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有共同目標的人齊集在一起。

   現在,為了各自的目標,聚在一起的人各散東西。並沒有人知道,會不會那天又有了共同的目標,大家再次聚再一起。

   在七劍門大殿外,下山的路前。

  「那麼,我和婷婷就先離開了。華兄你是打算留在霧山嗎?」嚴恩騎上了自己的愛馬。

  「嗯...我啊...我會再待上幾天,幫忙上官掌門處理好七劍門內部的爛攤子之後,就會和寶兒一起離開霧山。」華望天抓了一下頭道。



  「回去宜昌的老家嗎?」嚴恩問道。

  「不,我回去唐門接過爹娘到宜昌的時候,就會和寶兒四處旅行了!」華望天笑道。

  「但是華兄你知道我大多時間都是四處旅行的嗎?」嚴恩嚴肅問道。

  「我知道,所以今天一別之後,大概以後也沒有機會見面。」華望天淡定的笑道。

   頓時,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沉重。



  「哈哈,不要說的這麼令人傷感吧!大不了我們約好每年春暖花開的時候,我和婷婷來宜昌一聚吧!」騎在馬上的嚴恩用長槍的槍柄輕輕打了一下華望天的背部。

  「就這樣說好了!無論身在何方,每年初春我和寶兒也會準時趕回來一聚!」華望天用力的拍了一下嚴恩愛馬的臀部。

   明顯這一下是華望天故意,馬匹受到了驚嚇拔足狂奔,嚴恩也險些被摔下馬來。

  「那麼就拜託你照顧好婷婷了!」華望天在後面揮手拜別。

  「這一下華兄你給我記住呀...!」嚴恩的聲音越來越遠。



   。。。

   。。

   。

  「哈哈哈,我就奇怪了,為甚麼你不等我,騎得這麼快!臨別最後一刻被哥哥作弄了,很不甘心嗎!」華婷婷在路途上聽了嚴恩講述剛才的經過,不禁大笑起來。

  「我終有一天一定會在妳不注意的時候,去找你哥報仇的...」嚴恩喃喃道。

  「現在我們要去甚麼地方?」華婷婷問道。

  「首先回去看一下上次在慕容莊拾回來的女孩吧,我有點在意那個女孩。」嚴恩答道。

   千里迢迢,終於回到了嚴恩和華婷婷所熟悉的村莊。而村莊的村口,早已經有人在等待他們兩人了。



  「將軍,下官已經命人準備好房間為兩位大戰歸來洗塵。」

  「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一個消息靈通人士,到處都有自己的神秘線人。但今次可以透露一下,為甚麼你會知道我們今天回來這裡?」嚴恩問道。

  「咳!因為下官今早收到了這一封信,告訴兩位即將由霧山策馬回來。雖然不知是誰寫,不過信中指明如無意外,你們今天會到步。」

  「哎唷,那張信紙不就是尹姐姐一直愛用的信紙嗎!」華婷婷看到了那一張信紙,不禁道。

  「我看多是你某天晚上和尹寶兒聊天時,把我們的事告訴她了?」嚴恩望著華婷婷道。

  「嘻嘻嘻...」華婷婷尷尬的笑道。

  「不過你們還真是如信中的姑娘所說,今天會到達。」



  「那姑娘一家是幹行商的生意,計算路程的到步時間當然難不到他吧。」嚴恩道。

  「你們終於回來了!!」突然有一個小女孩跑過來,並騎上了華婷婷的馬,坐在華婷婷前面。

   這一個熱情的女孩,就是嚴恩和華婷婷在慕容莊帶回來,自稱「慕容小妹」的女孩。

  「對了,查出了這女孩和那個老頭的身份嗎?」嚴恩問道。

  「根據和那個女孩一起的老爺子所說,她的確是慕容莊的人。」

  「是莊主的女兒嗎?」嚴恩問道。

  「不,只是某個僕人的私生女,而那一個老爺子就只是一個流浪漢而已。據說是慕容莊有很嚴格的家規。特別其中一條是不能擁有外姓,因此要是想賣身入慕容家,又或是娶慕容家的姑娘,就一定要入贅改姓慕容。」

  「因此那個僕人以回鄉照顧親人為理由,在莊主發現之前就離開了。於是在生下這女嬰之後,就託付給那個老爺子。而那一天他們就只是碰巧經過,就被你們遇上了。而現在,老爺子就將這個女孩交給你們了。」



  「不過這女孩對於自己的身世,似乎很快就接受了。感覺就是有點...神經大條吧?」

  「我們不可能帶上這女孩,那老頭呢?」嚴恩並不想帶著這個女孩。

  「老爺子...他在某一個晚上...已經悄悄地逃走了...所以那個女孩可能要將軍你帶住,畢竟跟在將軍身邊比較安全,加上她和華姑娘又這麼要好!」

  「不,我會說服婷婷把她留在這裡,我身邊再多一個姑娘的話,耳朵恐怖沒有休息的時間了。」嚴恩嚴肅道。

   。。。

   。。

   。



   在大海上,有一架船在飄浮著。

  「在海上旅行原來是這麼舒服!難怪巧兒這麼多年來,都寧願在海上生活!」燕義在躺在甲板上,伸著懶腰道。

  「爹爹,這樣真的好嗎?」燕玉坐在旁邊道。

  「甚麼?」燕義問道。

  「爹爹和雲叔叔用計,把上官姨姨的船騙過來吧?小玉覺得有點對不起上官姨姨...」燕玉道。

  「嘻嘻,但是這樣也不錯吧?」嚴芳從船艙內行了出來。

  「我可不是用"騙"啊!是雲叔叔有點厭倦在海上飄泊不定的生活,於是向我提議強迫上官姨姨當上新一任的掌門,藉此可以定居下來。所以這一架船是"交換"回來的!」燕義淡淡道。

  「不過上官姐姐要處理的事就多得可憐了!」嚴芳笑道。

  「對了,芳芳你跟著我們真的沒有問題嗎?現在回到最近的渡頭也不會花很多時間?」燕義問道。

  「要是會後悔的話,當初你們偷偷下山的時候,我就不會追著你們下山了。而且還是留在你們的身邊比較刺激,雖然爹爹一直都想我繼承他四處行醫的志願。但是,偶然我也想任性一下。」嚴芳吐舌笑道。

  「但是我們究竟要去甚麼地方?總不能一直在海上吧?」燕玉問道。

  「嗯...以前我爹爹有個朋友,聽爹爹說過他是由其他地方來到中原...」嚴芳道。

  「芳芳說的是松楓五十郎前輩嗎?」燕義問道。

  「對!聽說前輩的家鄉是位置太陽升起的那一邊的島國,我早就想去見識一下,不如我們去看一下吧!」嚴芳興奮道。

  「這個提議不錯,爹爹就這樣決定好嗎?」燕玉問道。

  「反正都沒有目的地,為何不可?」燕義笑道。

   。。。

   。。

   。

  「彩玉、玄玉、文玉、小玉!快給我出來,不然我找到你們,就給你們好看!」唐天音獨自在唐門的庭園內打轉。

   似乎唐門的四姝躲了起來迴避著唐天音。

   在附近一個濃密的草叢內,四姝正蹲在一起商量著一些事情。

  「喂!我們要怎樣好?不如乾脆離家出走,去闖一下江湖吧?」唐彩玉問興奮道。

  「好啊,反正唐門我待得有點發慌了...」唐文玉道。

  「就憑我們四個各自的本領,我就不相信我們在江湖上闖不出一翻作為!」唐小玉大聲道。

  「......」就只有唐玄玉沒有說話。

  「二妹,你為甚麼那麼安靜,完全不像平常的你啊?」唐彩玉問道。

  「你們都已經把我想說的話都說完了,我還可以說甚麼?」唐玄玉道。

  「好!那麼時不疑遲,現在就起行吧!」唐天音插嘴道。

  「對,我們先回去自己的房間收拾好物品,再......」唐彩玉說著說著,就被唐天音敲了頭頂一下。

  「今天不是要上課嗎?你們是誰把老師搞暈的!」唐天音撐腰道。

  「二妹把暗器刺中老師的睡穴。」唐彩玉指住唐玄玉道。

  「三妹將睡藥落到老師的茶杯。」唐玄玉指住唐文玉道。

  「四妹的機關打在老師的頭上。」唐文玉指住唐小玉道。

  「大姐就從後勒住老師的頸部。」唐小玉指住唐彩玉道。

  「哦~?即是你們四個也有份將老師搞暈,那麼今天就直接由我來替你們上課。」唐天音殺氣騰騰道。

   。。。

   。。

   。

  「哥哥!等等我!」有一個年輕的女子在街上奔走著。

   宜昌,雖然時間的流逝改變了它的面貌,但是卻抹不去它的熱鬧,成人為自己的家庭打拚,小孩在大街上追逐。

   不知不覺,自從華望天等人在霧山一戰,阻止了七劍門成為新的仁皇殿,江湖上過了快十年,這段時間又發生了很多事情,不過最後還是迎來了和平的日子。

  「我們遲到了,可能已經開始了,快點跟上來吧!」那名女子的哥哥一邊跑,一邊回頭大叫道。

  「哥哥小心!」妹妹突然大叫道。

   碰!!

  「哎唷,很痛啊...!」哥哥摸著自己的屁股道。

  「小弟弟,你沒有事嗎?」一名高大的、穿著披風、背著長刀的男子扶起了哥哥。

  「對不起,我和妹妹趕時間!」哥哥說完就跑走了。

  「剛才真的很對不起。」妹妹跑到身邊的時候,停下了道歉,之後才繼續追著自己的哥哥。

  「宜昌的孩子無論甚麼時候都是這麼活潑~喂,你知道他們是趕去甚麼地方嗎?」和那名背著長刀的男子同行,同樣披風的女子,同甜蜜的聲音問道。

  「哼哼,你跟我來就知道了!」男子道。

   來到了一個小小的茶寮。

  「糟糕了,錯過了燕大俠的那一部份!」哥哥道。

  「殊!」妹妹道。

  「看,剛才的孩子就在那裡。」男子笑道。

  「說完燕義當年流水山莊的事跡後,之後我要說的,就是關於日前花崗岩十二大盜,被華大俠的武藝、尹女俠的才智,一夜之間制服的故事!話說華大俠和尹女俠兩人被稱為...」

  「哎呀,"華大俠"!你之前英勇的事跡,在被別人說著!」那名女子在笑著。

  「"尹女俠"見笑了,其實在下只是誤打誤撞闖入了別人的地方罷了!」男子大笑道。

  「那麼"華大俠"下一步棋是...?」"尹女俠"忍笑道。

  「下一步,我想先暫時退出江湖,放下大俠的身份,好好的睡一下。」"華大俠"笑道。

最終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