叔!孫大叔!你振作一點!」燕義在滿地屍體之中,發現了仍然有生還的人。

  「這聲音...是義仔嗎...哼哼哼...我還死不掉...放心...」那一位孫大叔聽到了燕義的聲音後,微弱的說出話來。

  「唐門發生了甚麼事情!為甚麼到處都是屍體!」燕義蹲在地上,抬起了孫大叔的頭道。

  「有一群...自稱...是慕容莊...他們騙了我們...帶到上來的時候...才知道慕容莊的人...死光了...他們就向我們攻擊...」孫大叔慢慢道。

  「那些人現在在那裡?天音和四個妹子呢?」燕義續問道。



  「她們安全...在地下室...那些人...不知為甚麼...只殺人...很快就走了...」孫大叔繼續用他微弱的聲音道。

  「我知道了,我先扶你進去休息一下。」燕義扶起了孫大叔。

  「喂!小子,你在這裡守著,要是發現有可疑的人,立即大聲呼叫,我會立即出來。這裡是唐門的前園,到處都有陷阱,雖然根據現在的環境可能已經用光了,但還是小心不要亂走比較好。」燕義回頭向著華望天道。

   華望天以前已經聽過唐門的傳聞,加上聽到燕義的忠告後,更是畢直的站在原地不敢亂動。華望天見既然一個人呆站在原地,不如盤坐在地上,運氣修元。

   雖然到處都是屍體,並不是一個適合的地方。但是只要心夠寧靜,烈火也可以變得冰冷,寒冰亦可以變得熾熱。

   此時此刻,華望天靜得完全不覺得自己身處中屍體群之中,同時亦感受到自己附近的環境。

  "感覺到了...小玉和寶兒在附近樹上,燕大俠在內堂..."

   突然華望天站了起身來。



  "有人在前來!一個...兩個...不,有三個人!"華望天心裡想,並且從腰間拔出了自己的長刀,嚴陣以待。

  「喂,嚴芳!不要亂跑!這裡到處都是屍體,肯定有人在埋伏在這裡!」

  「燕大俠,為甚麼你要放走那個林仲,我不是說過...」

  「我不想回答你。」

  「哈哈哈,為甚麼大家都躺在地上?這樣大家不就會得風邪了。」

  "三個人...其中一個人很危險...恐怕功力和燕大俠一樣...但是我很像聽到他們說嚴芳的名字...莫非...真的是我認識的嚴芳嗎...?"華望天心想道。

第二十三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