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可惡,難道我真的要死在這裡……不!不可以的。
 
「卟通!」
 
來了!是這種感覺了!
 
我感覺到全身上下的力量開始提昇,肩胛骨發出陣陣刺痛,一對肉翅在我背後長出。
 
「獸化……」我低聲說。




 
「噗!」
 
包圍著我的海水被我背上肉翅扇走,我立於半空,看著地面正在慢慢組合的「司徒志雄」。
 
我從褲袋取出一枝高功率UV電筒,照射在那團海水上。
 
『啊!!唔好啊!!』
 
海水快速的蒸發著,在司徒志雄的苦苦堅持下,他終於回復人型,氣息萎靡的伏在地上。




 
我降落在他的臉前,手中電筒仍然照射著。
 
「估唔到竟然因為你想殺我而發展到呢個局面。」
 
如果司徒志雄沒有變成完全海水狀態,就算讓UV電筒照射直接,亦不會受到如斯重創。
 
「你……點解你會生對翼出黎?」司徒志雄臉色慘白。
 
我笑說:「既然你都就死我就唔怕同你講,呢種能力係『獸化』,係喺我吸收狼人血脈時候學識嘅……」




 
司徒志雄用手支撐身體,慢慢站起來,在電筒照射下,他身上不停冒出白煙。
 
說起來我真是幸運,至今我仍然未能掌握「獸化」能力,只有在某些時候才可以使用這種能力,至於是哪個時候?這就不是我可以決定了。
 
我重重的吐出一口氣,仰望天空;我沒有宗教信仰,可是我很想說一句「感謝神」。
 
「司徒志雄,風水輪流轉……你就安心上路啦!!!」
 
「唔……唔好啊!!!」
 
一抹銀光,司徒志雄的頭顱就與身體分家,我用電筒照射在那顆飛脫的頭顱上,頭顱馬上化出一陣白霧。我走上前,大口咬在失去頭顱的身體上,瘋狂的吸收他的血液,把他吸成一具人乾,轉眼間,那具屍身就化作一堆白色粉沫。
 
司徒志雄就這樣死去……終於手刃這個人渣了。
 




殺死了司徒志雄,尚有兩個第三代塞壬海妖要對付。
 
我先去幫助Mandy,乘著仍然是獸化狀態,以電光火石的速度擊殺了他,再和Mandy去幫助區嘉欣;這場三對一的殺戮毫無懸念,我們輕易殺死了他。
 
我順勢吸光了兩個海妖的血脈之力,經此一戰,我覺得自己的實力又有所增長了,雖然未能正面對付第二代傳說生物,但是也有一戰的本錢。
 
看來前路還很長……
 
我轉過頭看著Mandy,「Mandy……我吸完血好想要……」
 
每次吸取血液的時候,都會出現一種難以抵抗的性慾。
 
Mandy微笑點頭,與我相擁在一起……
 
回到家中,地牢。




 
司徒志雄死亡,麥家欣的催眠同時解除。
 
「徐丹青?呢度到底係邊度……」她雙腿緊夾。
 

 
我走到她臉前,「呢度係我屋企。」
 
「你做乜捉我黎呢度?」
 
「哼,聽清楚,呢度係我地盤,你只可以答問題,唔可以問問題。」
 
「你講咩話?」
 




我一巴掌打在她臉上,幼嫩的肌膚馬上泛出一個紅掌印。
 
「你!!」她含著淚說。
 
「我問你,你肯唔肯做我嘅性奴?」
 
「你痴線嫁?變態佬!」
 
「啪!」她的另一邊臉也紅了。
 
「睇黎你真係唔知死。」
 
我拉起身旁的SM皮鞭,一手抽在她的大腿上。
 
「啊!好痛啊!!」她淚如雨下。




 
「你同我聽清楚,就算要殺你,對我黎講都係一件輕易而舉嘅事,你考慮清楚要唔要做我性奴。」說罷,我就離開地牢。
 
痛快,可以折磨以往欺凌我的人,真是痛快至極!
 
解決了司徒志雄的威脅後,就像放下了一杖心頭大石,舒暢得很。
 
為甚麼司徒志雄會變成第二代塞壬海妖?我不知道,我甚至在殺死司徒志雄後就馬上感應整個青山醫院,可惜都沒有發現,然而我有一種預感,終有一天我會知道這件事的真相。
 
酒吧。
 
我喜歡在酒吧喝酒,只因在這裡能夠看到人生百態。
 
酒吧內常常有不同的人,他們都有著不同目的、他都都是不同世界的人。當中比較有趣的是有些少女妄想來酒吧就能找到真愛,沒錯,她們竟然弱智到希望在歡場尋找真愛,當她們找到了「真愛」後,很快就會被人「中出即飛」,然後再在臉書說這個世界沒有好男人;也有人是來吃快餐,找到個可以上的人後就馬上去時鐘酒店進行活塞運動;有人是來喘息,暫時忘記讓人塞息的生活……
 
「嗯?」我看到了一個很面善的人。
 

 
是陳醫生?為何她會一個人在喝悶酒?想起她那扭曲的性格,我忍不住冷哼了一聲。
 
與此同時,陳醫生看到我了,她拿著酒杯走過來。
 
「係你?你瞞住Janny黎飲酒……?」她臉色醉紅的說。
 
「哼,關你乜事?」我別過頭去。
 
她捏著我的手,「你哋啲臭男人,淨係識得玩女人!」
 
我掃走她的手,「夠啦你,唔好再係度發癲。」
 
「發癲?我發癲?點解……點解明明係你錯,你就要話我發癲……?點解……」
 
「痴線……」我拿起酒杯,往一旁走去。
 
正當我要離去,她就嘔在我的身上。
 
「屌!」我大喝一聲。
 
她嘔吐過後,就往一旁倒去,我一手抱著酒醉不醒的她。
 
「屌……嘔到我成身都係。」
 
罷了,我就揹她上車,把她送回大宅。
 
家中。
 
我命令女佣把陳醫生送往客房,再吩咐Mia為陳醫生替換衣物,我就去浴室浸浸熱水浴。
 
「呼……」
 
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傳說生物在附近呢?我需不需要製造一隊吸血鬼軍隊幫助我呢?……真是讓人頭痛萬分。
 
翌日早上。
 
「啊!!!!!!」
 
一聲尖叫把我弄醒,我走到客房。
 
「係你?你對我做過乜黎?」陳醫生怒道。
 
我無奈的聳肩,「我乜嘢都無做過。」
 
「你無做過?咁我件衫又比人換咗?」
 
「係我叫女佣幫你換……Mia 入黎。」
 
「Boss。」Mia低頭說。
 
「你自己同佢解釋清楚。」
 
「Yes Sir。」
 
我的頭很痛,在熟睡狀態被人嚇醒真是難受。
 
我甩甩頭,看著古董店的文件。只經營古董店好像有點悶,不如弄些更有趣的產業,也是時候擴充我的事業王國,對了,看看有沒有機會弄一個情報網,讓我可以掌握到傳說生物的情報。
 
應否找些考古學家或神秘學專家幫手呢?
 
……
 
陳醫生聽了Mia的解釋後,終於弄清了情況,她親身來到我的房間跟我道歉。
 
「對唔住……多謝你係酒吧帶我返黎。」陳醫生說。
 
「哦。」
 
「……不過你始終都係一個賤男!你聽清楚,如果比我知道你對Janny唔住,做出始亂終棄嘅事,我一定唔會放過你!」
 
「嗯,要唔要我車你返去?」
 
「唔駛!」
 
「好,Bonnie,幫我送陳醫生走。」
 
真好,這個煩人的女人終於走了。
 
==================
預告:下一篇為「外傳:司徒志雄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