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再上萬事樓
 
「鈴……鈴……」
 
我關掉吵鬧不停的鬧鐘,懶洋洋的臥在床上。
 
每天起來,我都需要在完全清醒前假寐半個小時,待半小時後才會完全清醒過來。
 
半小時後,我伸了一個懶腰,到主人房的洗手間梳洗。
 




扭開水喉,我把冰涼的水拍打在臉頰上,我不喜歡用毛巾洗臉,總覺得毛巾上藏著很多污垢和細菌,順帶一提,我也不喜歡用漱口杯。
 
梳洗過後,我就下去大廳享用女佣們準備的早餐。
 
「早晨。」我說。
 
「早晨啊!」小美嫣然一笑。
 
女佣為我們準備了火腿蛋配熱豆漿作為早餐。
 




「係呢,我啱啱睇返你張卡片先發現原來你依家係做緊CEO?」
 
「係啊。」
 
小美瞪大眼,「真係好勁喎,估唔到你咁後生就做到一間科研公司嘅CEO……」
 
「好彩啫。」
 
能有今天的成就只是純粹運氣所然,若不是「那件事」讓我變成了吸血鬼,我也許早就……
 




小美嘆氣道:「唉,返咗黎咁耐都未搵到工。」
 
「乜你要搵工咩?」
 
「係啊,咁我都要搵錢照顧自己架嘛。」
 
「你黎我公司度做未得囉。」
 
小美堅定的說:「唔得!我已經住係你度,唔可以連份工都靠你幫手。」
 
「明白……如果你需要幫手即管出聲。」
 
「一定會……多謝你啊丹青,如果唔係你我都唔知點算。」
 
我含笑不語。




 
中午,我駕車前往萬事樓。
 
萬事樓有很多個地址,分布在全港各處,今次我選擇了最近的一座萬事樓。
 
大埔,某工業大廈。
 
「呢度就係萬事樓……」
 
我走進工業大廈,就如同上次的經驗一樣,從大廈外面看,大廈的外牆殘舊得很,就像快要倒塌的舊樓,當你走進萬事樓化內部,就會發現大樓內極為新淨以及先進,各種奇形怪狀的擺設彷彿是從未來世界帶回來的。
 
我步入大閘,幾十道紅光從四方八面射把,紅光把我由頭上到腳底掃瞄一遍。
 
看更阿伯臉上盡是鬆弛的皮膚,皮膚把一對本來已經不大的眼睛擠成一線,他就用那對瞇成一線的眼看著我,朝我掃手呼叫。
 




可惜他的聲線極小,就連我站到他身旁也難以聽到他所說的話語,我還在猜想他是不是在作弄我,只是在作口形而沒有發出聲音。
 
「拎一張卡……」他輕聲的說。
 
「哦。」
 
他把一張智能卡交到我手上。
 
我拿到智能卡後,走到升降機大堂,把智能卡拍在牆上讀卡器。
 
「叮噹。」升降機門打開。
 
我步入升降機中,升降機門關上,不過三秒時間,門再次打開。
 
「真係好神奇嘅lift,完全感覺唔到部lift有行過。」我步出升降機門。




 
步出升降機後,就是一間長大約二百呎、闊大約二百呎的方形房間。
 
房間內燈火通明,牆身上了一陣淡淡的啡色油漆,天花板和地板的材質顏色都是雪白得反光的純白色。
 
「歡迎光臨,請問有乜可以幫到你?」一把青蔥的聲音從前方傳來,是少女的聲音。
 
少女應該是坐在黑色的大班椅上,我和她之間還有一張深啡辦公桌。辦公桌上放了很多小盆栽,應該是小麥草?
 
由於大班椅背向著我,我還看不到她的模樣。
 
「我想要一個情報。」我站在原地說。
 
少女轉身望來,終於能夠看到她的模樣了:她畫了長長的眼線,雙目明亮,就像戴了「大眼仔」似的,下巴尖尖,嬌唇紅潤,鼻子挺直,五官標緻。
 




她穿了一件純白上衣,下身則被辦公桌擋住,不能看見。
 
「咩野情報?」她咬著右手姆指頭說。
 
「我想知道琴日我同生物機械人戰鬥嘅時候,到底發生咗乜嘢事。」
 
她雙手托著頭,「呢件事……你要負出足夠代價先可以話你知喎。」
 
我點頭道:「我知道,代價係乜?」
 
她咧嘴而笑,「永久被奪去獸化能力。」
 
我皺眉道:「你哋一早就封印咗我嘅獸化能力啦。」
 
她食指搖動道:「已經解除咗封印。」
 
解除了封印?我馬上內視自身,回想著獸化的方法,果然背上立刻傳來陣陣穌麻感覺,一對漆黑肉翅破背而出,全身上下的皮膚開始變黑,視線變得腥紅。
 
『哦?果然可以獸化……哈哈哈……』我興奮的大笑。
 
她笑著說:「咁你仲要唔要購買情報?」
 
『買?只要打低你,我未可以知道發生咗乜嘢事囉!』
 
我感覺不到附近有任何怪異氣息,就連她的身上也只有一種很淡薄的威壓,以我現在第二代傳說生物水平再加上獸化能力,就算是在第一代面前也有一戰之力,更何況是這個黃毛丫頭?根本不足為懼。
 
「你……你想做乜啊?」她顫抖的說。
 
我雙拳握緊,發出辟瀝啪啦的聲音。
 
她由大班椅站起來,往身後退去,展露出一對修長美腿。
 
我輕舔嘴唇,飛撲而上。
 
我腳剛離地,就感到兩臂傳來一陣劇痛,是錐心之痛。
 
『我對手……』我看著地上一對漆黑斷臂。
 
少女雙手各拿著一把染血長劍,站在我身後。
 
「黎啦……唔係要打架咩?」她瞳孔放大,身上發出一種和白衣少年很類似的威壓。
 
我從血池中抽取血液,用瞬間復原能力修復了一對手。
 
(注:血池是在丹田附近的一個空間,用作儲存血液,只要血池中有血液存在,就能在獸化情況下不停使用「瞬間復原」)
 
我冷靜的問道:『你……到底係乜嘢人?』
 
她微笑道:「乜嘢人?萬事樓嘅人。」
 
戰?罷了,就連她是如何出手我都看不到,還是不要再自取其辱。
 
我解除獸化,回復正常樣貌。
 
上衣已被肉翅撐破,我光著上身面向著她。
 
她皺眉道:「喂!唔係要打架咩?做乜停曬手啊?」
 
「打?哼,點打?」
 
她用力跺地,「搞錯啊!我唔理,你快啲同我打!」
 
正當她持劍踏出一步的時候,她看著天花板,如小雞啄米的點頭,手上一對長劍就憑空消失。
 
她深呼吸了三口,「咁你仲要唔要情報?」
 
是有人和她溝通了?
 
「唔要。」我堅定的說。
 
就算我多麼想知道當時發生了甚麼事,也不可能用獸化來交換。
 
她的身體突然消失,不,是她的移動速度太快了,我引以為傲的動態視力都不能捕捉到她的動作。
 
「咁你可以走啦。」她坐在大班椅上說。
 
既然得不到情報,我只好離開萬事樓。
 
「唉,都係查唔出發生咗乜嘢事……不過拎返獸化能力都算係不幸中之大幸。」
 
我敢肯定,我的身上有著很多很多的秘密,而這些秘密,終有一日我可以把它們一一弄清。
 
看看手錶,時間不過三點,既然時間尚早,就在附近逛逛吧。
 
離開了大埔工業邨,我一直往大埔超級城的方向走去。
 
「喂先生,麻煩你停一停低。」
 
我轉身一看,是兩名警察。
 
「身分證。」警察甲說。
 
我從銀包中取出身分證。
 
警察甲拿著我的身分證走開幾步,用肩上的對講機「Call台」,核對我的證件。
 
警察乙問道:「你去邊啊?」
 
「行街。」
 
「一個人行街?」
 
「係。」
 
「你住邊嫁?」
 
「上水。」
 
「住上水但係黎大埔行街?」
 
「係。」
 
「你做咩嫁?」
 
「CEO。」
 
「咩嘢話?」
 
「CEO。」
 
……
 
警察乙一直在問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只差一點,他的腦殘問題就要把我惹毛。
 
警察甲把身分證交還予我。
 
警察甲說:「無乜嘢唔好周圍走啦。」
 
「哼,做咩唔可以周圍走?」
 
「終之就唔好周圍走啦。」說罷,兩個警察就往另一邊走去。
 
「弱智。」我說。
 
進入了大埔超級城,我漫無目的地周圍遊走,看看會不會找到有趣的商品。
 
「救命啊!!!」一把女性的尖叫聲從前方五十米傳來。
 
「唔通係搶嘢?」我自言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