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子剛才在附近散步,順便來找個走失了的僕人回家,不過很像聽到有人正在談論那位古先生的策略?小女子才疏學淺,一直想跟古先生學習。難得機會親眼見識古先生的策略,小女子班門弄斧,還請多多指教。」一把女聲由華望天等人的後方,由遠至近,慢慢傳過來。

  「竟然可以在一瞬間發射那麼多暗器和銀鏢...而且還可以控制好不射中我們,那名女子是敵人嗎?」華婷婷轉頭望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回頭只看見一名穿著鏽上了飛鳳圖案的紅色綿衣的年輕女子。

  「這一些都是你做的嗎!」江天豪閃避不及,左肩中了一針。

  「華兄啊華兄,我嚴恩此時此刻,不得不佩服你的福氣...」嚴恩望了一下那名紅衣女子,望著華望天搖頭苦笑。



  「哼哼哼,我由和她相識開始,她就是一個很調皮自我的人,從來都不聽別人的說話。」華望天笑道。

  「那麼說,即是我擔心你們而特地由大巴山趕過來是多餘的吧?反正這裡都不需要我,那麼我們回去了。」那名女子聽到華望天的說話後,立即轉頭往反方離開。

  「對不起了~我親愛的寶兒,是我說錯話了~你來的真是時候,幸好你及時出現!」華望天連忙道歉道。

   大家都沒有想到,原本被叫留在唐門,幫忙照顧傷患以及在療養中的嚴芳的尹寶兒竟然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我們?」嚴恩不解,明明只有尹寶兒一個人,為甚麼是"我們"?



  「回去了四姝~這裡沒有我們出場的餘地。」尹寶兒裝作沒有聽到華望天的道歉。

  「等一等,哥哥他已經知錯了,嫂嫂你就原諒哥哥吧!」華婷婷大聲道,說完之後華望天「吓?」的一聲望著華婷婷。

   尹寶兒原本是沒有理會華婷婷,但是聽到「嫂嫂」兩集字之後,停了下來慢慢回頭。

  「哼,看在婷婷份上,今次就算了吧!」尹寶兒臉紅道。

   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華望天和尹寶兒兩人身上,全都把江天豪忽略了,忘記了有一個大敵正站在他們的眼前。江天豪對於大家沒有把他放在眼內,感到了自己被小看了,因而大怒,慾拔出自己的佩劍將在場的人都斬殺掉。



   每一個人都沒有注意到江天豪已經拔出了腰間的那一把長劍,正準備著一劍削掉華望天的腦袋。

   不過憤怒的江天豪突然感到眼前一暈,腳下不穩,手鬆了一下,握著的長劍跌到地上。

  "噹!"

   大家的注意力因為那一下清脆的聲音,回到江天豪身上。不過江天豪的臉色卻不見好,甚麼嘴角流出了黑色的血。

  「那個人還未倒下去?二姐,我這一次用的毒是不是不夠重?」

  「三妹啊,可以派上用場已經很好了,所以不要抱怨了。」

   不知甚麼地方,響起了另外兩把比較年幼的女聲。

  「難怪是"我們",看來連唐門那四位可愛的小女孩也來了。」嚴恩笑道。



  「唯獨一個明明是小孩,但是外功卻比我更要厲害,我真的不覺得她有甚麼地方可愛...」華望天無奈道。

  「寶兒姐!我在山坡上找到的枯井準備好了!」唐小玉突然出現拉著尹寶兒的衣袖。

  "砰!!"尹寶兒旁邊的山坡發生了小爆炸,炸出了一個山洞。正當華望天等人不思其解之際,有一班人從山洞內湧了出來,並且到了洞口的時候暈倒在地上。

  「果然山坡上的枯井是假的,實際上是一個通風口。內部也已經被挖出了一條秘道,而且看他們的服飾也不像七劍門的人吧?」尹寶兒望了一下山洞內部以及地上的人。

  "那些人我從來沒有見過,而且我也不知有這一條秘道,莫非古兄他...!?"江天豪心想,原來他也不知道這些人。

  「原來這裡埋伏了這麼多人,要不是尹寶兒,恐怕今天是我們的死期了。」嚴恩喃喃道。

  「你這大惡之人奉命來!」華望天提刀衝去中毒倒地的江天豪。



  「小心!」旁邊的燕玉察覺到有幾道黑影正飛去華望天,於是立即擋到華望天面前,用長棍接下那幾道黑影。

   燕玉望了一下,她那枝紅色長棍上釘著幾把飛刀。

  「江大哥!你先走吧,堂堂一個七劍門掌門不能死在這個地方,這裡由我和千奇兩人擋住!」

  「對啊,雖然他們有四個人。但是我們可是被譽為"雙劍情侶。我和秋欣一起的話絕對沒有問題!」

   宋千奇和秋欣突然出現在江天豪眼前。

  「那兩個人交給我,你們去追江...」燕玉原本想替大家擋下宋千奇和秋欣兩人,可是話未說完,突然被一個人鎖著喉嚨,一起跌下了山崖。

  「是你...哥哥!為甚麼!」原來和燕玉一起跌下山崖的人是林小六。

  「...來和哥哥大鬧一場吧...」林小六冷冷道。



   有林小六牽制住燕玉,宋千奇和秋欣鬆了一口氣。但是華望天等人則是要想辦法突破兩人追上江天豪,而且還要注意尹寶兒的安全。

   不過這時,江天豪卻突然不尋常的微笑起來。

第三十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