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雖然外功奇怪,但是內功卻厲害得很,功力隨時在我之上...明明已經是出盡全力、灌注真氣的一拳,但是這個人都沒有倒下,而且他的真氣就像一座山一樣...不單是打不進,亦是扯不出。這種惡徒留在世上太危險了!」

    雖然華望天並沒有被林小六的真氣震碎全身經脈,但是華望天在肚子吃了林小六重重的一拳,之後在還未調息好的情況下,在同一個位置再吃了林小六完全蠻力的一腳,整個人被踢飛了出去。

    接連的重擊,華望天支持不住暈倒了。

    在這時候林小六在地上拾起了華望天跌在地上,被他打成彎曲的長刀,並且將刀鋒的位置拆斷,將刀柄位置跌到地上。慢慢行到華望天旁邊並扯住他的頭髮,把刀架在華望天的頸上,只要輕輕一劃...

    在這生死存亡的一刻,突然有一把小小的、精緻的繡花銀鏢從林小六的頭頂射過來!



    雖然林小六及時發現了,剛好側掉頭避過了,但是他的臉龐還是被劃破了一個小傷口。這時,在繡花銀鏢射來的方向傳來了輕輕的對話聲音,要是這時候有微風吹過觸動樹葉的話,也會覆蓋掉那段對話。

   「準啊!明明距離那麼遠卻也可以射中!」

   「難道你真的以為我只是吃飽沒事做的大小姐嗎?好虧我也是擅使<<散華鏢>>的高手!」

   「怎麼我一直也沒有聽說過?我還以為真的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大小姐!」

   「嘻嘻,有那一個躺在地上的傻瓜在我身邊替我解決煩惱,還需要我操勞嗎?」



    雖然只能隱約聽到那聲音,但是林小六已經判定了傳來聲音的位置。不過剛才被華望天那個驚人的內功嚇到了,相信華望天的同黨亦非特閒之輩。被挫了一下銳氣的林小六改變了自己剛才進攻的方式,有所防範地在原地擺出了架式。

   「看來到我出場了!」話說完,有一道細小的、穿著紅衣的人影從茂密的樹葉群中,急速朝著林小六的方向前進,而且速度快得連林小六的眼睛也追不上,只能看見是一道紅色的閃光。

   「嗨~很久沒見了!」那一道"紅色閃光"道。

   「你...你是...!!」林小六吃驚道。

    眼前的"紅色閃光"竟然是一個年紀輕輕,十多來歲的女孩。但是卻有如此敏捷的身法。除了林小六吃驚外,秋欣更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燕...燕大俠小心啊!這小孩的身法...這小孩並不簡單!」秋欣吃驚道。

   "燕大俠?哥哥你一直冒充爹爹的,你玩不厭的嗎..."

    原來這位"紅色閃光"的女孩就是和林小六一樣,燕義的養女,燕玉。雖然燕玉很想立即拆穿林小六的謊言。但想了一下,似乎有點好玩的地方,於是乎,燕玉想了一下。

   「燕大俠!?老娘最討厭的人就是你,老娘想揍你很久了!」燕玉擺出了一副欠捧的表情挑釁道。

   「吓?」原本林小六一直以為燕玉會當場揭穿他的身份,但是意想不到燕玉竟然有如此的動作。

   「這...這一個小孩竟然如此囂張!燕大俠,給他一點教訓吧!」秋欣抵不住燕玉的挑釁。

   "我也想教訓小玉...但是我根本沒有可能贏過她...!"林小六依然站在原地,並緊張得不斷留著冷汗。

   「你...你快走!這傢伙很難應付!」林小六回頭對著秋欣說。雖然林小六口是這樣說,實際只是不想秋欣看到自己出醜。



    但或許林小六還是有其他原因,所以才叫秋欣趕快逃跑?

   「甚麼?就是你這傢伙想教訓我家可愛的女兒嗎!」只是在林小六轉個頭的瞬間,突然燕玉旁邊多了一個男人,蹲在地上,單手搭在燕玉的肩膀上。

   "爹...!"這一個字,林小六險些把這一個字衝口而出。

    林小六會叫那一個男人做"爹",即是這個男人就是真正的天下第一神劍,真正的燕大俠,燕義本人了。

   「想走?可以的,那位姑娘交出那個女孩就可以走了。我對老女人沒有興趣!」燕義同樣擺出了一副無賴的表情,指著秋欣和嚴芳。

   「老...老老老女人...!你這無賴給我去死吧!!」其實秋欣一點也不老,而且還正正是最吸引人的年齡。秋欣不知眼前的無賴就是真正的燕義,但聽到燕義說的"老女人"就無名火起了,不顧左右拔出了自己的雙劍,以暴風之勢向著燕義搏過去。

   「不好了!回來!他是...」連林小六也制止不了秋欣。



   「小玉,機會來了,你去.........」燕義細聲向著燕玉道。

    在秋欣的劍快要砍到燕義的時候,燕義兩隻手分別都伸出兩隻手指,分別左右輕輕的夾住那成為了暴風的雙劍。

   「燕大俠!快來幫忙!」秋欣用力拉扯著,但是那雙劍依然被燕義夾住,沒有動到分毫。

   「爹爹!」燕玉突然道。

    林小六一看,見到燕玉一手按著背在背後的嚴芳,一手捉住華望天的腳在地上拖行著。才發現原來剛才這對父女的目的原來是嚴芳,不過也沒有所謂吧?反正當初也只是為了將嚴芳交到唐門。

   「玩完了~老女人~你可以回家了。」燕義說"老女人"這一隻字特別用力,其後將秋欣整個人扔下山崖,而且還可以清楚聽到秋欣的尖叫聲。

   「爹爹為甚麼你要做!」林小六吃驚道。

   「因為嘛...」燕義說完已經到了林小六面前,幾乎貼得是臉貼臉,林小六立即想拉開距離。但是在行動前,燕義已經一拳重重的打在林小六的腹部,就像剛才林小六一拳打在華望天腹部。



    只是...燕義的一拳比林小六重上數倍,林小六連掙扎的時間也沒有,吃了一拳之後就直接暈倒了。

第二十五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