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封印獸化
 
白衣少年在半空看著我,他對著我打了一個響指,我感覺到眼前景象開始旋轉,暈眩得快讓我嘔吐,大約十秒之後旋轉情況終於消失,在我恢復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出現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這裡狹窄的房間內只有四堵石牆,房間內的地板、天花以及石牆都是純白色的。
 
白衣少年說:「你呢件垃圾,竟然做出傷天害理嘅事,如果唔係你對『先生』有用,我一早就殺咗你!!」
 
我咧嘴而笑,『你成日講先生先生,乜嘢先生啊?幼稚園先生啊?』
 




一陣寒意出現。
 
『啊!!!!!!!!』
 
很痛,我感覺到他媽的痛,咦?我的手呢?
 
白衣少年手上多了一根漆黑的膊胳,是我的右手。
 
我的右手被他齊肩弄斷,鮮血像噴泉般在右肩傷口噴出。
 




他是如何做到的?我完全沒有頭緒。
 
「如果你再咁亂講嘢,我就殺咗你……」
 
他是說真的,我從他的眼神中就知道他是說真的。
 
我微笑著,不說一字一句。
 
白衣少年輕輕一握,那根膊胳就化作一堆粉末。
 




我的右肩傷口長出一堆彈跳的肉塊,組織成一條新的右手,這是我的新能力,只有在獸化狀態下能夠使用。
 
「你聽清楚,你需要做嘅只係慢慢同你堆奴僕玩,按照需要慢慢變強,如果你敢再濫殺無辜,我就會殺死你,之後再向先生謝罪!」
 
『哦。』我打著呵欠的說。
 
也就是說我對他們來說很重要,重要得不惜和剛剛的八仙嶺女孩反面也要救我。
 
白衣少年右掌發出白光,「為咗防止你再暴走,我要封印住你呢個能力。」
 
白衣少年右掌拍出,印在我胸上。
 
『嗚……』
 
他的掌就像直接擊中我的靈魂似的,讓我的精神差點兒崩潰。




 
我的皮膚慢慢褪色,變回原先的肉色,肉翅、尖銳指甲、尖長獠牙都一一消失,完完全全變回人類的模樣。
 
「搞掂……」白衣少年說。
 
我感到眼前一黑,就昏死過去。
 
……
 
「丹青!!丹青!!」
 
我撐開眼睛,「淑盈?呢度係……?」
 
「丹青!你終於醒拿?呢度係屋企,你自己一個人係大門出面暈咗,係紅嘉莉同張倩發現你,將你送返入黎。」
 




「我明白……唔該曬你哋。」
 
「到底發生咗乜事啊?」
 
我無奈一笑,「一言難盡。」
 
這半年來所發生的事情真教人無奈,本以為已離開了黑暗的童年,成為萬物中的頂端,卻發現自己的實力只是在傳說生物中的中層、甚至是低層,原來自己還是一個很弱小的傢伙。
 
我覺得自己的人生就像被人操控著,半點不由我。
 
淑盈把一盒卡片交到我手。
 
「呢盒係你新嘅卡片。」
 
我打開卡片盒,取出一張卡片。




 
「滿月生物科研有限公司?」
 
淑盈點頭,「新公司主要發展生物技術,或者對我哋會有一定幫助,另外仲有一間子公司,係專門進行考古研究。」
 
「非常好!」
 
縱然有人在背後控制,我也要走出自己的路,只要我一直變強,我相信就算是白衣少年、八仙嶺女孩,甚至乎萬事樓都不會是我的對手!
 
憑著一股傲氣,我很快就恢復過來。
 
古董店。
 
「你哋聽住,呢間古董店好快就執嫁啦。」我說。
 




女店長哭著說:「老闆,即係你要炒我哋啊?」
 
女店員甲說:「吓?咁我哋點算啊?」
 
女店員乙呆掉。
 
其他女店員在吱吱喳喳的討論著。
 
「唔好嘈!」
 
我稍為大喝一聲,眾人就不再吵鬧。
 
「我會安排你哋到我新公司度返工,每人薪金都會上調最少50%。」
 
「你講真嫁?咁新公司係要做乜嫁?我只係識做sales之喎。」某女店員說。
 
「工作性質都係一樣,即係無野做。」我說。
 
在我的擔保下,她們終於放心,不再吵鬧。至於店內唯一一位男店員,那一位鑑定專家,已在淑盈安排下到了考古公司工作。
 
我正要準備離去,就被Miki攔住了。
 
「有咩事?」
 
Miki神色慌張,「上去講……」
 
我們上了二樓。
 
「可以講啦你。」我坐下。
 
「老闆,我大咗肚……」
 
你這個弱智妹不會是想說是我經手的,然後要我收留這一個便宜仔吧?
 
在我看過教父的書籍後,我得知傳說生物(除了第一代傳說生物)不可能透過交配而懷有下一代,其原因是在於基因的缺憾。
 
「哦,你意思係?」
 
「我要錢……」Miki紅著臉說。
 
「要錢?」
 
「我條仔被大耳窿追殺,要走佬返大陸,不過要有十萬蚊先可以搭通天地線。」
 
我搖頭道:「呢啲嘢係你哋嘅事,關我乜事?」
 
「老闆……話曬我哋都有happy過,你唔會睇住我死嫁?」Miki雙眼通紅。
 
「我哋只係交易。」
 
「無錯!我就係要交易!」
 
Miki脫下連身裙,在連身裙下竟然沒有穿著胸罩和內衣,看來她是早有預謀的。
 
Miki拉著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到她的32B上。
 
「我大咗肚三個月……」
 
我望向她小腹,果然微微隆起了。
 
她用右腳小腿,往我的腳上掃去。
 
「你有冇試過搞大肚婆?」她抱著我的腰說。
 
我唾下口水,巨龍在她的挑逗下驚醒過來。
 
「無。」
 
「照舊,八千蚊。」說罷,她跪下來,為我脫去褲子底褲。
 
她含著龜頭,雙手按在我的臀上,口腔上上落落的套弄著。
 
她用心的吸啜龜頭,發出啜啜的聲音。
 
「啜啜……啜啜……」
 
很舒服……為何她的技巧會好了那麼多?難道……?
 
一個想法在我心底浮現,我相信能讓她技巧變好的不會是她的男友,也許Miki是去當援交了,那麼她肚內的兒子到底是誰經手的?
 
「覺得點啊老闆?」Miki抬起頭望著我。
 
我輕輕把她放在地上,一隻手輕放在她的小腹上。
 
在她小腹之內,我隱若感到另一個心跳聲。
 
我推開她雙腿,看著眼前媚態十足的孕婦,我的陽具變得更大更硬,我再也忍受不了,插入她的小穴之中。
 
「啊……啊……好大啊……」Miki呻吟著。
 
我雙手放在她的乳房上,輕輕的抽插著她的小穴。
 
「啊……老闆……可以插入少少……」Miki雙腳夾著我的腰。
 
我抱著她的腰,下體再塞入丁點兒,腰部快速擺動抽插著她。
 
「啊啊啊啊……啊……好正……」Miki放浪的叫。
 
她性格變得完全不同,我敢肯定她已經是一個專業的援交少女。也許是我和她之間的交易,促使她成為了援交少女。
 
「我要射啦。」我說。
 
Miki不停點頭,雙腳夾得更緊。
 
濃濃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宮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