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吸血鬼會議
 
「係呢一頁啦……」
 
羅馬教廷驅魔部,是一個規模很大的光明組織,隸屬驅魔部的驅魔人主要透過「信仰之力」來獲取神的力量,所謂信仰之力就是因應該人類(或生物)有多相信神、願意為神獻出多少。驅魔人能夠以誦讀主禱文(任何語言)來獲取神的力量,使用神力來消滅敵人,或是把神力轉換成自身的強大力量。
 
遇上驅魔人,絕對不可以讓他們完成誦讀,否則將會變成一個很可怕的對手,切記切記。
 
我把書蓋上,「切你老母,講咗好似無講咁!」
 




《該死的光明組織》被我掉到一旁,我臥在床上,看著淡黃色的天花板。
 
Mandy睡惺惺的走到床上,睡在我身旁。
 
她閉著眼說:「點啊,都係無方法對付教廷呀?」
 
「本書無記載有效嘅方法……」
 
仔細一想,要是驅魔人是有可以記載下來的弱點,那麼他們的傳承怎可能仍然繼續?
 




我笑了,嘲笑著我的天真。
 
「你笑咩嘢?」Mandy整個人壓著我問道。
 
「無,笑啲無謂嘢遮……」
 
Mandy打了一個呵欠,就不再壓著我,往我身旁臥下。
 
「訓啦,唔好再曬時間諗埋啲無聊嘢啦,船到橋頭自然直。」她又打了一個呵欠。
 




我側著身注視Mandy的臉,她的完美輪廓讓任何人都會心生讚嘆,讚嘆混血兒的天賦。
 
「仲唔訓?」Mandy張開眼。
 
「我訓嫁啦……」
 
Mandy奸笑著,「訓?」
 
她隨即一手抓在我的小鳥上,被她突然一抓,小鳥就進化為一條巨龍。
 
「你又話要訓?」我驚訝的說。
 
「女人係咁善變嫁啦。」說罷,她坐在我身上。
她一邊和我接吻,一邊用手握著巨龍上下套弄。
 




「嗯……啜……」
 
我們二人的舌頭糾纏不休,享用著對方的唾液。
 
「主人……」Mandy嬌媚的說。
 
我雙手抓著她的肩,把她擁在懷中,胸口和她的巨乳對上,感受著那只屬於我的柔軟和體溫。
 
「我黎啦。」我說。
 
Mandy咬著唇點頭。
 
我挺腰而入,陽具慢慢進入她的蜜穴,陽具被濕潤的淫液包圍,每次和奴僕的交合,我都會感覺到我們之間合而為一,一種滿足的感覺油然而生。
 
我慢慢的抽插,Mandy配合著我的節奏扭動腰部。




 
「啊!!啊!!啊!!!」
 
Mandy的叫床聲是眾多奴僕中最放浪的一個,也許是她的鬼妹仔性格,讓她不會羞愧於性事,羞愧於表達自己。
 
Mandy坐起來,按著我的胸口,小穴仍然緊套著陽具。
 
「唔駛郁……等我黎……嗯……」Mandy臉頰潮紅的說。
 
她抓著我的胸口,劃出了幾道淺淺的紅痕,她上下的抽起放下小穴,跟我來一個女上男下的性愛姿勢。
 
我很喜歡她或其他奴僕使用這個姿勢,原因是我可以只臥著不動,又能看到她們波濤洶湧的盛況。
 
跳動的G奶,讓我忍不住雙手抓去。
 




「啊!」她呼喊一聲,然後按著我的手,引導我揉搓她雙乳。
 
我在揉搓雙乳,她在擺動柳腰,小穴的快速套弄,讓我感到快將到達高潮。我抽出陽具,坐在Mandy身上,把陽具夾在一對G奶之內;Mandy推擠雙乳,夾著巨龍,腥臭的精液噴射而出,射得Mandy滿臉滿頭都是。
 
我倆脫力倒下,就這樣睡著了……
 
翌日,Mandy已經離開了,是回去了銀房那邊?
 
我剛要下床,就踏上了地上的書。看著這本書,讓我想起了那位神父,教廷的驅魔人。
 
假若重遇到那位驅魔人,我有把握殺掉他嗎?在他未完成誦讀之前,他只是一個普通人,要是在他誦讀經文前出手,應該能夠擊殺他……
 
時間快將八時,是時候出發往開會的地方。
 
今晚會議的地點是在獅子山上某處,為免找不到該隱密的地方,我比約定時間早了很多到達獅子山範圍。




 
夜深,在黑暗之中行山,讓人心生恐懼,哪怕是我已經成為吸血鬼,我仍然是畏懼黑暗的,恐怕說出來的話會讓人嘲笑我吧?
 
人類,不,所有生物都會恐懼,恐懼一切未知的東西,這是一種生存下去的必要條件,假若不懂得恐懼,那個人(或生物)就一定很快掛掉,在未知的危機中掛掉。這樣想的話,我不需要為恐懼黑暗而覺得慚愧,恐懼一種本能,生物的本能。
 
「汪汪!!」
 
幾頭野狗擋在我身前,差點忘記了,在獅子山上有很多野生動物。
 
「快啲走開。」我說。
 
野狗們盯著我不放,尾部快速搖動,張口露出犬齒。
 
「真係煩……」
 
我雙眼發出神秘力量,把野狗盡數催眠,還好我的催眠能力可以對任何生物使用,否則倒要花一點功夫應對這群野狗。
 
把野狗弄暈後,我繼續往目的地走去。
 
黑暗正籠罩整座獅子山,寧靜的環境得讓人感到耳鳴,偶爾傳來的蟲鳴聲、猴叫聲、風聲……都讓人膽顫心驚。
 
「行咁耐都未去到嘅……」
 
既然這個世界有傳說生物,那麼有沒有……鬼的?
 
我打了一個哆嗦,拍打自己的臉,讓自己不要再想下去。
 
就在我懊惱的思索著是否記錯了目的地,教父在電話裡頭所說的地方就出現在我眼前,是一間沒有屋頂的木屋。
 
這間「木屋」建造在樹林之中,被多棵樹木所遮蓋,要是不親身仔細搜索,根本不可能發現它的存在。
 
找到目的地,當然是進入其中。
 
木屋內。
 
「咦?九點之喎,咁早就黎到嘅你?」犀牛記說。
 
我發現只有犀牛記一人,「驚唔識路未早少少黎囉,得你一個嘅?」
 
「係啊,佢哋應該準時先會到。」
 
「咁點解你又咁早到嘅?」
 
犀牛記臉色變得凝重,「因為我要預先確定呢度安唔安全。」
 
與他噓寒問暖了幾句後,我就坐在一旁的破木椅上,木椅殘破得很,纏滿濕漉漉的蔓藤。
 
犀牛記認真的警備著,難道真的會有甚麼東西出現嗎?
 
十時正。
 
兩個身影從樹上墮下來,是教父和高人。
 
教父朗聲道:「徐生乜你咁早到啊?」
 
「係啊,驚遲到未早少少黎囉。」我說。
 
教父說:「到齊就可以開始會議。」
 
高人把地上的枯葉掃開,拉起了一塊木板,木板下是一個洞,漆黑的洞。
 
「入去。」高人說。
 
犀牛記拍了拍我肩膀,「我行先。」
 
犀牛記輕輕一跳,躍入洞中。
 
高人看著我,「到你。」
 
我點頭,保持戒備的躍入地洞。
 
躍入洞中,我整個人就往下滑去,地洞內壁滑溜得很,讓人不能在滑下的過程中撐開四肢卡住。經過幾個灣位,已經完全沒有半分光線能夠射進來,就算雙眼的感光能力多強亦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大約三十秒後,我看到下方傳來光線,是出口!
 
離開地洞,我在半空穩住身體,平穩的降落。
 
「勁喎,竟然無仆親,我第一次落黎個陣仆到四腳朝天啊。」犀牛記笑著說。
 
除了犀牛記外,還有八個人在……
 
犀牛記察覺到我變得緊張,「未同你介紹,佢哋八個都係吸血鬼聯盟嘅人。」
 
「哦,原來係咁。」
 
我拍拍身上的灰塵,走到一旁。
 
「咦?係你?你未係阿Chris?」一名身穿低胸露臍、齊陰熱褲的女生說。
 
我看著她的臉,感到有一點眼熟。
 
「你係……Baby?」
 
「係啊,仲以為你唔記得咗我添,乜你咁耐無黎酒吧嘅?」
 
我不是沒有再去酒吧,只是沒有去那一間酒吧。
 
「係,最近好忙。」
 
一個肌肉猛男拉著Baby的手問道:「乜你哋識嫁?」
 
Baby點頭,「係啊,我哋仲扑過嘢添,好勁嫁佢。」
 
我可以肯定,上次我幹她的時候,她還是普通人類。
 
肌肉猛男走過來瞪著我,「細路,我唔理你同Baby以前做過乜嘢,佢依家係我奴僕,你唔好再搞佢!」
 
我微笑道:「放心。」
 
這樣的貨色我又怎可能的得上眼,用得著一幹再幹嗎?
 
犀牛記走過來,不友善的看著肌肉猛男,「講過幾多次唔好帶奴僕黎?」
 
肌肉猛男用胸口頂著犀牛記,「開會咁悶,唔帶條女黎扑下嘢點過日晨啊?」
 
教父和高人先後到達,犀牛記不再和肌肉猛男爭吵,所有人往一旁圓桌走去。
 
地下室裝潢豪華,彷如中世紀的貴族堡壘,所有擺設都充滿著中世紀歐洲的味道。
 
我們一一坐在圓桌旁,教父開始主持會議。
 
「大家好,開會之前先同大家介紹一位新成員-第三代吸血鬼徐丹青。」
 
我禮貌的站起,向眾人報以微笑,然後坐下;除了肌肉猛男外,眾人以掌聲歡迎我。
 
教父乾咳一聲,「今日會議主題係『血魔剿滅計劃』,我已經得到準確情報,知道咗血魔嘅一個重要根據地。」
 
某人提問,「準確情報?有幾準確?」
 
「係萬事樓嘅情報。」
 
眾人都不禁發出讚嘆聲,從他們的反應看來,傳說生物都習慣與萬事樓購入情報,而且都很相信萬事樓?
 
肌肉猛男用他的大嗓子喊道:「咁我哋幾時出手做低佢哋啊?」
 
教父托著頭,「三日之後,至於地點我會係最後一刻先透過SMS傳送比大家。」
 
最後一刻才告知我們?是害怕我們當中有奸細嗎?還是有其他的原因?
 
教父問道:「大家對呢個決定有冇咩嘢問題?」
 
眾人沉默。
 
「好,咁我哋就係三日之後對付香港嘅血魔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