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血魔情報
 
血魔,一個和吸血鬼很親近的種族,一個吸血鬼不肯去面對的種族。
 
血魔的由來是源自「變異血脈」,和其他生物一樣,傳說生物都會有演化的過程,而所謂的演化就是透過傳說生物吸食其他血脈,從而令自己的基因出現改變,通常這些改變會讓該生物得到不同於自己種族固有技能的特別技能,這個情況稱為演化。
 
大部份演化是不會令到該傳說生物出現根本性的改變,只有少部份演化是會令到該傳說生物出現基因改變,也就是所謂的「變異」。所有由變異誕生的新物種,都稱之為「變異血脈」。
 
血魔正正是吸血鬼的變異血脈。
 




根據血魔的傳說,第一代血魔是源於一名吸血鬼不肯吸食人血,只肯吸食豬、牛、羊等的畜牲血液,後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吸食了一頭人馬的血脈,竟然令到他的血脈出現變異,由吸血鬼變成了全新的傳說生物-「血魔」。
 
血魔的特性是飢渴,他們很需要血液,而且是人類的血液,這種飢渴會伴隨血魔血脈的精純度而有所提升,越是接近第一代就越是需要吸食人類血液,所以第四代血魔Baby並未有出現對血液有病態的需求,只是比起一般吸血鬼需要吸食更多人血。
 
以上就是血魔的歷史,一段吸血鬼不肯面對、不願紀錄的歷史。
 
「哦……咁香港仲有幾多血魔?」
 
Baby喝了一口血,續說……
 




香港血魔數量並不比吸血鬼多,也只有一位第二代,至於第三代的數目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只要第二代想要的話,他要製作多少第三代就有多少第三代。從來沒有人見過那位第二代血魔,第二代血魔的身分就是一個謎,可以肯定的是,假若一日不擊倒第二代血魔,所有吸血鬼都會活在他的陰霾下。
 
「嗯,明白,咁你有冇見過第二代?」我托著頭問道。
 
Baby搖頭,「就算係較核心嘅人物我都無見過,始終我之前都只係第四代血魔。」
 
也對,看來要找出第二代才能解決問題的根本。
 
我把Baby帶進銀房,簡單的與淑盈交代了Baby的身分,就回到大屋之中。
 




當我步入大屋中,發現小美仍然坐在沙發上,觀看著DVD。
 
我坐在沙發上,與小美共聚無話。
 
「出唔出去行下?」我打破沉默。
 
小美看過來,「去邊度?」
 
「豆腐花放題?」
 
「好啊!」她笑著說。
 
今天的天色不錯,只是略為有點熱。
 
我們去到位於河上鄉的豆腐花廠。




 
「你想食邊種豆腐花?」我問道。
 
「黑豆腐花。」
 
「咁你揾個位先,我買完拎過黎。」
 
付了二十多塊錢後,我拿著單據去跟職員要了一碗黑豆腐花和一碗豆漿溝黑豆腐花,當我為黑豆腐花加了糖水和黃糖後,就帶著兩碗熱騰騰的豆腐花去小美那處。
 
「咦,可以溝豆漿食嫁?」小美看著我的豆腐花問道。
 
我點頭,「係啊,你要唔要試下?」
 
「好!」小美用湯匙舀了一口,「好食喎!」
 




「一陣你都試下咁食。」
 
「好啊。」
 
雖然我們互有交流,但是總覺得我們之間好像多了一層隔閡。
 
「係呢……」「係呢……」我們齊聲說話。
 
「你講先……」「你講先……」
 
我乾咳兩聲,「無,想問你食飽未啫。」
 
「食飽啦我……」
 
「哦……」




 
氣氛變得尷尬,我們都低下頭把剩餘的豆腐花塞進口中。
 
到底應否把心中所想告訴小美?我害怕表白以後,會連這份珍貴的友誼都失去,始終……我就只有這一位朋友。
 
我們二人就維持著尷尬的心情回到家中。
 
「啊……好煩啊……」我軟軟的趴在床上。
 
戀愛這種東西真是讓人煩惱不堪,任憑我有多大本領,對戀愛就是沒轍。
 
算了,只能見一步走一步。
 
犀牛記約我八點到大元邨對付血魔,到底他是否有甚麼後著?還是這只是一個陷阱?對!假若教父變成怪物,以犀牛記第三代吸血鬼水平的實力,怎可能只有他一個人活著離去?上一次在黃大仙會被血魔埋伏,難道都是犀牛記的主意?
 




我一定要小心這個人。
 
七時四十五分,大埔,大元邨。
 
「呢邊……」犀牛記在一旁花槽輕聲道。
 
我輕踏兩步,閃身到他身旁。
 
「目標幾多人?你諗住我哋兩個點對付到佢哋?」
 
犀牛記輕嘆一口氣,「你咁問法即係你唔相信我?我明白嘅……睇黎我要將當日發生嘅事話比你聽……」
 
那天,教父基因崩潰之前。
 
吸血鬼聯盟所有人都被教父召集到其中一個集合點,除了徐丹青之外的所有吸血鬼都有出席,他們準時到達了集合點。
 
(注:為何徐丹青沒有被集召,只是一個巧合,碰巧他被生物機械人帶到另一個頻度中,所以未能到收教父的通知。)
 
到達集合點後,教父突然抽搐不停,倒在地上,正當高人走過去檢查教父情況的時候,教父就雙手熊抱著高人,一口就把高人咬死,咬死高人後,教父全身肌肉膨脹不停。
 
犀牛記感覺到情況有點不對,馬上退後幾步戒備,其他人的做法和犀牛記一樣,皆因他們都知道教父很有可能是發生了基因崩潰。
 
可惜,就算他們反應有多快,也不及變成怪物的教父快。教父變成了一頭巨大蝙蝠,他雙翼一扇,就撲往最近的一名吸血鬼,只見教父雙翼抓去,吸血鬼就斬成漫天肉碎。
 
眼看兩名同伴已被殺害,其他人頓時朝四方逃去。
 
逃跑中的犀牛記聽到身後傳來一次又一次的慘叫,正當他快要閃進一個山洞之時,教父從後趕到,幸好犀牛記在千鈞一髮之間躍入洞中,教父身軀龐大,被洞口卡住。
 
就在教父被卡在洞口的時候,犀牛記感覺到有一個傳說生物氣息出現,該傳說生物以極快速度接近教父,從後把教父撕成兩半。那個傳說生物就是血魔,那位神秘的第二代血魔。
 
犀牛記見狀頓時逃去,慶幸山洞有還第二個出口,他才得以成功逃脫,卻想不到原來是第二代血魔故意放走他,好讓他引出徐丹青。
 
「呢啲都只係你嘅片面之詞,點解我要信你?」我說。
 
犀牛記取出一把黃金短劍,臉色變得陰森……