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你是小美?
 
在新公司的總裁室內,我坐在大班椅上看著無敵海景。
 
「有錢真係方便……」我慨嘆的說。
 
「那件事」之前,我根本不會幻想自己也可以過著這樣的日子。金錢對我來說,只是一種少數人用來限制大部分人的工具,利用這些可以隨時印刷的紙張,就可以剝奪大部分人的一生。尋常百姓為了這些廢紙,花掉自己的大半生甚至乎是一生幹活,過著只為了生存人生,然而,那些站在金字塔頂層的人類,則在享受著別人的成果,享受著別人的生命。
 
而我呢?成為吸血鬼後,不就變成他們那種人嗎?那種以剝奪別人為樂的怪物。
 




我搖晃著手中酒杯,酒杯裡的是鮮紅血液,是我從吸血鬼聯盟取來的存貨。
 
在加入吸血鬼聯盟之前,我多半是在街上找些落單的壯健人類,把他們催眠後再「借」點血液,把所得的血液存放到家中的血液冷藏庫內;現在,多了吸血鬼聯盟這個血液來源,就可以大大減少我外出狩獵鮮血的時間。
 
「徐先生。」門外人說。
 
「入黎。」
 
一位文質彬彬的男子走進來,他是淑盈請回來的顧問,主要是為我打點公司所有大小事務,換句話說,他才是這間公司的決策人。
 




「我無記錯你個名係叫廖遠吉?」我說。
 
「係。」
 
我放下手中酒杯,看著他說:「有咩嘢事?」
 
他低下頭看著手中的文件,輕托眼鏡,「徐先生,我想和你報告返有關公司嘅業務發展方針……」
 
「得嫁啦,我信得過你。」
 




「但係徐先生……」
 
我怒喝一聲,「都話得囉!」
 
「……係嘅徐先生。」
 
廖遠吉在我的喝罵之下,離開了房間。
 
我拿回酒杯,繼續品嚐酒中之物。
 
留在公司裡也沒有丁點兒趣事,只待了不夠一小時,我就離開了公司,駕車回家。
 
在回家之前,我先去一轉上水石湖墟街市熟食中心,過過口癮。
 
我很喜歡吃米線,還好這個口味在我變成吸血鬼後並未有改變。還記得有一次我偶然經過街市,順路去到熟食中心吃個午飯,碰巧見到一間叫做「佳運餐廳」的食肆有供應米線,於是就在該店叫了一個過橋米線。




 

 
「你……你係小美?」
 
小美看著我一動不動,「你係丹青?嘩,唔係你叫我我都認唔到你啊。」
 
雖然她外表並沒有突出之處,但是在我心目中,她彷如一位天使,我的守護天使。
 
小美,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女生,還記得那是小一入學的時候……
 
小一是我惡夢的開始,就是在小一的時候遇到了那個惡魔-司徒志雄,不過,每當有邪惡出現的時候,終會有善良伴隨,而小美就是那一點僅餘的善良。
 
那個時候,全班、全級、甚至乎全校學生都杯葛我,就只有小美她沒有杯葛我,她不怕被我連累仍然和我交朋友,除了她以外,在我的小學生涯,不,在我的人生中再沒有其他朋友。
 




小三,那年小美舉家移民到美國,自此我們再沒有聯絡,想不到今天會在這裡重遇她……
 
「無見咁多年,你高咗好多喎!」小美說。
 
「啊妹食咩?」侍應姐姐問道。
 
小美看著餐牌說:「過橋米線,大辣,凍檸茶。」
 
「你都係食呢個?」我驚訝的問道。
 
「係丫,呢個好食啊嘛。」
 
「無錯,真係幾好食。」我笑著說。
 
我的米線到了。




 
「姐姐,加多個脆豬。」
 
「好。」侍應姐姐說。
 
我看著小美,問道:「係呢,你幾時返咗黎香港嫁?」
 
小美擠出一個笑容,「返咗黎一個月度。」
 
「哦,住邊啊呢家?」
 
「親戚屋企。」
 
看她的表情,似乎她回來的原因並不簡單,是離家出走?
 




小美指著我的米線,「快啲食啦你,凍曬啦。」
 
「哦。」我拿起筷子。
 
「仲唔食?」
 
「都係等埋你個碗先。」我微笑道。
 
小美皺眉道:「唔駛等啦,凍咗唔好食嫁。」
 
「嗯。」我也沒有堅持,開始吃米線。
 
在我吃了第一口後,小美的米線也來到了。
 
小美大口的吃著米線,「好食!真係好好食!」
 
「係唔係叫咗脆豬?」
 
「係啊。」我說。
 
一個熱騰騰,脆卜卜的脆豬就放到我們之間。
 
[img]http://holland.pk/aegmou53[/img]
(奶油脆豬)
 
「係喎,你係美國住咗咁多年未無啖好食?」
 
「咁又無咁誇張,不過有好多嘢都無得食就真嘅。」
 
在這一頓飯,我們互相了解大家之間的空白。
 
「啊……好飽啊。」小美按著肚子說。
 
小美看著我說:「係呢,你唔駛返工嫁咩?今日係星期五喎。」
 
「我放咗工啦。」
 
「咁早放工,你返夜嫁?」
 
「唔係。」我從卡片盒取出一張卡片,交到她手上。
 
「滿月生物科研有限公司……原來你係做科研嫁?」
 
「係啊。」
 
看她的反應,她應該沒有留意到Chief executive officer那行字,還以為只要當上CEO,任何人見到我的卡片都會讚嘆不已。
 
我們二人離開了熟食中心,走往上水中心。
 
久別重逢,我們有太多的話題要說了,所以我們去了上水中心下方的公園內(俗稱「上中下」),找了一個位置閒聊。
 
「咁你今次返黎係定居?定係旅行?」
 
小美看著天空,眼中好像泛起一點淚光,她微笑道:「唔知啊我都……」
 
「嗯……」
 
小美擰過頭看著我,「係呢,你而家仲係唔係住係安國新邨啊?」
 
我搖頭,「唔係啦,我搬咗去金錢村附近。你呢?你親戚屋企係邊頭啊?」
 
「奕翠園,」她輕嘆口氣續說:「仲以為你住係隔離添,點知你搬咗去咁遠。」
 
「唔係好遠遮,揸車好快到。」
 
「你考咗車牌呀?啊……我都好想考嫁,只係阿爸唔比我考,話危險喎。」
 
我們二人一直在聊,都沒有注意到時間流逝,轉眼已入夜。
 
小美伸了一個懶腰,短短的T-Shirt被肩膀拉起,露出白晢柳腰。
 
「乜咁晏拿?我要返屋企啦,搵日再食飯啊。」
 
我點頭道:「咁我可以點搵你?」
 
小美吐吐舌頭,「係喎,唔記得咗比電話你添。」
 
我拿出褲袋中的G3,讓小美把電話號碼儲存在G3內。
 
「搞掂,好啦,咁我走啦。」
 
「我送你啊。」
 
「唔駛啦,呢度返去過幾條馬路之嘛,拜拜。」說罷,小美就離開了。
 
感謝上天,讓我可以重遇小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