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玉,這一個對手並不是說笑的。你快去燕大俠的身邊,我不可能要不擅長白手戰的你幫手。不然你發生甚麼意外,唐掌門一定不放過我。」華望天終於拔出了燕義為自己所鑄的"寶兒刀",迎戰古中正手中的鐵鞭,以及由唐彩玉手上搶過來的唐門小刀。

  「抱歉了,關鍵的時候幫不了手...小心一點。」原先計劃好唐彩玉潛入到大殿內,並在適當的時候偷襲江天豪。

   雖然偷襲對象由江天豪改為古中正,但是計劃並沒有變動。誰料卻是因為唐彩玉野孩子性急耐不住,不但重創不了古中正,反被搶過了武器。現在幫不了手,就只好乖乖的聽華望天的說話,待在燕義身邊。

   正當唐彩玉轉身跑到燕義身邊的時候,古中正已經饒過了華望天追上了唐彩玉,手中的鐵鞭往唐彩玉頭上一揮。

   不過華望天似乎早就猜到就算目標是自己,古中正亦不會放過漏網之魚。



   很快地,華望天瞬間去到唐彩玉身後,橫向架起長刀,擋住打過來的鐵鞭。事情發生得太快,唐彩玉根本注意不到原來自己已經從鬼門關走了一趟。

   噹!!!!

   華望天擋下了那沉重的鐵鞭,整個大殿的周圍充滿了金屬碰撞的聲音。而唐彩玉被那突如其來的巨響嚇到,向前跌倒在地上。

   不愧是燕義親手所鑄的長刀,就算刀身正面擋下了古中正的那一下重擊,但亦沒有半點彎曲。要是華望天手中的長刀只是隨便在鐵匠買的話,恐怕剛才那一擊不單止彎曲,甚至折斷,致使鐵鞭打在華望天頭上。

   根據燕義所說,這一把送給華望天的長刀,是燕義本人以去世的妻子所教的技術所鑄。不過由於燕義年輕時放棄了自己做一個「廢人」,無論做甚麼事情、學東西都得過且過,因此技術完全不及自己的妻子。



   就算「半桶水」的技術鑄造的長刀亦如此犀利,可想而知,要是這一把長刀由燕義的妻子親自鑄造,會是一把怎樣的神兵利器。

   但是,兩把兵器強烈的碰撞,所造成的回震,令兩人同時不自覺鬆開了手,兵器都跌在地上。雖然鐵鞭與長刀都跌在地上,但是古中正另一隻手還有從唐彩玉搶來的小刀。

   在鐵鞭跌落地的同時,小刀往華望天刺過去。古中正快要插到華望天的時候,突然有一隻手緊緊的捉住他握刀的手。

   那一隻手的主人竟然是華望天,華望天竟然及時反應過來捉住古中正的手。其實華望天根本就不是因為反應快,而是已經預料到古中正下一步的動作。

   雖然華望天的外功算是最不濟,但由於華望天長期跟在尹寶兒身邊,不知不覺地腦袋漸漸變得靈光。當華望天擋下了古中正的鐵鞭後,早已準備好接下下一擊。遇上古中正這一種不是敏捷見稱的人,在單對單的情況下,更讓華望天有足夠的時間去猜想下一步。



  「快...!快去燕大俠的身邊!」華望天抓緊了古中正,並想辦法壓制過去。

   不過古中正的靈機一閃,既然比內功,未必可以贏過華望天,而自己現在又被抓住。倒不如從內部著手,以華望天的深厚內力毀掉自己。

   古中正扔掉手上的小刀並用腳踏住,不讓唐彩玉取回。雙手反抓住華望天的雙手,以自己剛從江天豪奪過來的真氣,強行灌輸到華望天的體內。兩股真氣在華望天體內運行著,華望天臉上青筋暴現、雙眼通紅、鼻血亦漸漸流出來。

   華望天被古中正抓住掙脫不了,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嘗試將那些過多的內力反推回古中正身上。剛才金屬碰撞聲音傳遍了大殿的周圍,現在則仿佛有一股壓力強壓在他們身上,兩人腳踏的位置的地磚被壓得碎裂。

   兩人陷入膠著的狀態,而唐彩玉已經去到燕義身旁。

  「嗯...糟了糟了。」燕義自言自語道。

  「燕叔叔,發生了甚麼事啊?甚麼糟了?」唐彩玉問道。

  「乖彩玉,華望天的身體快要因為體內的真氣而崩潰掉。」燕義冷靜道。



  「甚麼!?」唐彩玉驚訝道。

  「真氣控制不好的話,輕則走火入魔,重則暴斃身亡。古中正看準了這一點,不單將過多的真氣傳入華望天體內,而且還打亂華望天的真氣流動。」燕義接續道。

  「那要怎樣才可以幫助華望天!?」唐彩玉緊張道。

  「要是去阻止他們的話,對他們來說實在太危險了。除了他們兩人自己停下來之外,唯一可行的,就是等其中一人率先支撐不住...」燕義道。

   突然出現了意外的情況,古中正鬆開了手並向後用力一跳,遠離華望天。而華望天似乎消耗了很多的體力,跪在地上喘氣著。

   而古中正同樣的跪在地上,並且口中吐出了滿地黑色的鮮血。

  「這...是...甚麼...一...回事...?」古中正感到愕然,鼻孔亦流出了黑色的血。



  「甚麼事情了?」連燕義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一個狀況,站了起身觀望兩人的情況。

  「我知道了!江天豪剛才中了三妹的毒,而古中正又飲了江天豪的血,所以江天豪身上的毒轉移到古中正身上!」唐彩玉大喜道。

  「文玉的毒?這麼多年沒見,想不到唐門的毒理又更精進了!」燕義摸了一下下巴道。

   古中正勉強的站起身來,並用內力壓著身體內的毒。撿起了另一枝鐵鞭,支撐住身體站起來。可是華望天還是跪在地上,站不起來。

   在這個時候,燕義背後的大門被撞開了,燕義被那對門打中,向前跌在地上。

   而撞開了門的人竟然就是墮崖了的林小六,遍體鱗傷的林小六踏過了趴在地上的燕義的身體,來到古中正旁邊扶著他...

第三十七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