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司徒志雄的一生(2)
 
『好……咁我就幫下你。』黑煙興奮的說。
 
黑煙內部發出耀目藍光,一個俏麗的美人就憑空出現;美人長髮碰地,赤裸身體,她肌膚稚嫩得很,胸部不算大,也絕對不小,腰下沒有腳,有的只是一條尾巴,一條美人魚的尾巴。
 
「美人魚?」司徒志雄目瞪口呆。
 
『唔係,佢係塞壬海妖,係我嘅收藏品。本來我有諗過由我親自黎轉化你,不過我真係頂唔順你哋呢種咁核突嘅生物,所以就派佢黎幫你。』
 




「佢會幫我殺死徐丹青?」
 
『唔係,佢會比你力量!強大到足夠殺死徐丹青嘅力量!!』
 
塞壬海妖突然化作海水,把整個病房淹沒。
 
『塞壬嘅轉化方式係浸死目標,你就慢慢享受死亡嘅快感……』
 
海水中,司徒志雄胡亂揮動手腳,海水不停湧入他的鼻和口,他的鼻腔刺痛得很,鹹得刺喉的海水不停灌入他的口鼻,缺氧的感覺讓他很快就失去知覺。
 




……過了多久?一小時?半天?一天?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種冰冷得讓人絕望的感覺。
 
『喔?你終於醒拿?』
 
司徒志雄張開眼睛,「唔……我?」
 
黑煙時大時小,毫無規則可言,『恭喜你,你已經成功變成第二代塞壬海妖。』
 
「咁樣嘅話即係我有足夠實力對付徐丹青?」司徒志雄站在病床上說。
 




『哈哈,無錯,你已經有足夠能力對付徐丹青。』
 
「好……咁我馬上出發。」
 
『等等……』黑煙射出一道白光,白光直接射入司徒志雄的眉心。
 
『我啱啱落咗一道禁制,你只可以係同一時間之內擁有兩個奴僕……我要做嘅已經做曬,再見。』
 
說罷,黑煙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司徒志雄感覺到一種怪異的能量由體內湧出,一段來自血脈記憶的訊息從腦海中湧現,是有關塞壬海妖能力的記憶。
 
成為塞壬海妖後,司徒志雄馬上計劃對付徐丹青的行動,同日,任天照和區嘉欣竟然主動找上他。
 
原來自胡雨恩被徐丹青強暴後,他們幾個都感到害怕,他們害怕徐丹青會報仇。任天照二人想起了當年帶領他們的司徒志雄,然而司徒志雄所居住的大宅經已變賣,又沒有任何聯絡方法,故此,他們二人委託私家偵探找出司徒志雄的下落。




 
私家偵探查出司徒志雄所在,任天照二人隨即前往青山醫院。
 
任天照雙手抓著頭,「點解志雄你會癡左線嫁?」
 
區嘉欣嘆息搖頭,「志雄癡咗線,今次無人可以幫到我哋……」
 
司徒志雄咧嘴而笑,「邊個話我癡咗線?」
 
司徒志雄雙手化作海水,把任天照和區嘉欣同時淹蓋……
 
五分鐘後……
 
「主人。」任天照和區嘉欣齊聲道。
 




「哈哈,果然係咁,我果然變成海妖……單春,我要慢慢咁折磨你!!」
 
司徒志雄從任天照口中得知胡雨恩的事,為了更了解徐丹青,他邀請胡雨恩到屯門一聚。
 
「胡雨恩,你話我知徐丹青當日係點樣強姦你?」
 
胡雨恩眼神沒有焦點,雙手抱胸,不停搖頭。
 
既然不能直接從她口中得到情報,司徒志雄就決定使用塞壬海妖技能-塞壬之音來催眠胡雨恩。
 
「話我知徐丹青強姦你個陣嘅詳情。」
 
「我唔知道……」
 
不論司徒志雄如何詢問,胡雨恩都是說不出被強暴的過程。




 
「睇黎當時你已經比徐丹青控制住,哼,再咁樣問落去都無意思。」
 
司徒志雄重施故技,打算把胡雨恩轉化為第三代海妖,誰知海水淹死胡雨恩後,胡雨恩並未有轉化為海妖,真真正正的死去。
 
看著胡雨恩的屍首,司徒志雄想起了那黑煙的說話。
 
『我啱啱落咗一個禁制,你只可以係同一時間擁有兩個奴僕……』
 
司徒志雄輕托下巴,「原來佢所講嘅就係呢一個意思。」
 
每當夜幕低垂時,司徒志雄都會離開醫院,到街上測試自己的能力,他要盡快把能力掌握,然後執行計劃,慢慢折磨徐丹青,再親手殺死他。
 
司徒志雄知道傳說生物之間能夠互相吸應,當他自感海妖能力已掌握得九九十十,就把麥家欣引來並把她催眠,用她來當一杖棋子試探徐丹青。
 




麥家欣的試探很順利,徐丹青並沒有感覺到不妥,那樣的話就可以執行下一階段的計劃。
 
他先派出任天照,按照種族之間的血脈之力強弱,只需要任天照一人就可以應付得了徐丹青。
 
然而,結果又讓司徒志雄失望了,根據任天照的說法,有一頭狼人出來擾局,使徐丹青逃掉。
 
某天,司徒志雄感覺到任天照失去了血脈感應,過了不久,區嘉欣的血脈感應也同告消失。
 
他知道是徐丹青幹的。
 
司徒志雄的人生到達盡頭,徐丹青主動出擊,就算出動了剛剛轉化的兩位奴僕,都是敗在徐丹青的手下……
 
冥界。
 
司徒志雄在漆黑的空間中飄盪,他想不通為何自己會輸。
 
一陣耀眼的光芒在漆黑的空間中突兀出現,一名長有獨角的男子立於光芒之中。
 
「哦?你咁快就比徐丹青殺咗?」那男子說。
 
「你係邊個!」司徒志雄目露兇光。
 
男子輕嘆一口氣,「咁快就唔記得我?」
 
說罷,那男子化作一套黑煙。
 
「係你?」
 
「係我。」黑煙扭動。
 
「你又話可以比足夠嘅力量我,等我可以成功報仇?點解,點解到最後輸嘅仍然係我!!」
 
黑煙變回人形,「哈哈,我只係想搵你去搞下破壞,你以為憑你咁嘅實力都可以殺死佢?你會唔會有啲不自量力。」
 
「你……你咁講係乜嘢意思?」
 
男子咧嘴而笑,「我意思係……打從一開始我只係利用你黎同佢開個玩笑,根本就無諗過幫你殺死佢。」
 
他續說:「如果我真係想幫你手殺死佢嘅話,我又點會係你身上面落禁制?」
 
司徒志雄咬牙切齒,雙手握拳。
 
男子雙手摩擦,「好啦,我就將就下,用你呢個黑暗靈魂黎做我嘅晚餐啦。」
 
男子張開血盤大口,朝司徒志雄的靈魂咬下去。
 
司徒志雄形神俱滅。
 
就在司徒志雄被吃之後,一把聲音突兀的出現在這個空間。
 
『我隨時都監控住你,你唔好再做出擾亂我計劃嘅行為,如果唔係嘅話我就換第二個人代替你……你要記住,我隨時都會留意住你哋嘅動向。』
 
男子身體顫抖了一下,就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