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生物機械人

電網消失,麻痺感覺亦同時消失。我四處張望,發現仍然是身處在房間之內。

生物機械人雙手抓著我的肩膀,「執行程式一,消滅徐丹青。」

她用怪力抓著我的肩膀,肩膀抵受不了她的怪力,骨頭都快要被她弄得破碎。

「停手……!!」





我用盡全身力氣反抗,雙腳不停踢在她身上,她就像沒有痛覺似的,完全不在意我的攻擊。

「機械人……都應該算係人掛……?」

我雙眼發出奇怪力量,嘗試把她催眠。

「警告,中央處理器出現雜訊,修復進行中……」

她雙手開始放鬆,我把握著剎那間的機會,用力甩開她。





「喝!」我用力撞破落地玻璃,往窗外一躍而下。

「仆街,佢咁撚勁點打啊?」

老實說,雖然聽廖遠吉介紹過生物機械人的能力,但是萬萬想不到她會如此恐怖。

我降落在地面的同時,打了一個前滾翻卸去部份衝擊力,儘管如此,我全身上下還是有無數條骨骼折斷或碎裂,還好有吸血鬼的恢復能力,在幾息之間我就恢復過來。

奇怪了,為何在行人路上沒有人,馬路上沒有任何車輛,不管是行駛中或是停泊中的車輛都沒有。





「嘭!」身後傳來一聲巨響。

「發現目標,滅殺開始。」生物機械人說。

「仆街,咁快又追到黎?」

我拔腿就跑,頭也不回的奔往某個方向。

生物機械人緊追而來,任我如何改變方向都不能和她拉開距離。

我一邊奔跑,一邊提防由身後來襲的各種攻擊,電流、子彈、炸彈……各式各樣攻擊應有盡有。

「屌,咁走落去唔係辦法。」

就算我能夠甩掉生物機械人,假若我不幹掉她,否則就不可能離開這個世界。





我停止奔跑,轉身望著生物機械人。

她在我停止奔跑的同時止步,目無表情的和我對望。

「呢度係邊度?」我問。

她說:「呢度係α015頻道。」

「α015頻道?」

「正確。」

我不明白她所說的頻道到底是甚麼,看來我要把她制伏再打聽出來。





我右手握拳,躍步揮出。

她雙手張開,一道電弧從她身上發出直擊在我身上,把我整個人彈飛。

衝擊力把我撞向大廈外牆,除了背脊的疼痛外,全身上下都被電弧弄到麻痺得要命,暫時不能活動。

「繼續進行消滅目標。」她步近我說。

「點解……點解你要殺我?」我在碎石中問道。

她止步不動,「執行程式。」

「乜嘢程式?」

「由#$%&所輸入的程式。」





「你話邊個話?」她把重要的字眼含糊說出,根本就聽不到那個人是誰。

她雙眼發出紅光,「警告:不能透露有關#$%&資料,繼續執行程式。」

她大步踏前,一手提起我,捏著我的脖子不放。

很辛苦……不能呼吸……

我雙手抓著她的手,雙腳不停踢在她身上,身為機械人的她,也許根本就沒有痛覺,任我如何用力踢,她臉上都沒有顯露出半分痛楚的表情。

「我……我唔可以……死……」

我的脖子化作一陣血霧,脫離了她的掌控,整個人掉下的同時抽出護身短劍往她手上砍了一劍。





鋒利的短劍在她的右手劃出一道不淺的傷口,傷口處發出零星的花光以及流出一種銀色的液體。

「右手受到攻擊,右手機能下降百分之六十。」她語氣平淡的說。

「去死啦你!!!」

我發狂的往她身上斬去,她伸出左掌抵抗我的斬擊,很奇怪,也許是掌心的材料不同,她可以用掌心當作盾牌擋下我的斬擊。

生物機械人的右手被我所傷,再加上我一連串的攻擊,她開始出現疲態。

「佢開始攰?唔係……廖遠吉講過佢有足夠能量就唔會覺得攰。」

在我思考的同時,她開始反擊了。

「充能完畢,等離子電網發動。」

以她為圓心,一個等離子電網把我們二人包圍,在等離子電網中,我隨時都有一種輕微的觸電感覺。

「電網發動完成,目標捕捉。」

她側著頭看著我說:「為咗唔比你再次霧化,我張開咗電網。」

我笑著說:「哦?係咩?」

媽的,即是我不可以再用霧化來避開她。

罷了,我可不能再帶著逃走的心態去戰鬥,要勝利就只能夠背水一戰。

我調整呼吸,盡量把內心平靜下來,只有用冷靜的心,才可以應對面前難纏的敵人。

「我唔會咁易認輸……」

她側著頭說:「不能理解,你實力咁弱,憑咩嘢堅持落去。」

「憑……憑我嘅意志!我唔可以就咁死係呢度!」

我右手持劍刺出,速度快得只留下一道銀光,她舉起左掌,所到之處正是我所刺之處,我馬上扭動肩膀,改變刺擊方向,怎料到她的掌心隨即移動,再次把我的去路封住。

「叮!」掌劍相碰,發出一點火花。

要是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輸。

我右劍瘋狂猛刺,左腳同時猛然踢出。

「嘭!」她正面的吃了我一腳。

「可惡!!」

我就不相信她的身體可以一直抗下我的重腳,我繼續以劍作為掩護,左腳乘機踢在她身上同一個位置。

「腹部受損,需要速戰速決。」她的速度突然加快。

本來我攻她守的情況一瞬間逆轉過來,她的左手就如懂得分身似的,快得化出幾個幻影,幻影一同朝我臉門襲來。

我整個人急蹲而下,巧妙的躲開她的左手,在蹲下同時掃出一腳,把她掃得往後仆去,我把握著她倒下的瞬間飛撲而上,用盡全身力氣壓著她。

「打你唔痛,咁就咬死你!!」

我張口咬去,咬在她的脖子上,可惜她體內只有臭烘烘的機油味道,讓我不敢吸啜下去。

她雙手抓著我的頭,用力把我拉開,在發力的同時,她右手手臂傷口流出更多的銀色液體。

我任由她拉開我的頭,右手持劍插去,直插入她的心臟位置。

「心臟受損,能量傳遞出現問題,警告!將於五分鐘內失去所有動能。」她雙眼變成白色,全身變得軟弱無力。

我往後倒退,緊張的戒備著。

「咁就死咗?」

難道她的弱點真的是在心臟位置?不管如何,她的活動能力已經失去。

「快啲帶我返番去原來嘅世界。」我站在遠方說。

「……」她沒有回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