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及整個故事的主題曲: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ocIxsfpgp4

第十章

我與Ann談天說地,訴說彼此的各種事情和經歷。

聊著聊著,她繃緊的心情也開始放鬆下來。

我知道了Ann是個牙醫,無奈我對牙醫的認識就是Oral-B廣告那個還有許廷鏗,所以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問她「那妳拍廣告還是唱歌的」。



當她說她是幫病人護理牙齒的,我不禁嚇了一跳。

她問我的職業時,我答我在安老院工作,負責照顧老人——她顯然不相信。

她問我為甚麼懂得這群黑人的語言,我說我照顧那個老人恰好是這裡的生番——她對此也很明顯地不相信。

至於我來這裡的原因,我說那老人死了,我把他的骨灰帶回他的故鄉——她裝作聽不到。

除此之外,我幾乎沒有對她說謊,以前的生活都如實相告,奈何她都表現得半信半疑。



時間慢慢過去,天快入黑,她又變得緊張起來。

「妳準備好沒有?」

「你指被他們吃?」Ann的語氣帶點慌張。

我笑說:「不是,是逃走。」我掙脫開綁在手上的繩子,再把腳上的繩子解開。

我摸黑走過去,黑暗中摸到了她的臉,手觸處極為溫軟嫩滑,教人不捨得離開。



她輕呼一聲,說:「你……你怎麼做到的?」

我笑而不語,把她手腳上的繩子都解開,才說:「妳先活動一下手腳,我們很快會逃跑。」

我把一張樹葉微微揭開,打量外面的狀況,同時在腦海回想附近的格局。

我把其他感官減弱,使聽覺發揮至極限,我的世界成了一個只有聲音的世界。

腳步聲,談話聲,各種動物的聲音,一一傳進我耳內。

直到我得到他們的位置、打算等等需要的情報,我便把感官恢復至正常。

「我們十分鐘後逃。」我作出總結。





行動的時刻伴隨黑夜降臨。

一個最完美的時機。

天將全黑而未全黑,火將亮起而未亮起,人將戒備而未戒備。

我與Ann手一牽,奪簾而出。

一個沒人注意到我們的時刻。

一切盡在我掌握之中。

我們迅速、安靜、不帶絲毫猶疑地閃到本來身處的屋子後,心中默數一點五秒,又快步經過另一間空屋,閃進又一間的空屋內。



三秒。

我獨自無聲掠出,使出一記手刀,比一般致暈力度稍重,擊在一名黑人結實的脖子上。他登時失去意識,身子軟倒,我用手一扶,使他無聲著地。

我往左上方向踏步,躍進一間空屋,細數二點五秒,迅速彈出,一記手刀劈在目標後頸,又一個黑人倒下。

我重回到Ann所在的屋子,輕聲說:「走。」拉著她手,走進眾黑人的死角,快步走到他們居住範圍以外,而此時火亦剛亮起,黑人的聲音亦隨之變得吵鬧。

「啊!」Ann踏在一根樹枝上,驟然滑倒,驚呼脫口而出。

聲音雖不大,但已足以壞事。

我變得靈敏的耳朵馬上聽出不對,立下判斷,說:「妳朝這個方向直走,不要停下。」

她似想講甚麼,但時間無情,我輕推她背,說:「跑。」



我一聲剛畢,便已拔足回頭疾走。

我腦海已出現一個計畫。

聽得一眾黑人的聲音循這個方向走來,我仍冷靜如常,往曾經稍作逗留過的一間空屋跑去。

剛才我就發現,空屋角落有由石頭造成的盆子,裡面乘載著水,亦即火的剋星。

盆子頗大,並不輕,但仍能單手提起,我用左手和身體把它抱住。

我利用屋子作遮擋,從眾黑人的盲點中推進。此時,我聽到有黑人到關著我與Ann的那間屋子探察,已經得知我們逃走的事實。

不能急。



現在所有黑人都前往到火源中心,亦是所有屋子圍繞的中心。

一百多人齊集於此。

現在,所有的火都存在於此。

現時火源尚只得兩個,一個火把,一個主火。

我已離得他們很近。

我突然有個更好的主意。

正當幾個黑人拿著幾支木棍,想去點火時,我猛然大喝一聲,所有人的動作隨著這一聲而怔在當場。

我如美式足球員般朝火源急跑,一邊用右手把阻礙的敵人掃除,下手沒有絲毫滯礙,更沒有半點留情。

真慶幸,我有看過衝鋒21,而他們裡面沒有進清十郎。

他們仍未摸清我的來意,我右手從石盆裡把水一潑,黑人手中的火把登時熄滅。

我左腳用力踏出,腰部一扭,把盆子用力擲出,而目標當然是中央的火源。

滋——

一陣濃烈的味道撲鼻而至。

同時,一片漆黑。

特工教條四:敵明我暗。

現時雖是漆黑一片,但仍是敵明我暗。

讓敵人暴露無遺,同時掩藏自己的劣勢,並使劣勢轉化為優勢。

他們於一剎那間,失去一切優勢。

在剛才隱藏行蹤的過程,我已把整個地形記住。

在一年的訓練下,只要我把地勢記在腦海,即使在完全沒有光線的環境下,我亦能像置身於白晝時一樣,自由活動,暢通無阻。

這種情況,就像所有人同時置身黑暗,那麼長久習慣黑暗的盲人會變得極具優勢。

只是,我比盲人還厲害。

因為假若我做不到,我會死。

而我,不能死。

黑人失了方寸,置身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只能任我宰割。

而我,早習慣了遊蕩於黑晝,現時置身白夜,便能於白夜中行走。

白夜行。

幾個反應較快的黑人,在我擲出石盆時,都向我撲來,可惜對我而言,只是徒然之舉。

他們已錯失了。錯失了最好的時機,錯失了他們的優勢,錯失了我。

所謂錯失,就是指再也追不回來。

我奪了幾支他們塗了麻藥的矛,在他們間穿插遊走,漆黑裡,一百四十三人倒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