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趕往大巴山唐門"作客"的路途上,其實並不只有嚴恩、華婷婷以及上官巧三人。

   除了帶著得了失心瘋的嚴芳的林小六等人,還有一行奇怪的組合:一個舉世無雙的大俠、舉世無雙的大俠的女兒、一個長安大商家的長女、以及武功平平沒有特別過人之處的年輕人。

  「爹爹!大哥真的是在前往唐門嗎?」燕玉問道。

  「要是上官阿姨的消息沒有錯的話,小六現在應該在我們前面不遠。」燕義回頭道。

  「那麼上官阿姨的消息可靠嗎?之前就曾經試過...」燕玉續問道。



  「這次是雲叔叔告訴她,她再告訴我...」燕義苦笑道。

  「嗯,這次的消息很可靠。」燕玉答道。

  「等...一等我...我快要...追不上...」兩人後面傳來了那位平凡的年輕人的聲音。

   這一行由奇怪的人組成的隊伍,自從知道了林小六的消息後,連夜來急速狂奔,身法輕功都已經比馬還要快了。但是燕義和燕玉臉上卻沒有半點疲倦的樣子,亦沒有要停下來的跡象,在樹與樹之間迅速掠過。跟在他們後面的華望天雖然勉強跟上了,不過卻已經在口吐白沫。

  「喂喂,華望天你還不快一點,就要被燕大俠和小玉拋下了~」尹寶兒調皮道。



  「閉嘴!你怎不想想我可是一邊背著你,一邊追著燕大俠!嘔!」華望天大聲道,並吐出了白沬。

   原來華望天他將自己的長刀掛在胸前,背部綁了一張藤椅。而尹寶兒就正正坐在綁在華望天身上的那一張藤椅。

  「哼!本小姐又不懂輕功!而且,小玉的身型比這張藤椅還要細小;再說,你也沒有理由要燕大俠當這種工作吧?那麼你又是本小姐的人,這種工作當然是你要做!難道你要本小姐一個人在地上用"跑步"來追上你們嗎!」尹寶兒連珠炮發地道。

  「哎唷!大小姐息怒!」華望天掩耳道。

  「哼!要是你不滿意的話,乾脆就在這裡丟下我吧!」尹寶兒道。



   在華望天和尹寶兒在胡鬧的期間,燕玉悄悄的到了燕義的旁邊細語著。

  「爹爹,華望天他...」燕玉還未把說話說完,燕義就打斷了她的說話。

  「哈哈,不用擔心他們兩口子!你看華望天那小子的臉上,完全是一臉幸福的樣子,恐怕就算是我叫他丟下那丫頭,他也不願意!」

  「可惜你娘親華兒在我是廢人、蛀米蟲的時候就死了,不然現在我應該會在做一樣的事情。」燕義無奈苦笑道。

  「不對,小玉想說的事情不是這一樣。」原來燕玉並不是在關心華望天和尹寶兒兩人的相處方法。

  「小玉想說的,華望天他是一邊背著寶兒姊,再加上那張藤椅和他的長刀。在負擔這種重量的情況下都可以勉強地追上我們,雖然我們是為了讓他可以跟上而放慢了腳步,但亦不是隨便一個會輕功的人跟上...」燕玉細聲道。

  「嗯,那小子勝在比其他人投入,所以他在內功運氣的方面才進步那麼快。相信內功方面應該不會比其他人遜色,但是外功方面...哈哈哈。」燕義說到華望天外功之後,就沒有把說話說完。

  「爹爹,那麼小玉是不是應該教他一招半式外功防身?」燕玉問道。



  「慢住!」突然燕義停了下來。

  「是發生了甚麼事?」燕玉跟著停了下來。

   不到一會,華望天總算是跟了上來,但人就累得坐在樹上。

  「在前方不遠就是唐門了,在唐門附近的地方無論天上還是地下都是滿佈了有如雨點密集的陷阱。由現在開始,你們都跟在我的背後。而且還要準確的踏在我的落腳點上。」燕義慢慢地解釋現在的情況給燕玉、華望天和尹寶兒三人。

  「等等!」在華望天背後的尹寶兒突然道。

  「有血的味道,風中傳來了血腥的味道。」尹寶兒的聲音顫抖道。

  「你說甚麼?我可是完全嗅不到有任何氣味?」華望天質疑道。



  「不,丫頭從少是吃著補品長大,無疑身體的感官應該是我們之中最好的。」燕義反駁道。

  「那麼知道是那一個方向傳來的嗎?」燕義續道。

  「在前方。」因為華望天背著尹寶兒的關係,所以尹寶兒舉手指向了自己的後方。

  「前方!沒有時間休息了,我們要起行了,記住我剛才的說話!跟在我背後!」燕義緊張道。

  "是小六嗎?還是說唐門出事嗎?小六的武功有我的一半,應該可以不用擔心;而唐門的話,因為我和天音一起設計的陷阱,應該沒有那麼容易被攻破。還是說是第三方的人?"燕義思考著。

第二十二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