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秋欣,醒醒啊!」有一個男人在拍打著秋欣的臉。

  「我...我是在那裡?」秋欣雖然漸漸的醒過來,不過意識還是顯得朦朧。她慢慢的坐起身來,但不到一陣,就感到身體不同地方都有劇痛。

  「痛...!」秋欣只要稍為活動一下,身體都會發生劇痛,甚至痛得整個人捲成一團。

  「這種高度我已經盡力接住你了,連我自己也不好到怎樣。」在秋欣旁邊的男人正在扯破自己的衣服,臨時處理、包紮著自己的傷口。

  「這裡是那裡?」秋欣再問一次。



  「先不說這個,你還認得我嗎?」那男人著急道。

  「千...千奇...?是你救了我嗎?」秋欣這才發現旁邊的男人就是宋千奇。

  「你沒有事實在太好了!」宋千奇一下緊抱著秋欣。

  「啊啊!!!!好痛!好痛!放...放開我!!!!」秋欣已經滿身痛楚,痛得只能慢慢微少地移動。但秋欣被宋千奇這樣的一個緊抱,簡直比受千刀受砍還要痛。

   秋欣痛得整個人脫力躺回到地上。



  「抱歉!抱歉!我太興奮了!你看我傷口也因為見到你而高興到在噴血了。」宋千奇亦因為剛才的緊抱,原本處理好的傷口又流出血來。

  「...傻瓜...」秋欣脫力的微笑道。

  「對了,為甚麼你會跌下山了?」這一次宋千奇輕輕的抬起秋欣的頭,轉移話題道。

  「...不要說了...計劃失敗了...」秋欣依然的躺在地上道。

  「怎可能!?是在甚麼地方出錯了!?」宋千奇吃驚道。



  「原本計劃還是很順利,燕義也成功被古大人的手下引導了上前往唐門。」秋欣休息了一下,說話也回復氣力了,慢慢的坐起身道。

  「對啊,根據古大人的指示。我去帶一些人偽裝成慕容莊的人,令唐門的人放下戒心之際突襲他們。等你和燕義來到時,我就用"慕容莊生還者"的身份出現,拚取燕義的信任,藉此拉攏燕義以及另一班同樣被誘導而來的人...」宋千奇道。

  「但是,就是不知為甚麼會有計劃以外的人來到了唐門。估計總共有四個人,他們的武功奇高。先不說其中一個身法極為迅速,經過之處有如一道閃光橫過。其中有一個無賴男子,我就是被他丟下山了。」秋欣道。

  「那個無賴很厲害?」

  「不要說我賣花讚花香。我相信我們兩人的劍法之快,在江湖上能比得上的人應該很少...但是那個無賴居然只是輕輕伸出幾隻手指就夾住了我的雙劍...而且我那把雙劍還被他搶了...」

  「武功竟然如此高...那麼你現在在這裡等等,我去想辦法把你帶回去古大人那裡。」宋千奇慢慢放下了秋欣,站起來。

  「不要少看我,雖然我現在還是在痛著,但是慢慢行的話還是可以的。」秋欣雙手按在地上,慢慢的支撐著整個人站起來。

  「那麼我們先去附近的驛站休息一下,之後去寫一封信告訴古大人計劃失敗了。」宋千奇主動去扶著秋欣。



  「不過說起來,為甚麼古大人要將楊寶的"破邪三絕譜"教那個江天豪?自己去學習不就好了,用不著搞這麼多計劃。」

  「誰知道。或許古大人想重建仁皇殿吧,反正我們只要聽從他的說話就好了。」

   於是,宋千奇小心的扶著秋欣,兩個人慢慢的離開大巴山。而在他們離開了之後,附近的草叢有一名女子,她的人頭慢慢的從草叢伸出來。

   秋欣和宋千奇兩人似乎因為自己已經遍體鱗傷,痛楚影響思考的關係,竟然犯了一個低級的錯誤,說秘密之前沒有事先調查附近有沒有人躲起來。

  「聽到了~聽到了~聽到一件不得了的秘密~」那名女子望著秋欣和宋千奇離開的方向。

  「上官女俠,你這樣會被他們發現的!」有一把男聲道。

  「你不要少看我師叔!」接著有另一把女聲。



  「喂!你太大聲了!」男聲道,但其實他還更大聲。

  「你們兩個好了,你們兩個才是最大聲,最容易令人發現!」

  「那麼師叔我們現在應該怎樣做?在他們找上那個"古大人"之前,我們先去追擊他們兩人嗎?」

  「嗯...那個"古大人"我大概知道是誰。他暫時可以不用理會,倒是現在已經知道了慕容莊的真相了。我們先去找那一位"無賴"吧。」

  「上官女俠我沒有聽錯吧?那個無賴似乎很厲害啊,我們還去招惹他!?」

  「對啊,師叔。我們在被那個無賴發現之前,還是先回去吧。」

  「放心吧!有無賴的地方,就會有"那位大俠"!」

第二十六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