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司徒志雄的一生(1)
 
司徒志雄,他出生在一個富裕家庭,是正宗的富二代。
 
自他出世開始,他就接受最好的教育,他的父親期待這個小孩能夠繼承他的王國。
 
小學,司徒志雄憑藉關係和他的實力,進入了一所區內名校;在小一的時候,他以自己的實力於上學期考試中取得全級第二名的佳績。
 
「Daddy,我考到第二啊~」六歲的小志雄高興的說。
 




他父親把成績表搶過來,青筋暴現,打了他一巴掌。
 
「你讀屎片嫁?考得第二?我比咁撚多錢請老師返黎教你,你居然得第二?你知唔知道呢個世界任何事只有一個嬴家,其餘通通都係輸家,你拎個第二返黎未即係一個失敗者!?」
 
小志雄按著紅得發燙的臉,張口哭過不停。
 
司徒志雄知道是誰拿了他的第一,是名叫徐丹青的同班同學。
 
下學期考試,司徒志雄同樣失敗,屈居於徐丹青之後,只能取得第二名,他的父親當晚又再狠狠的教訓了他一夜。司徒志雄開始反思到底自己為甚麼要那麼努力,反正都沒有人會欣賞。
 




他不再用功學習,開始變成一個只顧玩樂的「二世祖」,司徒志雄的父親決定放棄這個不成才的兒子,甚至偏激得不再讓他叫自己做Daddy。
 
完全失去了父親的關注,司徒志雄反而鬆了一口氣。
 
司徒志雄把他的失敗歸咎於徐丹青,為此他開始利誘同學,杯葛徐丹青。一群為利是圖的小學雞,為了兩三包薯片、一兩罐汽水,在司徒志雄的指揮下聯手杯葛徐丹青。
 
他覺得只是杯葛仍未足夠,於是開始作弄徐丹青,想不到在他把徐丹青的書包掉入女廁後,他感到一種詭異的快感,只有在欺凌徐丹青的時候,才可以讓自己的扭曲的內心輕鬆一點。
 
上到中學,這次他全憑父親的名氣,進入了區內名校,同時,再次成為了徐丹青的同學。就和小學年代一樣,他聯群結黨,欺凌徐丹青,可憐的丹青在暴力、語言欺凌下成績一落千丈,加上徐丹青的父母在他中三時候離婚,使他的成績更是跌至谷底,最終只在會考中取得三分,消失在洪流之中。
 




畢業後,司徒志雄找到他的一生最愛,還記得那是某商人兒子的生派對……
 
「Hi,我叫司徒志雄,你叫咩名?」
 
少女禮貌的點頭,「你好,我叫湯曉晴。」
 
這就是他與湯曉晴的第一次見面。
 
司徒志雄為了得到湯曉晴,他不惜去哀求父親,讓他出面使湯世伯把女兒交託予自己。
 
司徒父親聞言大怒,正準備出手教訓他時又著手不動。
 
「無錯……可以利用你吞併老湯嘅王國,哈哈,無錯!!」司徒父親自說自笑。
 
司徒志雄在父親的幫助下,開始追求湯曉晴,經過一年多的努力,終於把湯曉晴追到手。




 
可惜,湯曉晴對他若即若離,司徒志雄壓根兒不知道湯曉晴之所以會答應他的追求,全因為湯世伯的計劃,除了司徒家想吞併湯家外,湯家亦有同樣打算。
 
「賤格!!」湯曉晴用力掌在司徒志雄臉上。
 
司徒志雄呆呆的站著,目送湯曉晴離去。
 
「點解錫佢一啖遮……佢竟然會打我?情侶乜唔係應該咁樣相處嫁咩?」
 
自此,湯曉晴除了間中到司徒家吃飯外,就很少聯絡司徒志雄。從此,司徒志雄就喜歡流連在酒吧,和不同的女人交合,越是過著荒誕生活,越是覺得內心空虛。
 
那天,他遇到一位故人,徐丹青。
 
「單春……」
 




司徒志雄一直以來都很喜歡折磨徐丹青,只有這樣做他才可以平衡扭曲的心;把一位天之嬌子折磨成一個廢物,是他人生中最痛快的事。
 
他當然沒有放棄這個機會,可是他覺得徐丹青好像有點不同了……到底是甚麼不同了?他不知道。
 
某天,他發現徐丹青拖著他的愛人-湯曉晴。
 
為甚麼?為甚麼曉晴會選擇這種廢人?
 
他看到湯曉晴的眼神,就知道她是真心愛上了徐丹青。
 
為甚麼?為甚麼徐丹青要把我所有的東西都奪走?不可以!我不可以讓他活下去!
 
司徒志雄決定要對付徐丹青,不過他並不想徐丹青就這樣輕易死去,對了,他想到一個方法,就是先派人去與徐丹青毆鬥,再讓警方起訊徐丹青聚眾毆鬥,再派人在獄中雞姦他。
 
計劃看似完美,結果卻讓司徒志雄內心涼了一截。




 
「佢一個搞掂曬班蠱惑仔?」
 
當年的文弱書生,為何轉變了?
 
某天,司徒志雄回到家中,發現徐丹青竟然在他家中。
 
他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天,母親被徐丹青凌辱的日子。
 
「啊!!」他的手被徐丹青卸去關節。
 
他的手很痛,心卻更痛,痛得想掘一個洞把自己活埋……
 
……青山醫院,將會是司徒志雄以後的家。
 




司徒志雄精神崩潰,為了保護自己,他斷絕了一切對外界的連繫,完全封鎖自己。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崩潰狀態的司徒志雄,被一把聲音弄「醒」了。
 
『你想唔想報仇……?』
 
「……你係邊個?」
 
『你想唔想報仇?』
 
「想……我想!!但係我可以點做?佢已經搶走曬我嘅所有嘢……」
 
『我就可以幫你,我可以幫你變強,令你有足夠能力親手報仇,我可以幫你拎返所有屬於你嘅嘢。』
 
「幫我……無論要乜嘢代價我都要報仇,我要殺死徐丹青!!我要拎返屬於我嘅嘢!!」
 
司徒志雄回復精神,離開了瘋癲狀態。
 
他看見黑前有一團黑煙,是一團不規則扭動的黑煙。
 
「你就係……」司徒志雄戰戰兢兢的說。
 
『無錯,我就係可以幫你嘅人。』
 
「你……你係人類?」
 
『桀桀,我點可能係人類。』
 
「咁你到底係乜黎?」
 
『你無需要知道!!』黑煙怒道。
 
一股足以抹殺司徒志雄的威壓包圍著他,只要威壓的主人願意,司徒志雄就會馬上從這個世界消失。
 
司徒志雄滿身大汗,胯下盡是腥臭黃液。
 
『呼,唔好意思,我脾氣係差少少。』
 
司徒志雄顫抖的搖頭。
 
『係呢,你係唔係想對付徐丹青?』
 
「係!!」司徒志雄咬牙道。
 
『好……咁我就幫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