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完結了,要不是墮崖的燕玉把林小六打敗,又或是說了甚麼說話,或許林小六根本不會出現幫忙。"

   "一切都完結了,要不是傷重的林小六先服下唐門的毒藥,再引誘古中正吸食自己充滿毒素的血液,才能讓已經疲憊不堪的華望天打敗古中正。"

   "一切都完結了,要不是因為燕義親手打造了一把精製長刀,以及一直以來教導華望天修練好內功這一個缺點,並最後關頭提點華望天以氣御刀。華望天根本沒有可能將古中正連人帶兵器砍開。"

    咦?說到底最後如果不是因為燕義一家的鼎力相助,這一次七劍門的進攻戰根本就沒有辦法成功!

   「喂,小子。你躺在古中正的屍體旁邊不回來,是愛上了他嗎?」燕義向著躺在地上的華望天大叫道。



   「不...我只是在想一些東西。」華望天慢慢道。

   「哦?是在想著以前一事無成的自己,竟然可以大鬧一場嗎?」燕義問道。

   「燕大俠,你是林小六的養父。但現在林小六犧牲了,就算我是外人,多少也感到傷感...但為甚麼燕大俠你很像完全沒有反應...?」華望天坐了起身,望著林小六的屍體道。

   「他是我的養子,怎可能不會傷感,甚至乎寧願死的是我。」燕義慢慢行到林小六旁邊,並蹲下來。

   「這一個是小六所選擇的死法,就算是我,寧願不敵被殺死,亦不會有勇氣像他一樣服下毒藥犧牲自己,為同伴爭取時間。小六他...已經超越了我...」



   「這麼多年在江湖上打滾,經歷無數次生離死別,眼見住伙伴一個又一個在眼前離開,明明是一代大俠並沒有任何辦法...或許我已經變得有點麻木,現在的我已經擠不出一點眼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現在可以做的就是好好的安葬小六。」燕義抱起了林小六的屍體,慢慢步出大殿。

    華望天想著燕義的這一番說話,和唐彩玉一起跟著燕義的背後。

    跟著燕義來到了山腰的桃源鄉,在華望天和古中正死鬥的其間,上官巧、雲彩霞、嚴芳、尹寶兒等人全部都已經上山來到桃源鄉等待山頂上的戰果。不論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不過當看見回來的人是華望天的時候,其他人也為之鬆一口氣。

    唐彩玉就趕緊回到三個妹妹身邊胡鬧;尹寶兒立即跑到華望天身邊;華婷婷就像睡覺了,躺在嚴芳身邊;嚴恩在不遠處的石堆生火,用藥煲在煮著甚麼。雲彩霞則站在下山的路上,似乎是等待著甚麼東西。



    但是,卻有一個人坐在方華兒墓前痛哭著,而上官巧則站在那個人的背後。

    那個人痛哭的人,就是燕義的養女,林小六的妹妹,滿身傷痕鮮血的燕玉。

    燕義多年的江湖生活,令自己變得麻木;燕玉雖然武功高強可靠,但似乎還未習慣面對一個熟悉的人突然離開自己身邊。

    燕玉看見燕義抱著林小六的身體行過來。

   「哥哥...他很勇敢...明明自己已經傷重了...還打算上山幫忙...還向唐門姊妹他們要了毒藥...」燕玉一邊哭著一邊道,情緒也跟著激動了起來。

   「殊,之後的爹爹知道了,不需要再說。」燕義蹲下來,輕輕的按著燕玉的嘴巴。

   「那麼是想把他安葬在妹妹身邊嗎?」上官巧問道。

   「嗯,你們先退後一下。」燕義放下了林小六的屍體,行到方華兒墓旁邊。



   「華兒,可能要你屈就一下。」燕義喃喃道。

   "嗯,你的兒子即是我的兒子,我會替你好好照顧他。"

   「哈!!」燕義大喝一聲,憑空向地上打出了一掌。

    方華兒墓旁邊的泥土突然爆出了一條剛好放下林小六屍體的深坑,燕義將林小六的身體慢慢放下去。看不到,總比看到好,上官巧蓋著燕玉的眼睛,恐防燕玉會失控崩潰。

   「終於來了。」雲彩霞遠處突然道。

    一輛接一輛的載滿了紅貨的車正從山路上來,而車隊帶頭的人就是久未露面的,宜昌城楊和鏢局的頭領,楊仲。

   「嗨!帥哥,你的東西送到了,要放在那裡?」楊仲向著雲彩霞道。



   「山頂大殿。」雲彩霞道。

   「喂,大家都已經那麼熟了,還是這麼冷淡嗎。」楊仲拍了一下雲彩霞的肩膀。

   「哼。」雲彩霞輕輕微笑。

   「咦,楊叔叔你為甚麼會在這裡?」上官巧行了過來。

   「因為這位帥哥有東西要送來。」楊仲道。

   「甚麼東西來?」上官巧問道。

   「就是你船上的東西。」燕義抱著睡著了的燕玉行過來。

   「我船上的東西!?那我的船呢!?」上官巧激動問道。



   「沉了。」雲彩霞道。

   「沉...沉了!?為甚麼會沉了,不是已經修理好了嗎!?那麼以後要怎樣出海!?」上官巧大聲道。

   「反正都要重整七劍門了,華望天那小子的武功不是當掌門的料子,華婷婷現在用的又已經不是七劍門的武功。所以...」燕義強行改變話題。

   「所以現在要你來當掌門重整七劍門。」雲彩霞笑道。

   「我!?按輩份的話,不應該是這個笨蛋當掌門嗎!」上官巧望著雲彩霞並指著燕義道。

    可是回頭了的時候,已經不見了燕義人了。

   「我們以後就是住在這裡,來帶我參觀一下吧,上官掌門。」雲彩霞慢慢上山,笑道。



   "燕義啊燕義,說到底那是我的船,你到處旅行的時候,小心不要真的把它撞沉..."雲彩霞心裡想道。

    而尹寶兒正為華望天包紮傷口,抹藥油。

   「哎唷!!痛死我了!!」華望天大叫道。

   「知道痛就不要亂動吧!」尹寶兒口是這樣說,其實是越整越大力。

   「說起來...這一把刀...我很像沒有見過...很貴的嗎?」尹寶兒看到華望天旁邊的長刀。

   「這一把叫"寶兒刀"是燕大俠為我所鑄...」華望天未說完,旁邊的唐門四姊妹在大笑著。

   「哈哈哈哈哈,寶兒刀!笑死我了!」唐彩玉大笑道。

   「哈哈哈,我也沒有聽過有人會這樣改名!」唐玄玉大笑道。

   「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很像以為別人不知道你們的關係!」唐文玉大笑道。

   「哈哈哈哈,我都不知說甚麼好了!」唐小玉大笑道。

    尹寶兒的臉發紅,一巴賞在華望天臉上。

   「改一個這麼爛的名,既然這一把刀是用我的名字,即是已經是我的了?那麼這一把刀以後就改為叫"尹天刀"吧!」尹寶兒道。

   「尹天...」華望天笑了一下,似乎明白了甚麼。

   「華兄。」嚴恩行了過來,並坐下。

   「怎樣了?」華望天問道。

   「我想...要是婷婷願意的話...婷婷跟我走,可以嗎?」嚴恩支吾道。

   「嗯,好啊。婷婷願意的話,就這樣決定。爹娘那一邊我會想辦法。」華望天想也沒有想過就答應了。

   「太...太好了...!咳咳,原來婷婷剛才那麼興奮,是因為服下了嚴姑娘的藥,現在嚴姑娘在為婷婷進行治療,可能需要幾天時間。」嚴恩道。

   「那麼這幾天就留在這裡吧,我還想知道嚴兄你是怎樣制服宋千奇和秋欣兩人,因為我一直都不見那兩人的蹤影。」

第三十九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