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來自吸血鬼聯盟的召集
 
重遇小美,讓我的心出現陣陣漣漪,她還是那個小美,那個願意跟我做朋友的小美。
 
要是沒有小美成為我的心靈支柱,也許我會更早的放棄自己,還記得那天,小美離開香港的那天……
 
「丹青,我走咗之後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啊。」八歲的小美說。
 
我含著淚,咬著唇點頭。
 




小美用紙巾印在我的眼袋上,「傻瓜,做乜喊啊?」
 
「你係唔係以後都唔會再返黎?」
 
「點會啊,我會返黎搵你架,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等我返黎呀。」小美笑得瞇著眼的說。
 
我用力的點頭,破涕為笑。
 
(電話震動聲……)
 




電話響起,把我帶回現實,我拿起電話,是教父的來電。
 
「喂?」
 
「徐先生,請係今晚十點到獅子山,有要事商討。」
 
「無問題。」
 
「地址已經send咗比你……嘟…嘟…嘟……」
 




不知道教父口中的要事到底是甚麼?
 
時間尚早,我今天帶著湯曉晴和我去看看樓盤。
 
滿月生物科研有限公司總部設於香港島,每次要由新界北去港島都要花費很多時間,故此,我打算在香港島買一個單位,另我我也打算順道在九龍添置一個單位,讓我「找獵物」時能夠更為方便。
 
白衣少年說過不讓我殘害平民,要是她們主動獻身,再加上我不殺她們,那就不算殘害吧……
 
「曉晴,你覺得如果要係港島區買樓,邊一區會好啲?」
 
曉晴低下頭沉思,雙腳擺動。
 
「上環啊。」
 
「上環……好呀。」




 
香港島,上環。
 
「曉晴,你留係車上面先。」
 
我把車泊到一旁,下車看著某大廈內的某單位。
 
我感覺到一個傳說生物反應,就在那個單位內傳出。我要先帶曉晴離開,還是直接上去試探對方?我猜他也感應到我和曉晴的反應,不過他沒有逃,是代表他有信心對付我們二人?還是有其他的原因?
 
罷了,要是這樣閃閃縮縮下去,怎可能變強?
 
我往那座大廈走去……
 
是這一層了,那個反應就是從這一層的單位內傳出。
 




這個單位的門並未有上鎖,我推門而入。
 
眼前的景象把我嚇了一跳,十多名人類被掛在天花板上,他們只能以腳尖碰地,所有人都衣不蔽體,身上有著大大少少的傷口,血腥味和排洩物的臭氣充斥在房間之內。
 
『吸血鬼……估唔到你日光日白都夠膽黎呢度……』
 
我用手掩蓋著鼻子,「你係血魔?」
 
『桀桀……係,估唔到有吸血鬼送上門比我食。』
 
「哦?你口中嘅吸血鬼係指我?」
 
『當然。』
 
一道紅影由遠方而至,我憑著過人的動態視力清楚看見紅影是一頭人形怪獸,他全身都被鮮血染紅,嘴裡的獠牙突出,四肢都長有長而鋒利的指甲。




 
我往後急退,同時把身旁的一個人類推往我們二人之間的位置。血魔一爪抓來,把那人類撕成碎片,漫天的血肉在我們之間掉落,我把握這個空檔,往後退去。
 
我粗略的感應到他是第三代血魔,實力應該比我強丁點兒,不過也就丁點兒,要是我還有獸化能力,只需要一拳就能把他送往西天。
 
失去了獸化能力,就連從海妖血脈中得到得「瞬間復原」能力也同告失去。
 
「呢隻怪物真係難纏……」
 
我往後退去離開了單位,血魔仍然追來。
 
就在我準備還擊的時候,一道白光在我們二人之間憑空出現,那道白光爆炸起來,是一個沒有任何聲音的爆炸。
 
「啊!!!」
 




我被爆炸氣流吹風,撞在石牆之上。
 
「你哋呢啲黑暗生物,就等我黎送你哋返去你哋嘅應許之地!!」
 
一位身穿神父服的二十五、六歲男子手持十字架從樓梯步出,站在我和血魔中間。
 
『教廷嘅走狗!!』血魔破口怒罵。
 
「血魔……我今日就奉上帝之名消滅你!」
 
年輕神父往血魔走近,左手十字架對準血魔,右手在上下左右的移動,在胸前劃出一個白光十字架。
 
「Πάτερ ἡμῶν ὁ ἐν τοῖς οὐρανοῖς ἁγιασθήτω τὸ ὄνομά Σου·……」
 
神父胸前的白光十字架開始發出耀眼的光芒,血魔痛苦的伏在地上掙扎。
 
「……καὶ μὴ εἰσενέγκῃς ἡμᾶς εἰς πειρασμόν,ἀλλὰ ῥῦσαι ἡμᾶς ἀπὸ τοῦ πονηροῦ.」
 
白光十字架往血魔飛去,印在他的頭上,他身上的血跡在快速消去,身體開始自燃,產生出熊熊烈火。
 
『啊!!!!!!我要詛咒你!!!!!!!詛咒你……』
 
最終,血魔在火焰中化作灰燼。
 
神父在身上虛點,「阿門。」
 
神父轉身看著我,「吸血鬼,等我送埋你上路。」
 
我笑說:「邊有咁易……」
 
我雙眼發出神秘力量,試圖把神父催眠。
 
只見神父眼神變得空洞,隨即回復清明。
 
「醜陋嘅吸血鬼,你係無可能控制到神嘅僕人。」
 
神父左手持著十字架,右手開始比劃,劃出一個白光十字架。
 
「Πάτερ ἡμῶν ὁ ἐν τοῖς οὐρανοῖς ἁγιασθήτω τὸ ὄνομά Σου·……」
 
媽的,看來他所詠讀的禱文是他力量的來源,我不可以讓他成功完成禱文!
 
我雙腳一蹬,往神父撞去,神父冷不防我突如其來一擊,被我撞飛進單位之內,我一擊得手馬上就逃,用力撞破走廊的窗戶,飛躍到地面。
 
我衝上法拉利,馬上開車離開。
 
「主人,發生咩事啊?」曉晴問道。
 
「麻煩嘢,我哋離開呢度先再講。」
 
我先帶曉晴回到新界大宅,然後叫Mandy來和我商量。
 
「Mandy,我今日遇到教廷嘅人。」
 
「哦?無穿無爛返到黎,幾勁喎。」Mandy光著身,吃著手中的薯片。
 
「唔係同你講呢啲啊!講返正經嘢……」
 
Mandy看著我下體,笑說:「乜你都識正經嘢嫁咩?」
 
我整個人軟掉,坐在沙發上呼出一口氣,「認真啲啦你,我只係想知道有咩嘢方法應對教廷嘅人遮。」
 
「哦……乜你唔係有本書嫁咩?」
 
「係喎,差啲唔記得咗佢哋。」
 
我走到睡房,拿出《該死的光明組織》。
 
「教廷……係呢一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