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原來天下第一神劍也跟過來了。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內堂響起了一把聲音和腳步聲。

   大殿內並沒有燃點照明的蠟燭,華望天完全看不清楚究竟是誰人正在接近自己。直到那個人行到天窗陽光照射的位置,才知道那一個人的真面目。

   古中正,昔日華望天失憶,身份為尹家下人的時候。曾經吃過了他幾次虧,當時要不是有尹寶兒的機智和燕義燕玉兩父女的武功,華望天早就死左他和江天豪兩人的手下。

  「今時不同往日,我身上同時有鐵大人、七劍門和楊寶的武功為功底。不知道單憑燕義你和那個姓華的小子可以應付到嗎?」古中正自信的笑道。

  「哦,原來是這樣,頗厲害啊。」燕義一個人坐在門口,背靠著關上了的大門,挖著鼻孔道。



   原本古中正想看到燕義驚慌緊張的樣子,誰知燕義卻是毫不著意,從容不迫的挖著鼻孔。

  「哼...哼,你就好好的享受這個時間吧,等等你就知道...」古中正的說話被燕義打斷了。

  「我看你是有甚麼誤會,我只是入來觀戰,我到底都沒有想過要插手。畢竟我都已經是上一代的人,新的麻煩自然是由新的年輕人解決。」燕義仍然挖著鼻孔說話。

  「即是說我把你面前姓華的小子殺掉也沒有問題?」古中正問道。

  「嗯...或許吧。」燕義答道。



  「甚麼!?」雖然華望天知道燕義不會出手了,但沒有想過就算自己被殺也毫不在意。

  「哼哼哼,希望你"燕大俠"可以遵守你的諾言,不過很快地,你就會後悔你現在誇下海口了。」古中正笑著,一步一步行向華望天。

   華望天見狀,立即擺好了自己的架式。

  "我很清楚你的弱點,你的內功長期缺乏鍛鍊。亦很容易打亂自己的節奏,導致真氣不通,發不了勁。"古中正心裡想,運勁簡單一個直拳打向華望天的胸膛。

   但是華望天卻沒有躲避,左腳輕輕踏前、重心放於右腳、壓下身體,站在原地硬吃古中正一拳。



   有一個人彈開了數步,而那一個人並不是一直吃敗仗的華望天,而是運勁打人的古中正,像是有甚麼東西在他前面推了一下。

  「哈哈!沒有想到相隔那麼久,我的內功精進了那麼多嗎!」華望天拍了一拍胸口道。

  「這小孩的武功雖差,和小六及小玉相比,簡直差天共地。但我還是勸你不要用以前的印象,去看待現在的他比較好。」燕義還是坐在剛才的位置,哈哈笑道。

  "竟然可以將我的內勁反彈回來...我看一定是燕義教他武功了..."古中正吃了一驚。

  「咳,果然是士別三日,刮目相看。更何況我們應該有幾年沒見了?但是你要知道...會進步的人不是只有你一個。」古中正雙手藏在後面,不讓華望天發現,剛才出拳的手正在發麻。

   古中正說完,再一次,再一次運勁一個直拳,同樣打向華望天的胸膛。

  「哈哈,還未放棄嗎?」華望天同樣重複剛才的動作,打算再一次硬吃古中正的那一拳。

   古中正微微的笑了一下。



  「唉,蠢材。」燕義隨便在地上撿起了一顆小石子,並用手指精準快速的射到華望天踏出的左腳腳跟。

   華望天的左腳腳跟被燕義的小石子射中,這時候華望天的左腳不自覺的向上踢起,碰巧踢在古中正揮來的拳頭的手指。所謂十指痛歸心,被一枝針刺到手指也很難受,更何況古中正被華望天踢中了手指。

   被踢中的手連拳頭也握不緊,拳頭一鬆,有一把少少的暗器掉在地上。

  「好小子...我還以為你會蠢到要再次接我的那一拳...原來你一早就識穿了。」古中正握住被踢中的手指,痛得在冒冷汗。

   因為四周環境昏暗,加上那一塊小石子真的射得很快,沒有人留意到其實是燕義識破了古中正手藏暗器,暗中幫了華望天解除古中正的武器。

  「啊!我忍不住了!」大殿突然響起了一把年幼的女聲。

   有一道人影在古中正從天而降,並且手中執住一把小刀。在落下的時候順勢把古中正背部劃出了一個傷口,要是古中正後退多一步,或是那把小刀再長一點,不然古中正就的傷口就更加大。



   古中正瞬間轉身,把那個人影壓在地上,並搶去了手中的小刀,並往頭上刺過去。

   在這危急的時候,華望天用自己長刀橫砍的揮向古中正。可惜的就是被古中正察覺到,整個人用力的按在地上彈了起來。但其實華望天是故意讓古中正避過自己的攻擊,在古中正避開的時候,迅速拉住被壓在地上的人向後一躍,拉開和古中正的距離。

  「彩玉,沒事吧!」華望天扶起那個人,問道。

  「沒有事,但是我的小刀被搶去了...」唐彩玉道。

   此時,古中正在旁邊拾起了一把沉重的鐵鞭。

  「那麼,要開始短兵交接第二回合了...」

第三十六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