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玉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被突如其來的哥哥 - 林小六鎖住了喉嚨,一同跌下了山崖...與其說是跌下山崖,不如說是林小六抓住燕玉跳下了山崖會更為合適。

   在下墜的時候,林小六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來和哥哥大鬧一場吧...」,似乎是有意和燕玉正式比試一場。但究竟林小六的立場是否和燕玉等人對立,加入了古中正的那一方?

   但是,燕玉要是在這個時候不想辦法擺脫林小六的話,兩人就要直墜到崖底身亡。

   於是燕玉四周觀望,需要在短時間之內發現可以容納他們兩人的落腳位。不過,林小六轉身一甩將燕玉往一個在崖壁上的山洞口丟過去。而自己則是施展輕功踏著崖壁凹凸不平的位置,到達那個山洞口。

  「哥哥!你為甚麼會在這裡!?」燕玉起身道。



  「古中正告訴我的。」林小六道。

  「所以你是加入了古中正的那一方嗎?」燕玉擺好了架式,做好了迎戰的準備。

  「小玉,我並不是屬於那一方的。不是古中正一方,亦不是你們那一方。」林小六慢慢道。

  「甚麼?」燕玉不明林小六的說話。

  「就如我剛才所說,上次在大巴山那一場未分勝負,來和哥哥比個高低吧!」林小六道。



  「現在不是比試的時候,華望天他們留在上面,要是現在不回去救他們的話,他們會有危險!」燕玉反駁道。

  「他們有危險又如何?他們本來就和我們沒有關係。我來這裡的目的就只是要和你比試,我們兩人都是爹爹的繼承人,爹爹之後,能被稱為天下第一的人總不能有兩個吧?」林小六道。

  「難道哥哥你就只在意那些虛名,之前一直假冒爹爹也是因為想其他人叫你一聲"大俠"?你有沒有這麼無聊,你不會去關心其他人?」燕玉激動道。

  「嗯...或許之前看見慕容莊的慘況令我有點動容,但是只要大家都畏懼於我,那麼慕容莊的事就不會再發生了。而且只要我變得更強,我就可以向以前殺我父母的惡人報仇!」林小六握拳道。

  「這就是為甚麼爹爹不願意教你武功...」燕玉低頭細聲道。



  「那麼我們都不用兵器,只用拳腳來比試。就來讓你看看我們同出一脈的武功是有著甚麼的差距。」燕玉將手中的長棍丟到一旁。

   燕玉的長棍剛離開了手,還未跌在地上,林小六就率先搶攻。二腿四拳八手連綿不斷攻向燕玉。

   面對這如暴風怒濤的一連串攻擊,要是換上其他人肯定只有捱打份。不過林小六的武功即是燕義的武功,同時亦是燕玉的武功。面對林小六的連擊,就算燕玉閉上了眼睛亦輕易的避過。

   燕玉左手輕輕劃了一個半圓,右手擺出了準備出拳的動作。

  "要來了!"林小六看見了燕玉的起手式,舉起了雙手準備接下燕玉的拳頭。

   不過林小六並沒有如願接下了燕玉的拳頭,反而是被燕玉一個下旋,重重的踢在左腳的小腿上。林小六的左腳吃了一下重擊,馬步變得不隱。

  「首先,你太注重所謂的招式。」燕玉再次的下旋,林小六見狀,準備了防禦燕玉再次攻擊他的下盤。但這一次燕玉並不是進攻下盤,反而是一個上勾拳打在林小六下巴。

  "這一招並不是爹爹的招式..."林小六心想道。



  「無招無式,講求經驗與反應。招式甚麼的,就只是像食譜一樣...」燕玉道。

   兩人拳來腳往,但是林小六一次也打不中燕玉,而燕玉的每一下拳腳掌則非常的準確打在林小六身上。但時間就只有幾分鐘,林小六已經喘得上氣不接下氣。但是燕玉臉上不但沒有半點的疲勞,連喘氣也沒有。

  「第二,你只是學到招式,但根基並沒有打好。我可是基本功也花了五年的時間,直到現在也經常練習。」燕玉密密道。

  「而且...」燕玉一拳畢直的往林小六打過去。林小六看準了,握緊拳頭,硬生生往燕玉的拳頭打過去。

  "砰!!!!!"兩拳交接,山洞口傳來了很大的回音。之後聽到了骨頭斷裂的聲音。

   林小六的拳頭被燕玉打至骨折!

  「虛名甚麼的,我根本沒有興趣!我學武功的目的並不是用來報仇,而是保護爹爹以及最重要的朋友!只要是可以保護到別人,儘管只是一些不值一提的武功,我也會虛心去學習,並化為自己的武功。」燕玉大聲道。



  「最後就算你是我的哥哥,但是對於威脅到我朋友性命的人,我也不會留手!!」燕玉憤怒道。

  「哼!話真是好聽,要不是爹爹只愛你...」林小六坐在地上反駁

  「爹爹就是怕你復仇心太強,學了武功之後會容易走上了歪路才不教你武功!!」燕玉道。

第三十一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