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出個未來》




第一章

有人失戀會跳樓,也有人失戀會吃菠蘿罐頭。

至於我,選擇去嫖妓。



他媽的,人真的不應該叫雞。

三個月前,我失戀了。理由是我太乖。記得一年前,她跟我一起的理由是,她對壞男人已經厭倦了。

兩個月前,我失了業。我本來在一間中小型企業當個小小文員。那天上司突然對我說,你很勤力,盡忠職守,可惜做事太過刻板,缺乏創意。而他兩年前是這樣說的,我就是需要你這種忠忠直直的人,那些打扮得跟孔雀一樣的,都沒有心工作,他們都是雞。他真的這樣說。

取代我的是一個花枝招展、前凸後翹的女人。我想不明白我的上司為甚麼這樣做。

直到我看了場桌球賽,我發覺到在桌球賽中,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一個又一個圓滾滾的球,而不是一根根的球棍。



想通了這件事是在一個月前。而一個月前,正是我開始失眠的時候。

我每晚就在想,為甚麼我不是女人?但如果我是女人,平胸怎麼辦?隆胸嗎?那,現在隆會不會太遲?順便把球棍剁掉。

我也只是想想而已。

今天,我一如以往假裝上班,穿著一身西裝到公園坐。

如果沒有這樣做,我也不知道世界有這麼多問卷調查。幾乎每天都有問卷調查,問我有沒有吸菸,一星期手淫多少次,支不支持同性戀,特首是不是狗。



我通常都會幫他們,反正我很閒。

有時同一份問卷會問了又問,我說我昨天已做了,他會笑著說,你已經不是昨天的你了。

像特首是不是狗那份問卷,我就做了十四次。我用了十四種聲線說特首是狗。我由曾志偉扮到米奇老鼠,到唐老鴨,到陳奕迅,到朗拿度 ,到顏福偉,到陳振聰,到堺雅人,到霞姨,到甜筒輝,到洪爺,到Taylor Swift……都扮了個遍。

到了第十五次,我說,我真的不行了,你放過我吧。

他笑說,行的,你行的,這樣吧,你扮雞。

我望著他,深深的望著他。

扮狗?他皺眉提議道。

我還真他媽的汪了一聲。



他心滿意足的離開了。我獨坐在坐凳,看著地上的一隻鴿子,嚼著麵包,感到一陣憤怒。我覺得我的人格被侮辱了。

我不是狗,我更不是雞!我是男人中的男人,我要叫雞,我是雞王之王,基德基上校!

我跟自己說,我去大個便,就去叫雞。

我進到連詩公園的公廁,我喜歡這個公廁,雖然臭,但有種雅緻。我推一推慣用那廁格的門,有人。逼於無奈,我進到旁邊的廁格。

公廁有個好處,一個廁格不能用,還有第二個廁格可以用,有特殊癖好的,甚至可以用尿兜。

我坐在稍微擦拭了一下的馬桶上,大不出來。

我是個敏感的人。我的大便物似主人形,它們是敏感的大便,我一般叫它們大便。



我有便秘,非一般的便秘。我不偏食,不缺少水份和食物纖維。之所以便秘,全因為我敏感的大便。

只要一丁點兒的改變,例如聽到別人便秘發出的聲音,或是用跟上次不同的馬桶,它們便不會出來。

有點學識的人會明白,這叫蝴蝶效應。

現在我就在用跟上次不同的馬桶,而隔壁那傢伙正「唔唔唔」的低吼著。他有沒有想過,便秘發出唔唔聲,會毀人一世?如果我是個有大便癖的人,一次便秘會為我帶來多大的打擊?我隨時會患上嚴重抑鬱症,繼而自殺。

我猜他一定沒想過。大便會發出唔唔聲的人,都是沒教養的人。我就不會這樣,我便秘得很有儀態。我從來不叫,因為我就算叫破喉嚨,它還是他媽的不會出來。

我看著面前的禁菸標誌,點起了一根菸,狠狠的吸了一口,舒緩便秘為我帶來的壓力。

沉重的壓力使我夾菸的手有點顫抖,我的心亦在顫。

我要起雙飛。



我不管面前阻擋我的是神還是麥當勞,總之哪個阻我叫雞我就打!雖然現在是早上十點,不知妓女有沒有這麼勤力,但我已經決定抽完這根菸便去叫雞。即使去到發覺是妓女的週年紀念日或是無性愛日,只要她不讓我嫖,我也打!

突然想到,我未嫖過,哪裡有得嫖都不知道。

不管,我要嫖,我要起雙飛。我嫖的意志極為堅定,世上再無任何人、任何事可以阻礙我。

我望天望地,最後目光落在廁格的左壁,我瞪大了眼。

上面寫著「拔萃有個大仆街!」而在這句下方,寫著「你阿媽個波罩你呀!」正正在這句的下方,寫著一組數字,八位數,是組電話號碼。電話號碼旁寫著「來爽吧」,極為引人遐想。

我一吞口水,眼前好像出現了一群鄭嘉穎,叫我call他。

我已拿起了電話。隨即想到,會不會是陷阱?如果是警察放蛇怎麼辦?



我搖搖頭,不會,如果是放蛇,怎也會寫得明顯點,意思不會這麼含糊不清。

就算真的是放蛇,只要我見到對方是女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上了她再說,他們也沒我辦法。

色字頭上一把刀。如果,我在這個時候打消嫖妓的念頭多麼好。

「喂,你們……是不是可以幫我爽?」我問。

「是,你想怎麼爽?」是一把低沉的聲音,我想他應該是馬伕。

我顧慮隔壁那傢伙,壓低聲音道:「我想起雙飛。」

「甚麼?」他說。

我重覆了一次。

「你可不可以大聲點?」他又說。

「我想起雙起啊——!」悟空可以為無閒變身超級撤亞人,我亦可以為叫雞而變身成超級雙飛人。

哎!操!砰!隔壁傳來這樣的聲音,像因為被我嚇到而跌在地上。

我不作理睬,繼續跟馬伕商量好地點、時間和價錢。

我把褲一提,將菸一彈,輕輕一笑。

我開門走到洗手盆前,用水潑臉,看著鏡中的自己,今天的我有點不同。

因為由今日起,我會成為一個壞男人,一個勇敢的壞男人。雙飛、中出、不給錢!我要全世界都知道我叫雞不給錢!

還是算了,人家辛勞工作,我怎可以不給錢,我又不是甚麼沒廣告沒收視沒人才沒新節目沒資金沒良心沒簾恥的電視台。好,雙飛、中出、不戴套!

這句話好像有點多餘。

這時,我的廁格鄰居出來了,是個長得一副便秘格的男人。我側頭看看他,對他一笑,我已經不再生他的氣,因為現在我是個起雙飛的男人。

「多吃點菜,大便不就滾滾來嗎?」我甩一甩頭髮,很徐志摩的走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