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平靜的心
 
生物機械人被我刺了一刀後,就再沒有活動,只是臥在地上一動不動。
 
「真係死咗?」我慢慢步近。
 
當我進入她一米範圍內,她雙眼突然張開,眼睛完全變成黑色,當我察覺到異樣並轉身逃去的時候,她用手緊緊的抓著我的手腕。
 
「消滅……徐丹青……」
 




她的身體開始出現不受控的顫動,右手和胸口的傷口都不停流出銀色液體,那些銀色液體應該就是她的血吧?
 
我以為她已經進入了迴光返照的狀態,卻想不到原來她還有此一著,包圍著我們的等離子電網開始收束,在電網收束同時,身體上的麻痺感開始加劇,甚至乎麻痺得出現疼痛。
 
「以電漿……消滅徐丹青,所有能量集中於維持功率……」她嘴角流出銀色液體,左手仍然牢牢的抓著我不放。
 
我用力捶打在她胸口上的傷口,每一次拳擊都能讓她傷口噴出更多的銀色液體,然而不論液體流失多少,她依然古井無波的抓著我。
 
「放開我!」
 




「……」
 
等離子電網已經收束到我們兩米範圍之內,我全身都感覺到麻痺和劇痛,表皮更出現大大小小燒焦的傷口。
 
「執行……程式……消滅……」她有聲無氣的說。
 
我用銀劍砍在她左臂上,雖然能夠劃出一道很深的傷口,但是不能砍斷她的骨幹,只要骨幹仍在,她就能夠牢牢的抓住我。
 
完了,我這次完了,等離子電網已經收束到碰到我肌膚的範圍,我感覺到身上一陣刺熱,後背出現大範圍燒傷。
 




痛覺把我的意識慢慢摧毀,復原能力不停在修補被電網燒焦的傷口,體內的血液在持續的「燒烤、復原」下,已經消耗得所餘無幾,我大概要死了吧?
 
在死亡前一刻,你不會去思考太多東西,你只會去回想自己的人生,就像一個旁觀者似的看著自己的一生。冷靜的狀態令我心境平靜得很,我萬萬沒有想過原來自己可以這樣平淡面對死亡。
 
現在的心景,彷彿平靜得就連身體內的血液流動都能夠清楚感覺到,「卟通……卟通……」,心臟仍然充滿活力的躍動著,也許就就是我最後的心跳。
 
『桀桀……死?邊有咁容易死。』一把古怪的聲音在我腦海出現。
 
這把聲音很熟悉,又很陌生,我還來不及追問他是誰,一陣強烈的昏眩感就把我大腦控制,意識瞬間失去,直接昏死過去。
 
一小時……?
 
一天……?
 
一星期……?




 
一年……?
 
到底已經過了多久?
 
在我昏迷的中途,一陣暖意把我從昏睡中帶回來現實世界。
 
我張開眼,發現自己正坐在公司老闆房的大班椅上。
 
「啜……啜……」一位女生正在努力的吸啜我的陽具。
 
「嗯……?你係邊個?」
 
她抬起頭,是生物機械人。
 




「主人,你終於醒拿?」
 
「係你……?到底發生咩嘢事?」
 
生物機械人戴上圓框眼鏡,赤裸的跪在我身前。她手和胸口的傷口,不,不單止她的手和胸口,她全身上下都變得完好無缺,盡是完美的雪白肌膚。
 
她叫我做主人?難道已受我控制?
 
「你快啲話比我聽,發生咗乜嘢事?」
 
「警告:記憶已被消除。」她說。
 
記憶已被消除?即是她已經reset了?
 
「你係邊個?」我問道。




 
她目無表情的說:「我係由節能集團同滿月科研有限公司共同製造嘅生物機械人。」
 
「你擁有人係邊個?」
 
「徐丹青。」
 
「之前係邊個叫你黎殺我?」
 
她側著頭,「搜索失敗,系統內不存在相關資料。」
 
看來從她身上也找尋不到甚麼線索。
 
正當我沉思之際,她突然飛撲過來,坐著我身上,我還沒來得反閃避,她就用小穴坐在巨龍之上,陽具完全插入她的蜜穴。
 




「嗯……你係度做乜?」
 
「主人你話過鍾意我咁做。」身為機械人的她竟然會雙臉通紅,也許是預設程式的一種表情?
 
「我話過?」
 
「無錯。」
 
她強吻而來,以恐怖的力量完全壓制著我,難道……我正在被強姦?
 
她的下體有節奏地上下移動,把我的巨龍弄得舒服無比,她的擺動就好像在配合我的感覺,每一下的深度、速度甚至乎小穴內的溫度,都讓我感覺到最大的快意,可能她用了超級電腦來分析我的身體狀況,實時配合,以致我可以達到極限的快感。
 
她拿著我的一對手放到她背後,「主人,抱住我。」
 
我順她意思,抱住她後背。
 
她看著我的眼睛,上下扭動柳腰,要是她不用這個撲克臉對著我,我一定可以更加投入。
 
雖然說生物機械人是一台機械人,但是她的觸感卻和正常人類無異,就連下體都能分泌出和愛液相似的透明液體。
 
她的身體有著骨感的美,比起雀班妹更具骨感,我挺起身抱著她,往她的鎖骨吸啜。
 
不知邊是否我的錯覺,我聽到她被我吸啜鎖骨時發出一聲很重的呼吸。
 
我肆無忌憚的吸舔她的肌膚,她的肌膚極具彈性,白如羊脂,令人愛不惜手。
 
「落黎,轉身。」我說。
 
她輕巧的跳下椅子,背向我躬身,一個美臀挺得高高的。
 
我一掌拍落她的屁股,「頭先你電我電得咁爽?」
 
說罷,我猛烈的抽插她的小穴。
 
「呻吟!」我大喊。
 
「嗯……啊……哼嗯……」她以氣喘的聲音呻吟著。
 
還好在我的位置看不到她的表情,我相信她現在仍然是擺著那個「死老豆」的嘴臉。
 
陪合她的叫床聲,巨龍變得更粗更硬,我雙手抓著她的美臀,澎湃的射了……
 
……
 
「你以後就負責保護我屋企,唔好比任何敵人靠近。」
 
「任務接收。」她古井無波的說。
 
我皺眉道:「你可唔可以唔好目無表情?」
 
她的嘴生硬的張開,嘴角慢慢上揚,努力的裝笑。
 
「算啦……你努力學吓啦。 」
 
我推開大門,廖遠吉仍在門外守候。
 
「徐先生!無事啊嘛?」
 
「無事,所有事都搞掂,個機械人唔會再攪攪震。」
 
「咁就好啦。」廖遠吉笑著說。
 
一陣淡淡的寒意湧上心頭,就像有一種被人盯著的感覺。
 
被寒意所襲,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徐先生你見凍?」
 
「唔係。」
 
日落西山,家中。
 
「丹青!返黎啦你?」小美穿著背心短褲說。
 
我被她的清純打扮吸引,一時之間呆若木雞,不懂反應。
 
「喂!做乜丫?」她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
 
「無嘢……今日返工有啲攰啫。」
 
「哦……咁你沖涼先啦,Mia 佢哋就煮好飯嫁啦。」
 
「好。」我微笑道。
 
雖然生物機械人一件事已經算是完結,但是我一定要弄清楚到底在我暈倒的期間發生了甚麼事,為甚麼我清醒過來後,生物機械人會把我當作為主人。
 
要知道原因,恐怕只能去一趟萬事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