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我唔知你哋去三十五樓做乜,不過我可以肯定,三十五樓係我哋之間嘅一個重要共通點,應該咁講,係因為三十五樓我哋先會黎咗呢個空間。」我說。
 
三人臉色陰沉不定,就連沒有太多表情的沉默女,也陷入痛苦的表情中。
 
我去廚房拿了兩把菜刀,「既然下面有怪物走唔到,咁我要上三十五樓,要去一切事件嘅源頭,或者呢個先係我哋唯一嘅出路。」
 
「我跟你去。」三人齊聲道。
 
我把耳朵伏在木門之上,仔細聽著走廊的動靜,確定沒有任何怪異聲音後,再慢慢打開大門走出走廊。


 
「黎。」我輕聲說。
 
我們四人一起進入防火梯,往三十五樓走去。
 
這一次,我們都走得很慢很慢,我們都怕會因為過大的動靜引來怪物的注意,那時候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了。
 
在前往三十五樓的過程中,我發現牆上的血跡都已經完全乾涸,應該是很久以前就已經存在,到底這些血液是怎樣留下來的?會不會是怪物們會互相殘殺?還是有很多像我們這樣的人……因為種種原因進入了這個空間,然後在防火梯被怪物殺掉?不管原因為何,我們都不能逗留在防火梯太久。
 
「點解會咁!!」我看著眼前的木塊震驚的說。


 
行了數層樓梯後,出現了一道由木板堆砌而成的牆壁,把往上的樓梯完全封死。
 
「整唔開……」PUMA男用力拉扯著木板。
 
「……我哋轉第二條樓梯睇睇。」
 
二十七樓,我們原來已經上了七層樓梯。我慢慢推開防煙門,探頭一看,並沒有發現異常情況。
 
「行得。」我輕聲說。


 
我一隻手拿著菜刀,半蹲身的在走廊慢慢行走,小心黷黷的到達升降機大堂,這一層的升降機也是處於維修狀態,不能使用。
 
我轉過頭去,把一隻手指放在嘴上,然後慢慢探頭看看另一條走廊,正當頭剛伸出,我就馬上把頭縮回來。
 
我的心臟快要嚇得停頓,我看到一隻滿身血肉的怪物站在走廊之內,它的身形很壯健,身高接近兩米,全身上下都鼓起一塊又一塊的肌肉,不過更加像是粘貼在身上的肉塊;還好他面向走廊另一邊,沒有發現我。
 
我只做口形,「有怪獸。」然後指指身旁的走廊。
 
黑牛男用口形詢問,指著身後,「走?」
 
我搖頭否決,我們不可以逃,我們只可以一直往三十五樓走去。
 
我放輕手腳,伏在地上,半伏半蹲的樣子慢慢爬過去另一邊走廊,我用眼角觀察著那怪物的動靜,它一直看著另一邊,一動不動。待我爬過走廊後,對PUMA男做了個手勢,要他模仿我的動作爬過來。
 


PUMA男把從二十樓拿來的拖把放在地上,自己則半伏在地,慢慢爬行過來,過程很順利,他也成功爬過來了。
 
我指著沉默女,她微微點頭,但是她卻沒有伏下,是以站立步行的方式慢慢走過來,嚇得我想衝過去把她按在地上,要是怪物留意到這邊的情況不單止會害死她,更會害死我們所有人,我不停用雙手向下擺動,示意她馬上伏下,她彷似沒有看見,仍然慢慢步行過來,最終,怪物沒有察覺到沉默女,雖然逃過一劫,但是我仍然以想殺了她的眼神瞪著沉默女,要不是我沒有信心一人逃離,我一定不會管沉默女和黑牛男這兩件蠢貨。
 
剩下黑牛男一人,他依樣葫蘆半伏於地,慢慢爬行過來。
 
黑牛男滿臉汗珠,他完全不敢偷看那怪物的方向,努力的一步一步慢慢爬來。滿臉的汗水,流過他的肩膀,把整個背後都弄濕了,就連掌心也受不了恐懼的壓力,冒汗不停。汗水弄濕了手掌,就在他伸出左手支撐身體的時候竟然被汗水一滑,整個人仆在地上。
 
「仆街啦呢次。」我心中暗想。
 
黑牛男雙眼瞪開,一動不動,他希望剛才的聲響沒有引起怪物的注意。
 
黑牛男慢慢望向怪物那邊,然後起身尖叫,「啊!!!!佢黎啦!!!」
 
黑牛男爬起身,發了瘋的往我們三人跑來,我心中怒罵一聲就轉身走去,往防火梯跑去。


 
怪物大步跨來,它每走一步都會有幾片帶有鮮血的肉塊掉到地上。
 
我推開防煙門,進入樓梯,幸運地這邊樓梯並沒有被木板擋路。
 
「跑快啲啊!」我對奔跑中的三人道。
 
PUMA男、沉默女,相繼進入樓梯,只剩下黑牛男一人。
 
「佢追撚住我啊!救命啊!」黑牛男呼叫。
 
怪物每跨一步都會拉近它與男牛男之間的距離,已走過一半走廊,兩者距離越縮越短。
 
「快啲!差少少渣!」我說。
 


黑牛男咬牙狂奔,終於成功衝入防煙門,成功進入防火梯。
 
我和PUMA男一起用力擋住防煙門,那怪獸用力的推動防煙門,險些兒就把我們二人一起撞走。
 
「過黎幫手啦!」我跟黑牛男說。
 
黑牛男馬上過來一起擋住大門。
 
我看著沉默女說:「你去搵啲野黎卡住道門啦!」
 
沉默女點點頭,走到一旁的喉管蹲下,她發現了一把掃帚,應該是原有住戶留在後樓梯的一把掃帚。
 
我用掃帚穿過防煙門的把手,把兩道門卡死。
 
「快啲向上跑!!」


 
我不清楚這條柔弱的掃帚能夠擋住怪物多久,不過只要能夠為我們爭取一點兒時間就行了,誰知這把掃帚很不爭氣,連一點兒時間都爭取不到就斷成兩半。
 
怪物推開一拳打破防煙門,它只用了兩步就跨過十多級樓梯,一手抓著跑最慢的黑牛男。
 
「救命啊!!佢捉撚住我啊屌!!」
 
我停下腳步回首一看,救還是不救?我思考了幾秒,最後我抽出其中一把菜刀,用力擲往怪物身上。
 
怪物輕描淡寫的用手一撥,菜刀就被打落在地上。
 
「走!!我哋救唔到佢!」說罷,我就往上跑去。
 
「我屌你老母!返轉頭啊!!救命啊!我屌柒你哋老豆老母!!見死不救!!」
 
黑牛男的叫喊之聲不絕於耳。
 
「唔好啊!唔好啊!啊啊啊!!!!……」
 
黑牛男的呼喊由近漸遠……
 
「嘭!!」
 
我被巨大響聲嚇了一跳,「佢……比人扔左落樓?」
 
不管了,我要繼續往上跑,目標就只是三十五樓,我要離開這個空間。
 
「呼……呼……呼……」
 
我們三人都跑到滿頭大汗,要不是憑著意志力堅持,我早就跑不動了。
 
去到三十四樓的時候,我們的終於支持不住,要靠在牆邊休息。
 
「喂,隻鞋係咪個妹妹仔嫁?」PUMA男指著地上的一隻鞋問道。
 
我踏前兩步,蹲下查看,這隻鞋子確實是那小女孩所擁有。
 
「佢哋應該係附近。」
 
PUMA男問道:「要唔要揾佢哋?」
 
沉默女說:「佢哋可能已經係上面呢?」
 
沒錯,的確有這個可能性,一直不多說話的沉默女竟然會發表意見,總讓我感覺到有點奇怪。
 
「咁我哋上去三十五樓啦。」
 
沒有理會那隻掉失的鞋子,我們三人放慢腳步,慢慢進入三十五樓的範圍。
 
正當我們準備推開防煙門,天上傳來一道雷響,雷響接二連三響個不停,我用雙手蓋著耳朵,靠在血牆之上。
 
「轟隆!!轟隆!!……」
 
天上雷鳴把樓梯照得白茫茫的,天雷一直響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